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资讯

当前位置:www.633.net-www63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 > 文学资讯 > 给赵为清披上国海洋大学衣,张玉伯跟林缚说这

给赵为清披上国海洋大学衣,张玉伯跟林缚说这

来源:http://www.viphaoziyuan.com 作者:www.633.net-www63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 时间:2019-10-06 22:57

腊月的天气,本来就带着寒意。何况是夜间的山里,那更是冷气袭人。赵为清夫妻依偎在一个山洼窝凼里,拉开雨布围成一个小圈。二人盖着薄被,紧紧依偎着互相取暖。妻子温婷香已经很累,加上已经怀有二个月身孕,很快就睡着了。赵为清瞻前想后,又思念着家乡的灾情和亲人,好久好久才昏昏睡去。
  半夜里忽然醒来,觉得寒气更加逼人,刺入肌骨,浑身打着颤。赵为清把外衣加盖在温婷香身上,自己起来走动驱寒。天上闪烁的星星好象黑色幕上缀着的宝石,黑的山崖象鬼影一样站立着晃动着。四围的山把这山谷包围得象一口井。除了偶尔有夜娲子的几声鸣叫外,很是寂静。
  赵为清来回踱着脚步抵抗着风寒,这场洪灾逼迫他背井离乡,不知该到何处谋生。他思考着明天的行动。做下一个决定,离开这里,在继续向西走走,“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他就不相信自己找不到安身立命的宁静地方,不觉东方露出鱼肚白。
  乗着黎明的曙光,赵为清在大树下捡来一捆枯枝。掏出火镰石打出火,点燃枯枝,山窝里一团火焰在跳跃。
  温婷香醒来,给赵为清披上外衣。她打开小包,里面还有在张大锤家做工时,身边的巧玲姑娘特意给她留存的半边猪头肉。就用手撕开,放到火边烤热后,与赵为清各吃一小块,充当早餐。按照赵为清的设想,他们要抓紧早点上路。温婷香说:“我还有给张老爷刺绣得来的十二两银子做本钱,可以救急时用,所以暂时是不要怕的。”赵为清点头:“事到如今,只有在寻活路。不到万不得已,那钱是动不得的。”
  夫妻二人顺着蜿蜒的山路,向建始和施南方向走去。一路上沟沟坎坎,山高水低,转弯抹角,磕磕绊绊,道不尽说不完的行路的艰难……
  途中经过一道叫豹子垭口的大山,林荫蔽日,荆棘密布,杂草塞路,赵为清叫温婷香紧跟身后,自己在前边用柴刀砍伐开道。突然他发现一石壳里长有三只大天麻,每只足有二两重。他细心地用刀把天麻挖去来,包藏好,放到温婷香的包袱里。于是,赵为清多了一个心眼,边砍伐荆棘边注意发现草药,一条二三十米长的狭路砍出来,他竟然采到了山黄莲、六月寒、虎儿草。淫阳皬等七八种草药。他把这些草药分类捆好,再打成一包,背在自己身上,继续赶路。
  夫妻两紧走慢走,第一天到建始红岩寺借宿一夜,第二天下午就来到了一个比较繁荣的乡村集镇,叫崔坝的地方。
