文学资讯

当前位置:www.633.net-www63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 > 文学资讯 > www.633.net  张剑跨进叶剑飞的卧室,不知不觉已

www.633.net  张剑跨进叶剑飞的卧室,不知不觉已

来源:http://www.viphaoziyuan.com 作者:www.633.net-www63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 时间:2019-10-09 09:17

再说唐求与师弟急步奔向范贤观,这时正是:“落霞与孤鹜其飞”之时,原野上,林稍尖都浮起袅袅的炊烟,远远望见长生宫的真楠苍枝,在飘渺的烟云中浮动,唐求触景生情地想到了当年得道的道长范长生,支李雄为改善西川百姓的苦难生活做岀了不朽的贡献,他博学多能,修道立说,尤精书法,笔触豪放,道教中拥有很高的地位。如今几度苍海桑田,物在人去,长生道长若能再生于世,何愁力挽今天这洪峰翻滚的乾坤。心中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已来到长生宫的门前,他见门已关闭,忙上前叩动门环,顷刻双门拉开,一道童拱手道:“施主晚上来访,不知有何急事?善哉!善哉!”
  唐求还礼道:“有要事求见杜光庭长老。”
  “长老在天师洞内设坛打醮,不曾下山,也或正闭关修道。”
  “哦!”唐求告别道童,转身向高山走去。
  长生宫到青城山还有十来里山路,不仅茅丛没膝,沿途尽是棘籘网刺,且要翻越山高路险的丈人峰,夜间行走起来十分困难,若不是熟知山道的张剑带路,唐求怎敢黑夜走进天师洞。
  十六的月儿升上了东山顶,林丛中洒满忽明忽暗的月光,除了两师兄艰难地行走在荒山野岭上外,只有被惊起的山鸡或是松鼠,展开翅膀也或丢抻尾巴,迎接深夜造访的不速之客。唐求鼓决勇气随师弟登上小山顶,望见朦胧的林海边,一遍闪烁的烛光,“那就是天师洞么?”
  “还要穿过一片丛林,翻越一道小山岗。”
  “哦!快走吧。”听说快到了,唐求心里很高兴,巴不得就见到杜光庭,不仅能求到灵丹解药,还能受到高人的指点,很快平息青城县的匪暴,让百姓能平安生活。心中想着百姓,忘去了疲劳,不觉穿过了丛林,来到开阔地边,唐求借作月光一看,原来是一片菜地,一垅垅的土厢上,青葱的萝卜,碧绿的青菜,以及如雪的白菜,在洁白的月光下,碧澄澄的,绿幽幽的,白胖胖的一厢厢一株株嫩生生的光彩照人,真象兰田中种的碧玉,玲珑剔透非常惹人喜爱。
  地边有一座窝棚,还有一点闪闪的烛光,两个坐功的道士见深夜有人来访忙捧佛道:“施主何地而来,怎么夜深人静还在越岭翻山,善哉!善哉!”
  唐求道:“从青城县城中而来。”
  “善哉!进来喝杯热茶?”
  唐求两师兄入棚坐了,接过递到手边的茶杯,腾腾的热气带着清凉而悠香的茶味,沁人心脾,使人顿感清爽。一杯清茶入肚更是神清骨透,虚怀若谷。唐求无不钦佩地说:“道者至高无上也。”
  两个道士高兴地与唐求闲谈起来,从谈话中,唐求知道道士们都轮班种菜,除草,施肥,保证自食自给,如此辛勤努力的道家生活使他更加敬重。
  唐求访道心切不便久留,道士要掌灯相送,唐求再三推辞,道士热诚地说:“此去岩壁道上,飞水滴滴,且又路窄苔滑,还要过一座独木桥,不说是晩上,就是白天,一不小心就会掉下万丈深渊!”
  唐求只好让他挑灯引路,果然苔青路滑,道士搀着唐求才慢慢走过小桥,他抹去额角边的冷汗告别道士拱手道:“无量佛,善哉!善哉!”
  与道士吿别后,顺着山势转过几弯几曲的山路,进入一个供有佛象的山洞,然后顺着烛光登上百步台阶,才登上大雄宝殿,大殿前的平地上醮台高架,旌旗飞舞,灵幡闪耀,香烟袅袅,烛光辉煌,十几个道士手弄弦管弹奏,囗中齐唱“无量佛”好一个醮坛,真是仙乐飘飘,神游物外,不是兜率宫,却也是离恨天了,唐求也肃然起敬地跪在普团上。
  醮坛是不容生人打扰的,道士即刻拱手道:“何方施主为何深夜打扰,善哉!善哉!”