  崔坝,原名崔家坝,因为在元朝中期此地有一姓崔的大富住此,先后有两个儿子考起文武探花郎。故而得名,眼下属于施南府管辖。清代绿营军制,一府一协,一县一营,营以下设把总分领。施南府共设三个把总署,其中之一就是崔家坝分防把总署,负责东北部军务,抗英名将陈连升,曾于嘉庆年间在这里任把总。崔坝人把总署衙门被叫做"武衙门",称巡检司署为“文衙门”。当年驻军演练武艺的"校场坝"地名沿称至今。今天的崔坝老街上的巡检司署遗址被叫做衙门巷。巡检司,是封建时代设于关隘要地,是专司镇压人民反抗之责的政权机构。施南府把巡检司署不设施南城内而设在崔家坝,可见崔坝地域位置的重要。崔坝老街不足两华里长,却耸立五座风格各异的庙宇,从南至北,依次为东岳宫、万寿宫、三义宫、文昌宫、关帝庙。庙宇的门墙上,彩泥堆塑的故事图案富丽堂皇;靠庙门一侧建有戏楼,雕花绘彩;戏楼前的空地,当地人称为海坝,坝中古树苍翠,树旁悬挂铁钟,一行行铭文清晰可读;海坝边是高大巍峨的庙殿,殿内神像,无论是传说中的神---东岳大帝、许真君、文昌帝君,还是神化了的人----刘备、关羽、张飞、关平、周仓,都雕塑得长身伟岸,一脸威严。还有以门庭、天井、侧房、后堂、底屋、花园为格局的民居组成老街全部街巷,其中最具特色的是"陈福昌"商号,店堂宽敞,房舍麇集,商号的铺子里开设着杂货、饮食、油盐、医药、裁缝等门市。周围百里的人都来这里进行贸易交流,人流云集繁杂,街市上十分热闹。
  赵为清夫妻二人进入街市,他两都饥肠辘辘,无心看那些舞狮杂耍,也无心去光顾那些货摊,更无心去看那些庙廊风景。四只眼都在搜寻着一个目标-----希望有一个药材收购的店铺或者小摊,他两商议要把在途中采来的药草卖出去,看能不能换点生活费。
  温婷香发现在"陈福昌"商号附近,有一个草药收购摊,摊主头戴青瓜皮帽,身着带“福”字的橙色马褂,口里喊着:“收购各样草药……”摊子上已经摆有好几样药草。
  赵为清来到药草摊前,把背上的草药放到摊子前,对摊主说:“请您看看我的这些药草,您能给几个钱收下吗?”
  摊主看得出他是新来的外地人,就显得很有点傲慢,他翻翻赵为清的那几样药草,摇摇头说:“你这些药材很平常的,我最多给你一钱银子。”
  赵为清说:“药草是平常的,但是分量还是不少,合计也有七八斤吧,你给我三钱银子好吗?”
  “三钱银子,我不要收的,你走开到别处去卖吧?”摊主摆手推辞。
  赵为清人地两生,根本不知市场深浅,就说:“老板,我药草很新鲜的,你只要再稍微加点我就全给你。行不?”
  摊主再次伸手翻看他的药草,说:“好吧,我再给你加五分银子,再不添了,你愿意就成交。”
  “好吧,成交!”赵为清从摊主手里接过一钱五分银子。
  温婷香一直在旁边观看,没有言语。直到赵为清卖出药草,她才几大步向前,对摊主说:“我有贵重的药材,你出得起什么价钱啊?”
  摊主抬眼看看她,觉得人还标致,就显出好感,回答说:“你有什么药材,拿出来看看,如好,我就给你个高价。”摊主显出大度的气派。
  温婷香小心的从包袱里取出三棵天麻,一字排在摊主面前:“看吧,认得这是啥子不?”
  摊主瞪大眼睛看了一阵,顿时惊讶起来:“天麻,好大个的天麻!”他没有想到这个女子还有如此的好药草。但是他有马上玩起板眼来,反问道:“你要几钱银子才买?”
  温婷香心里明白是在欺负她不知价钱,就说:“我要钱不多,半路上有个医生出了二两五钱银子,我就没有卖的?你要买,就给我三两银子吧!”
  摊主一听,觉得有利可图,就再次把三棵天麻看一遍。但还是说:“三两银子我出不起,给你二两五钱如何?”
  温婷香果断的回答道:“不行,三两银子我不能再少。你不要,我就包起来,到别家去卖。”说着动手去包天麻。
  摊主把手一拦,说:“不,我要,就给你三两银子不行吗?”
  “行!你先给钱来。”温婷香伸出手去,摊主付出三两银子。三棵天麻卖得三两银子,还是值得的。其实那摊主也很精明,因为有个买主急等着要天麻,他也可以去从中赚一手的。
  离开草药摊,赵为清夫妻两走进一家小吃店,选一个比较僻静的角落坐下,叫老板煮上两碗肉丝面,再来四个油饼,因为今天卖了药草,已经有足够生活钱了,应该吃饱一点好走路。
  突然,外边街道传来“哐况,哐况”的大锣声,一个声音高叫着:“如今‘长毛’厉害,国家招募湘勇,大家无报名当兵吃粮呀!”大锣震响着,一队巡逻的官兵走过,街道的人群避让着,一阵骚乱。
  赵为清和温婷香只是撇了一眼,没有理会,专心的吃着面条和烧饼。
  突然,温婷香感到肚里不适,只想呕吐,她站立起来,把头伸出一个临近的窗口。赵为清连忙站起来护住她。“不要紧的,是孩子在里面活动,属于正常反应,一会儿就会恢复正常。”
  赵为清坐下吃着油饼。温婷香也慢慢坐下喝着面汤。
  正在这时,一个人惊慌的窜入小吃店,脚被门槛一绊,翻身栽倒。小吃店老板正惊惶间,又冲进两个壮汉将那人一把按住,喝道:“吃白食的,还想跑。”那人连连叩头:“请大人饶恕,我是情不得已,被迫才那样的……”
  “什么情不得已,加倍给钱,放你一马。不然抓回去打死你!”一个壮汉举手就是两拳,打得那人趴下,哀求:“请不要打我!”
  赵为清扭头看着挨打的人,不过二十四五年纪,脸色黝黑,筋骨强壮,只是不知为何得罪了那两个壮汉。
  这时小吃店老板出面阻拦:“不要在我这店里行凶打人,有什么事说出来,和气的商议解决,随便打人是违反王法的。再说和气能生财嘛!”
  一个壮汉将那人提起,喝道:“你问他,他该不该挨打,不学好,学吃白食。”
  那年青人哭着诉说道:“我是外出到红岩寺做工的,因家里母亲发病,妻子临产,家里来信催我回去,不料归来途中遭遇山贼,所带的工钱全部被抢,适才路过你那油炸馆,因饥饿难忍,才去求你给几根吃油条,先说好我可以给你干半天活抵饭钱的,是你们反悔,要加倍算钱,分明是勒索我,怎么反说我吃白食呢!年青人据实当众申辩。
  “妈的,你吃油条不给钱,反而有理来污我清白。”接着“噹”的一拳,打得年青人一颤。“哎呀!不要打我行不!”年青人再次哀求。
  “给钱来就饶你,不然揍死你!”两个壮汉气势汹汹。
  小吃店老板说:“要打你们出去打,不要在我这里耽搁我的生意!”小吃店老板也生硬起来,还招呼伙计去喊帮手!
  两个壮汉闻听,也怕吃亏,就一人拉住一条膀子,将年青人往外拖。“要得,老子拖出去收拾。”
  “不要打我呀,救命呀?”年轻人哀求着,呼告着。
  四周没有人理睬。只有几个看闹的在旁边憨笑,附和着“吃白食的没得好日子过,活该!”
  赵为清站起来,走过去,和蔼的对那两个壮汉问道:“他吃你多少东西,你要多少钱才饶他?”
  两个壮汉把赵为清一打量,看出他也是个普通的过路人。就毫不在意的说:“你来管什么闲事?莫非你能替他给钱?”
  赵为清说:“我也是过路的,绝不管闲事,就只管正事。我是问问你要多少钱才饶他?再说,你看我像个有钱人吗?”