  “青城县特来拜访,杜光庭道长。”
  “善哉!”道士拱手道:“长老闭关修道,功成未满,不能开关。”
  唐求再三求告,有关人命之事求教,道士才说:“长老坐功修道,不准开口讲话,你真有重大求教,就用纸笔写下,我只能放到长老身边。”
  “好!”唐求接过文房四宝,提笔写下七言律诗一首,递与道士拱手道:“善哉!善哉!”
  道士去了一会才来对唐求说:“长老正坐功入禁,你后天来吧!”
  “你后天来吧!”一句话是晴空噼呖,使唐求落入冰谷。
  唐求被道士请出庙门,他踏着阶梯,拖着沉重的脚,就是走不动,转头又不见了师弟,心中非常痛苦,眼下怎么办,还是等一等师弟吧,于是坐在石阶上望着满天的星斗,心中想了很多。
  话说,张剑与师兄进入大殿,正要与师兄同拜道祖,被一道士扯起耳语道:“你师傅云中子,刚从祖师殿出关归来,可想去拜见。”
  “两年未见,正想着呢。”张剑随道友走去,他一边走一边问,师傅原在玉青宫修道,不知何时搬到天师洞里来了。
  “去年!”道友给他讲起,杜光庭长老,召各观主传授六鹤双刀,修整青城道典时移居祖师殿,长老闭关在天师洞内炼丹修道,因此命他主管坛场打醮。
  两人边走边说,已来到天师殿的一间密室前,道友拱手道:“师傅在内,请进。”
  “师傅,弟子张剑拜候。”张剑拱手候在门外。
  “进来。”
  张剑推开房门,拱手躬身而入:“弟子拜见师傅。”
  原来张剑与唐求同在凤栖山书馆读书时,他决定弃文习武,秉着习武救人于危亡的综指,去到玉青宫拜云中子为师。云中子见他眉目聪颖,神情诚挚,气宇轩昂,筋骨健壮,是个正道上习武之人,再加上他苦苦哀求,就收他为俗家弟子。后来云中子得知唐求是个受人欢迎的正人君子,要进京应试,就叫张剑下山保护唐求。此时他见到师傅,忙回报了保护师兄的一切遭遇,并说明与杨燕邂逅相遇,又苦恼地说出如今遇到的一摊子麻烦亊,特别是为民除害,难以应付土匪中的强手。
  云中子称赞张剑的所作所为,道家一直都是为民降妖除魔,当年天师斩妖除魔,与妖人大战,留下的掷笔槽,这仙迹决以说明道家的综指,杜长老常言:为恶于明显者,人得而诛之。为恶于幽间者,鬼得而诛之。又曰:为善者善气至,为恶者恶气至。你为民除害是道家旨意,遇到了困难,为师不能不管,当年传你的仙鹤掌,可用得出神入化了么?
  张剑如实的回答了师傅,还能得心应手。
  云中子送了一贴仙鹤掌密诀与张剑,最后嘱咐他用心保护好师兄,唐求是拯救青城人民不可少的人才。唐求若失,青城不保,切记,切记。
  张剑得到了师傅的支持,满心高兴地来到大殿,听道友说:师兄以被请出山门了,他一阵心痛涌上胸来,这是为什么?他又气,又急,且又疑惑而添恨!急步走出大殿,从石梯上搀起唐求:“师兄我们走吧!”
  唐求说:“此地不留人,自有留人处!”
  “只有去菜地暂住一会,待到天明回家。”。
  这时明月当头,如水的月光洒在草地上,仿佛似一片清霜,令人顿生寒意,张剑和唐求两师兄,踏着月光缓缓前行,一阵轻风从树林中吹来,飘来悠扬的歌声:
  题青城山范贤观
  (注题青城山范贤观,唐求原作,选至全唐诗)
  数里缘山不厌难,
  为寻真诀问黄冠。
  苔铺翠点仙桥滑,
  松织香梢古道寒。
  夜傍绿畦薅嫩玉,
  夜开红灶埝新丹。
  钟声以断泉声在,
  风动瑶花月满坛。
  唐求听完这歌声:“哦!这是我写给杜长老的诗,是谁在吟唱,难道是他。”他在月光中四处探望,朦朦胧胧什么也看不清,这时又一阵声飘来:
  因卖丹砂下白云,鹿裘惟惹九衢尘。(注:选至杜光庭诗集)
  不如将耳入山去,万是千非愁杀人。
  唐求步出松林,抬头循声一望,只见一位手捧佛尘的道长,盘脚坐在岩石上,朦朦胧胧的月光,照着他一身青色的道袍,仿佛是一位下凡的仙人,身旁还立一位道童,忙叩拜道:“唐求叩拜道长。”
  杜光庭把佛尘一颤吟道:
  “闷见戈铤匝四溟,恨无竒策救生灵。(注:选至杜光庭诗集)
  如何饮酒得长醉,直到太平时节醒。”
  正是:
  道门高如万重山,
  平来打醮不能攀。
  道家若有真情在,
  应语中存数粒丹。

且说前天晚上,叶剑飞中毒针痛倒在地,张剑叫人扶去后,就没空去探望于他,现在不知他的伤势怎么样了。
  张剑跨进叶剑飞的卧室,叶母,菲芝和巧秀陪在房中,叶母忙起身道:“有劳师傅你动步了。”
  张剑一见躺在床上的剑飞一动也不动,惊讶地问道:“他还昏迷未醒?”
  叶母悲痛的声音说:“自从菲芝接我来这里,就见他昏迷不醒至今,两天过去了,一直未睁开过眼睛!”
  “哦!他伤在何处”
  “在臂膀上。”
  菲芝忙点亮灯火,巧秀掌灯到床前,叶母展开儿子的衣袖,张剑仔细一看,但只见伤肢肿大污黑,针眼口上有几根红丝向四周扩散,有两根红丝游离向胸部,急忙问道:“何人医治,可知身重何毒?”
  巧秀答道:“大街上的叶文药先生,他看了疮伤后,也没说什么,只给了些敷药和吃药,说一天一换,日服三次,两日后自会舒醒的,每次喂药和换药,都是我和夫人亲自做的,两天过去了,还不见恩公醒来。”
  唐求突然跨进来问道:“师弟,你看他这伤势越发沉重,这如何是好?”
  张剑想了一会说:“我想起师傅曾经说过,西川江湖上流传一种镖毒,是用天南星,重楼,八角莲等二十四种毒草收炼而成,身中此毒昏迷七日后,毒气攻心而亡,两日已过还……唉!那红丝穿胸,已向心脏扩散,若还无名医救治,只怕凶多吉少!”
  “难道我儿没救了”叶母悲痛得哭了起来。
  “伯母不要悲伤,唐大人会有营救的办法。”巧秀虽在安慰着叶母,但自已悲伤的泪水,也难于忍下地滚出了眼眶。
  唐求说:“大家都不要惊恐,求名医的通告,已于昨日全县张贴,若能治愈者,赏银二十两。自有名医来治。”一边说一边走到床前,躬身仔细查看了昏睡不醒的叶剑飞,伤肢肿如气泡,肤如烟爋,鼻息如咽,面色发紫,无神而暗昧,一阵隐痛涌上心来,满脸浮动着忧伤的神色问道:“师弟,你师傅旣知镖毒之性,定有解毒良方,劳师弟带我走一趟,求师傅施救。”
  “师傅虽知镖毒,但不懂医,更无药解救。”
  “他虽无药,或许知道能施救之贤者。”
  “听师傅说天下只有范贤关的杜光庭能解。”张剑回答师兄的话,是那样的恳切,好像是药到病除,房中的人都松了口气,眼巴巴地望着张剑。
  叶母听说有良医良药能起死回生,破涕为笑道:“求菩萨保佑。”
  唐求更是迫不及待地说:“好!我们急刻就去范贤关,求杜光庭道长施药相救吧?”
  张剑迟疑一会,面有难色道:“杜光庭是得道高士,道家称他是山中宰相,终年闭关修道炼丹,谢绝开关会客!不好求救。”
  菲芝说:“师弟和师哥一块儿去求求吧!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都不要放弃!”