  两个壮汉没看出赵为清身上有钱的痕迹,量他也没什么本事,就说:“他吃我五根油条,喝了一碗油汤。还耽误我两半晌工,坏我生意,至少要赔三两银子。”
  “什么,你要索赔三两银子,也太黑心了吧!”赵为清显得一身正气,直接指责那两个壮汉。
  两个壮汉没有料到赵为清敢这么顶撞他,一时也不知赵为清的来头,有点担心纠缠太久反而吃亏。就说:“好吧,你做个旁边人的中人,你说他应该赔多少钱,我就可以放他。”
  赵为清说:“古话说,和气生财,你做饮食生意,对人和气才有顾客登门,就当你施舍他几根油条,也不会有损你的名誉,反而他会感激你,为你扬名,使你的生意更好。你如果为三五根油条,一小碗油汤,就行凶打人,传开去对你生意不但没有好处,反而会人心冷落,不去你那店子,你看你这多得不偿失。”
  赵为清一席话,说得两个壮汉无言相对,望望歪倒在地下的壮汉,从鼻子里“哼”出一声:“遇到你这是倒霉,走,今天饶你一回。”说着就离开小吃店去了。
  年轻人得到救援,感激不已,翻身起来给赵为清磕头,连呼:“恩人”“恩人”!赵为清拉起他来,叫老板再给他煮一碗面来。
  温婷香这阵子只是听着看着,没有挪动一步,她喝完面汤,吃着油饼。见有人来,就让开一角座位。
  年青人吃着面条,一边与赵为清说话。从谈话中得知,他叫邓显章,是梨树坪边小谷槽的人。由于祖上多年经营,家里有大宅院,有田庄产业,有骡马牲畜等。这次受父命来红岩寺收账,不料债主家被抢劫,债主不知去向,自己所带的盘缠也被强人搜去。本想凭力气干一段时间的活,挣点盘缠回家,但是家里来信说母亲犯病,妻子临产,因此才被迫乞讨回家,发生了今天的纠纷,幸得大恩人出面相救。邓显章真情的说着,又要叩头致谢。赵为清和温婷香双双拦阻。温婷香说:“出门在外,谁也难免会出事的,大家都要互相救援。”
  赵为清说:“相逢就是缘分,我也是逃难的,没有多余钱的给你,就送你一两银子做路费吧。”温婷香从包袱里取出一个银子来。邓显章一看,连连摆手:“不要,不要!大恩未报,反受施舍,不和礼数!不敢,不敢!”
  赵为清执意要给邓显章路费,两个在小吃店推来让去。小吃店老板感到一个义薄云天,一个知情知义,也被感动起来。于是老板就说:“你们一个执意要送,一个执意不收,都是真情实意的。教我好感动啊。不如我做过中人,你两看看如何?”
  “要得!请你说。”二人异口同声。
  小吃店老板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赵客官今天真是仗义,出手援助,邓客官不可相忘此情,依我说,邓客官你就把赵客官带到你家乡那里去,使得赵客官也有安身之地,让他创立一分产业你也报了他的恩德,这不是两全其美吗?”
  赵为清和邓显章各自一想,觉得此法可行,于是就表示赞成,一起向老板致谢:“感谢老板圆成。”
  当晚都在小店歇息,由赵为清付清费用。第二天一早,三人吃个早餐,邓显章就带着赵为清和温婷香向自己家乡-----小谷槽走去。

冉记客栈坐落在古镇周庄富安桥下的水岸上,客栈的老板冉绍白是一个很精明的商人。