  “你带我去看看!”唐求催促师弟快快同行,
  张剑摇揺头没有说话,他的为难又引起房中的寂静,每个人都忧愁的低下头,房里一片冷静,冷静得如同黑洞洞的山谷,使人凄惶而不安。
  叶母伏在儿子的身上饮泣吞声哭了起来,巧秀忙去扶着叶母,一边安慰叶母,心中一边想着,曾经救母的英雄不能就这样死去,可自已又什么办法都没有,只有去跪求张师了,心中这么一想,扑通一声双膝跪在张剑面前叩头道:“救母恩公在上,恩人叶剑飞的命危在旦夕,小女子拜请相救。”
  张剑忙扶起巧秀说:“不作急,我正在想办法。”。
  房里的人都知道张剑是个敢说敢做的侠义之士,怎么为求一道士,就比舍命救人还要难呢?
  “大人,衙门外有一道士求见。”一衙役急歩来报。
  唐求急忙转身问道:“哦,他怎么说?”
  “他说为救箭疮而来。”
  “啊!快去请他进来,我到花厅等待。”唐求高兴的向花庁走去人们都高兴地去到花庁的屏封后,观看那位神秘的道士。
  一位头带太极巾,身着青色道袍,腰系丝带,脚穿多耳麻鞋,手持道铲和法环的游方道士走来,他一见唐求忙打躬作揖道:“无量天尊,青牛福来!贫道特来解救中毒之人。”
  “道长有何灵丹妙药,可救人于膏盲!”唐求见这言行和仪表都不规的道士,心中生疑;这是何方道士,为何如此粗俗。
  道士一笑说:“贫道炼成太乙九精丹,病人服下起死回生,凡人服下飞升瀛洲。”
  “刘炼师你骗人!”巧秀冲出屏封说:“前年干旱,你在砂墩村的龙王庙里,打祈雨九龙醮,一边设坛祈雨,一边叫卖灵丹,结果服药病情反而加重,雨也没下,你的骗术被人当面截穿,被棒打出村,我还没忘,你就忘了,今天公然骗进衙门来了。”
  “这!这!姑娘你看错人了,那不是我!”
  “刘炼师”巧秀呼唤一声。
  道士应道:“哦,我不是。”
  “你不是,为什么要答应。”巧秀有些生气。
  唐求啼笑皆非:“我不为难你,送你一首诗,归山好好修炼。”
  唐求是笑非笑,是嘲讽是幽默的吟道:
  “风急云轻鹤背寒,(唐求原作,选至全唐诗后巻)
  洞天谁道却归难。
  千山万水灜洲路,
  何处烟飞是醮坛?”
  刘炼师躬身一揖道:“知道了,贫道谢过大人,就此告辞。”
  唐求打发走这位未入门的(方外)道士,心中郁郁不快,叶母走来对唐求说,以前见过一位在山谷中修道的山人,姓王人称王山人,精通医术,常采药炼丹救人,自已也曾去求过草药灵丹,治好了伤风咳嗽,若去求他救治儿子的箭疮镖毒或许有望。
  “好吧!我亲自去求。”唐求听了,即刻就要动身。
  “剑雄曾与我一道去过王山人修道处,他知道路径,大人你就叫他一个人去吧!”叶母对唐求说:“不能再与大人添麻烦了。”
  唐求微笑着揺揺头,坚持亲自去请医,于是向师弟张剑安排了当日事务后,就和叶剑雄求贤访医去了。
  二人出了青城县城门,过了味江渡,踏着环山小道,一路沿江而上,直至味江与洗脚河交汇处,才转身沿着小河走进夹长而又阴深的山谷。
  这山谷中下有溪水潺潺,上有野鹤归林的啼叫,陡峭的岩壁直立千丈,藤萝荆棘遮天盖地,使山谷既阴深又潮湿,冷风吹来树寒枝抖,露珠滴滴,弄得满身湿露,令人非常胆寒,仿佛有蠎蛇游来之势,叶剑雄手提混铁棍,以身护着唐求,踏着没脚的苔藓缓缓前行。
  叶剑雄清楚地记得,前年和母亲一同来时,沿途虽少有行人,但还是有行人留下的脚迹可辨,如今按旧路走来,不但全无行人,连可辨的一点脚迹都没有,除了松鼠从身边飞过外,大慨就没有什么人前来光顾了,他失去前行的信念说:“回吧,这山谷中无半点有人居住的气息!”
  “只要路道正确,没走错,就当走下去看个究竟,再说;这里正是修道的好地方。”唐求和叶剑雄继续往前走去。
  两人转过瀑布下的山溪,登上几层石阶,来到悬岩下的石屋门洞。
  “这就是王山人的炼丹处。”叶剑雄一边叩门呼喊,一边推开石门,抬腿就先跨了进去,唐求也跟着跨进去,房里一遍漆黑,呆了一会,两人才依稀看得见房内的凄然状况。
  除了丹炉柴炭外,只有两只调丹用的陶器土碗和石磨,就什么也没有了。
  唐求端起炉上的土碗一看,碗中还有几粒发霉的丹丸,心想这王山人何处去了。
  “喔呀,王山人,你怎么死在这角落里了?”叶剑雄惊呼起来。
  唐求急忙走去一看,一位蓬头垢面,衣着褛烂的老头死在房角的地上,口边还有血迹班班,他忙俯身仔细查看;头,胸,腹,腿,又和剑雄翻转尸体,项背都全无伤痕,看来他是试吃了自练丹丸而死亡的。
  叶剑雄从地上拾起一根红藤做的拐丈说:“他生前拄着这支拐丈,在山沟里采药挖矿,想炼丹成仙。”
  “好哇!他的愿望终于实现了,”唐求说:“只要服下-粒丹丸,就会直奔兜速宫,离恨天了。”
  “大人,他是死的了。”
  “哦!是吃自已丹丸死的?”
  唐求和叶剑雄掘些土石,埋葬了尸体。
  唐求一边掘土一边吟道:
  “红藤一拄脚常轻,日月缘溪谷中行。(唐求原作选至全唐诗后卷)
  山下有家身未老,灶前无火药初成。
  经秋少见闲人说,带雨多闻野鹤鸣。
  知道蓬莱难再访,问何方法得长生”
  两人将王山人埋葬完毕,顶着-勾月儿才回到衙中。他去看了叶剑飞仍然昏睡不醒,嘴角冒出丝丝血泡,默然泪下了。
  叶母见唐大人空手归来,知道儿子无救了,反而安慰唐求说:“大人,我儿无救,这是天意,大人让他听天由命吧!”
  巧秀伏在床沿上:“恩人,你褔大命大,你不会死的。”
  唐求黙然走出房门,张建急步走来:“有急事找你”
  正是:
  英雄洒血为救人,血染青城海样情。
  口边血泡明生死!何处仙山求医神。

  唐求侨妆拜香客,张剑还镖镇匪徒。
  且说:唐求问师弟:“什么亊!这样作急?”
  张剑在师兄耳边说:“有办法求杜光庭下山了。”
  唐求高兴道:“什么办法能请大师下山?”
  “一个字,诚!”
  “哦!心诚则灵,好!即刻就行。”唐求心领神会。
  “对!即刻就出发。”张剑心有灵犀,和师兄一拍即合,二人嘱咐叶剑雄在家看守衙门,保护好兄弟叶剑飞,严防刺客,若有匪徒来挑战,听杨燕指挥。
  叶剑雄说:“已是日落西斜,明日去吧?”
  “机遇不可错过。”张剑又对杨燕说:“我把全城的安全托付于你了!有匪来挑战,只能固守,不可轻敌迎战,明日中午决定归来,你们千万小心警慎!”
  “大人,不能用全城人的安全去换我儿的性命,你们还是不要去了吧。”叶母一边抹着泪水,一边哀声求救。
  唐求说:“师妹,快搀着叶母吧,我们走了。”
  叶母虽然悲痛儿子的昏迷三日不醒,但全衙对剑飞的关爱和护卫,已使她得到了亲切的安慰,特别是唐求的亲切关顾,不畏千难万险,几经周折去求医求药,更使她感到亲切。过去穷居闹市无人问,如今全衙的人都在为儿子奔忙,觉得衙门就是自己的家,有那么多兄长和弟妹,以及侄儿侄女,她(他)们都在关爱着自已,自已反而感到过意不去,她抚着菲芝感慨地说:“你们都在为剑飞日夜忙个不停,我心中非常难过和无限感激。我在世上白白活了五十多年,天天遭人白眼,说我这穷寡妇,拖儿带女出不了头!家族中还有人逼我舍子改嫁,舍子,我好心痛啊!在苦难中把两个儿子拖大成人,想不到遇见了唐大人,我们就出头了。”
  菲芝的心中深有所感,觉得师哥没负众望,自已也没错爱,为他付出的一切都值得,她心中辛慰,一边安慰着叶母,一边走进叶剑飞的病室,忽听到呜呜的抽泣声。
  原来巧秀守在床前,见叶剑飞不但没醒,脸面上的紫黑还不断加深,嘴角中又时而冒出丝丝血泡,一阵沉痛涌上心头忙用手绢抹去他嘴边的血泡,啊:难道救命恩人就真的没救了吗,她真不敢再往下想,悲痛得哭了起来。
  叶母受到了感动,衙门里的每个人,都在关心自己的儿子,如此的关爱,过去是从来不曾有过的事。她扶起伏在床沿上饮泣吞声的巧秀说:“姑娘不要忧伤了,我儿是个粗鲁人,有何德何能引起大家的亲切关心,我真感惭愧!”
  巧秀抹着泪花说:“他救了我一家人的性命,是个英雄!又为了保护唐大人而身受重伤,不是我一个人在悲痛,全县人都在悲痛,都在希望他早一天醒过来。”
  杨燕突然跨进门来说:“你们都不要心急,杜光庭是个得道的大师,一见礼贤下士的师兄,诚笃相求且有不助之理,何况范贤观属青城县管辖,主管官员亲自登门求助都不就,那么杜光庭就不是杜光庭了,所以师兄此去,一定不会空手而归的。”她说着用双掌合在剑飞的双掌上,运转脐中阴阳子午内力,直传入他的掌心推进心藏,把毒液逼出口腔。
  叶母抹去儿子吐出的毒液,见他脸色小有改变心中高兴地说;“谢谢燕姑娘,一次又一次的为儿子抜毒,心中真是过意不去。”
  杨燕耗伤了一些内力,显得有些而累,菲芝忙扶她坐下,巧秀忙端来一杯热茶递给杨燕。人们相互关照的热诚感动了叶母,她从内心中觉得这不是衙门,完全像个姐弟亲蜜的大家庭,自已从来没听说过,一县的父母官,还为部下去四面八方求医找药。年青的唐求不但没有官架子,还真比再生父母还要恩重,情重,义也重!
  再说唐求,已和师弟脱去袍服换了民装,都披了一件紫兰色的风衣,化装成拜佛的香客,都背着装满香,烛和纸钱的背篼,为了避人耳目,两师兄从后衙出门,转道再走出火神庙,才向城门口走去。
  青城县的北门口,一条官道直通范贤观。两师兄走出城门,守门的士兵虽然注视着进出的每一个行人,但都没认出这两个烧香的信徒,就是县令唐求和捕头张剑。
  两师兄走出城门,就加快步子,踏着骄阳的光辉向范贤观迈去,张剑对师兄说:“这范贤观,当今是天下第一道观,东汉一百四十二年,张道陵在青城山立教传道,又名青城山天师洞。”
  说起天师洞,唐求兴味盎然地说:“如今上清派宗师杜光庭以青城山为中心振兴道教,人称“山中宰相”,他系统整理了历代道典,是个髙深的得道之士,今天若能与他会面,有很多事要请教于他。”
  张剑说:“他也是个落第的进士,愤然才修道的。”
  唐求笑道:“什么进士和状元,都是皇家所须而冠以黉名而矣!中者非有实才,没中者或是高才!杜光庭后被僖宗皇帝封为希夷公决可说明。僖宗还亲草祭文,命他修灵宝道场周天大醮,设醮位2400个。今天还记得当时醮坛的盛状。”
  张剑说:“他不仅善诗能文,且又精通武术,听师傅说他创立仙鹤拳、白鹤单刀、六合双刀,这三者都是当今武林求之不得的青城密诀……”
  两师兄正说得来劲,对面走来三个香客,他们行色冲冲,看是才从青城山敬香归来的善男,青年说:“杜光庭闭关不见,就怕我们索取青城密诀。”
  中年说:“索取密诀,怕你还未开口,就被他的仙鹤拳击毙于百步之外了。”
  唐求听得香客之言,轻轻扯了师弟一把,还来不即让道,三人已经横蛮无理对闯过来,挡住前去的路,张剑只好与师兄闪身让道。
  “两位也是去天师洞烧香去的?”中年说:“杜光庭虚设醮坛,闭关不见,是无礼于人。就不要去了吧!。”
  那青年道:“有银子去打醮,不如请我喝台烧酒。”说着就把手抻向张剑的银袋。
  张剑看三人横眉竖目心中早有防备说:“我一心向善,是不会请你喝酒的,对吧?”
  “你敢!把银子给我交过来。”双臂一张,拉弓势的展开两手,以双风贯耳之势向张剑面部搧去。
  张剑并不退让,抻出左手三个趾头,形如鹤爪,待到双手搧来,三个趾头轻轻一弹,嗒嗒两声,似如仙鹤抓蛇一样,点在两支着恶的手腕上,只听哇呀一声嘶叫,匪徒的手红肿疼痛难当,双手动颤不得。
  站在一旁的中年哈哈笑道:“算你今天交上了好运,遇到了强劲的对手,都给我上!”
  张剑对唐求说:“师兄你让我一人收拾他三个。好,你们三个都上!”
  唐求理解师弟的意思,是要自己避开,微微一笑:“三个螳臂当车,自不量力!”
  “哇……”三声嚎叫,中年和自已身边的小伙,以及那个被点伤手腕的人,还是忍痛用力,与身边的二人一齐迈开马步,垃弓似的展开招式,三人六拳,似如旋转的风车一般,其向张剑的身前身后,镙旋似的袭来。
  这三人镙旋战,可能就是他们的竒招,也或是唯一的杀手锏,不仅手如车轮旋转,三人还围着旋转,令你眼花缭乱,应接不暇而被打倒在地上。
  张剑早以识破这玩艺儿,胸中有了主意,待三人近到身边,双脚在地上轻轻一点,似如仙鹤展翅旋身飞起,正要展开鸳鸯腿,仙鹤掌向三人扫去时,那知三人变了阵势,都从腰间掏出短刀直指张剑,那中年大声吼道:“把银子交过来,放你一条生路。”
  张剑落脚在地笑道:“鄙人出门从不带银銭,只带一把防身宝剑。”话音刚落唰的一声,从风衣下拔出了梅花剑,横空一扫寒光闪烁。
  三人眼看亮剑,也不惊惶,中年耸身一跳,立在二人肩上挥着短刀,脚下两人迈开大步,三人垒成品字形,合力向张剑猛扑过去。
  张剑心中暗暗笑了,又变一套雕虫小技,肩上人明摆出一副凶杀的样子,其实是吸引你的注意,脚下人才是挥刀暗取性命的凶手。他恟中明白,早有防备,眼见三人扑近脸面,突然仰面侧身,让过同时刺来的三把短刀,翻身跳到三人背后,旋身飞起,展开鸳鸯连环腿向二人扫去,噼啦啦几声,把二人打翻在地。
  立在肩上的中年汉子轻身一跳,稳稳落脚在圈外的地上,他忽见寒光闪处,剑峰直指躺在地上的两人,胸中作急,忙掏出暗器向张剑猛力打去。
  原来张剑用剑尖直指二人,是想问明原因,放他回家,还未开口,听到飞针之声,抬眼一看,只见几支闪烁的银光照眼飞来,急忙回收宝剑,运力挥手弹剑,只听到叮当几声,闪烁的暗器全都荡然落地,最后一支闪烁的暗噐飞近胸前,他不慌不忙,抻出左手,三根指头似如鹤爪,轻轻一揶拈针在手,放眼一看就是剑飞身中的毒针,难道他们是一丘之貉,何不以己之毒还己之身,心中主意一定,左手-挥:“去吧!”一道银光脱手而飞。
  倒在地上的人,乘张剑收剑之机翻身逃去。那中年正在得意洋洋的时候,忽见张剑,用左手接针还针的功夫,吓得转身就跑,他那知张剑的内力能百步内掷叶杀人,何况这是一支有重量的铁针,从他掌中飞出,胜似万钧之弓发射的一支利箭,快如风,速似电,中年汉子就是展翅也来不及高飞了,只听到咔嚓一声,中年汉子应声倒在地上。
  张剑也不去追杀,更不回头去看,整理一下行装,弹去风衣上的战尘,又和唐求上路,直奔范贤观而去。
  读者一定要问,那中年汉子是谁,为什么也用毒针杀人!与匪首方通有无瓜角,当然这水有源头,树有根的事,一定要很好慢叙,不过唐求求医觅药救死在即,不可停顿!
  正是
  侨妆香客访笵贤,
  何处土匪敢抢钱。
  只为钱财瞎了眼,
  难逃法网上黄泉。   

本文由www.633.net-www63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www.633.net  张剑跨进叶剑飞的卧室,不知不觉已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