这藩楼所在的东华门街本是江宁城里第一等繁华的地方,沿街店铺都挑着灯笼,华灯焕彩,将东华门街的夜辉得灿烂繁华,夜色不算晚,石板街上行人如炽,寒风吹过,倒也没觉得有多少冷寂。 林缚与张玉伯、林梦得到街上来另寻酒楼,张玉伯说道:“我倒知道一处酒家,林公子不要嫌哪里破旧……” “怎会?”林缚笑道,他就怕张玉伯待他太生分,这时候哪怕找家路边摊温一壶酒喝得痛快也行。林梦得见事情已经骑虎难下,不如先痛快喝次酒再说,便跟着张玉伯往街巷子里钻。 张玉伯说的那处酒家是铁钱巷子里的宋五嫂羊肉店,林梦得也知此处,赞道:“张大人真是会挑好地方,只怕今天是来晚了,吃不上韭黄炒羊睑子肉了,”跟林缚介绍起来这家店招牌菜羊睑子肉的妙处来,“每道菜要用八九只羊头,只取眼窝子里的嫩肉割下来炒韭黄,宋五嫂做的羊睑子肉,馨香脆美、济楚细腻、难尽其形容……”听得林景中在后面直咽口水。 林缚笑着一同走进这不大起眼的院子,院子里堂屋及左右厢房都改成酒阁子,烛火浑耀,还有七八名食客在院子里喝酒,张玉伯是这里的常客,他们走进院子,伙计跟腰间系着鹅黄围腰、看上去像此间女主人的中年妇女便过来招呼:“张大人好一阵子没来小店吃羊肉了,让小的好生惦记……” “这句可不能让我家婆娘听进,我馋宋五嫂的羊睑子肉也罢,馋上人回家就要挨我家婆娘擀面棍了……”张玉伯虽是进士出身,但是这几年干的是捕盗捉奸的差事,放开怀来,说话就有市井豪气,任意的跟犹有徐娘风韵的宋五嫂开玩笑。 林缚也笑着跟宋五嫂作作揖:“打扰宋五嫂了。” 男女大防的森严礼教是深院大宅的事情,这平民之中、市井之间却是随便。穷苦人家有时候过日子实在艰难,甚至说好期限将妻子典卖给人家。当然了,典买者也是无法正经娶一房媳妇的穷苦人家,典买个妻子回来,生儿育女传宗接代之后,再将妻子还给人家。不要说典妻了,便是伴妻(几个穷伙伴或者穷兄弟共娶一妻),这江宁城中也不罕见,只是本朝例律,典妻合法,伴妻不合法,张玉伯坐下来,跟林缚说这些市井之事。 最拿手的韭黄炒羊睑子肉这时候自然是没有了,张玉伯跟林缚说这里的闷烧羊肉也是一绝,让宋五嫂烧五斤羊肉送上来,另点了几个下酒的小菜,另温了两壶好酒。比起藩楼一席酒动辄万钱,这边饱食一顿三五百钱足矣。 林梦得心想他跟张玉伯认识也有三年多了,都是东阳乡党,相交却总是隔了一层,原先心里想张玉伯是进士清流出身的文臣,自己是一身粘染铜臭味的商人,走不到一块去是当然,此时看到张玉伯与林缚相见才两次就如此坦荡不遮掩,进这店之前还“张大人、林举人、林公子”的相称,一壶酒下去,就变成“玉伯兄、林小弟”的称谓了,心里暗叹:林缚要是本宗子弟该有多好,他是旁支子弟,其他族人如何肯服他上位? 林梦得稍沉吟,跟林缚说道:“你办集云社也缺人手,我借四个人给你帮衬些。藩鼎老狐狸会忍气吞声,他要想对付谁总是会等到时机再一头扑上去咬死对手不松口,暂时无需担心他这只老狐狸,只是藩知美公子哥脾气,反而很难揣度……” “多谢三叔关心,”林缚摇头笑道,“你没看今夜小侯爷都一直袖手旁观呢?藩知美有公子哥脾气只怕难有发作的机会,我自己会小心就是。你这么帮我,只怕二公子那边会说不过去。” “二公子啊?”林梦得摇了摇头,说道,“难……”他这是第一次跟林缚坦荡的交换意见,在他看来,这种情势下,林续宗还想要上位,可能性很低。 林缚不奢望林梦得此时就能完全助他,能如此坦荡比起之前的戒备,就是大进步。 张玉伯听他们在聊林族中事,坐在旁边不插嘴,过了片刻,想起一事问道:“对了,在藩楼听你提及集云社,有何所指?” “小弟要在江宁办间商号,取了这个俗气名字,顾大人也有在集云社放股子钱,景中是集云社的主事,”林缚这才浑不在意的介绍起林景中来,之前在藩楼时,只介绍过林景中的名字,又开口问张玉伯,“玉伯兄有意思没有?我跟玉伯兄也不说外话,希望玉伯兄日后能对集云社稍用些心思,便算每年两百两银子的股子钱。” 林梦得心想林缚真是不简单,这年头一些文臣自诩清流,勒索银子手脚极其利索,却很少有抹下颜面直接合股做生意的,毕竟传出去有损清誉,没想到林缚竟然能让顾家往集云社里放股子钱,却不知道林缚走的是夫人路线、顾悟尘才半推半就的应允。 听得顾悟尘也投股子钱,张玉伯自然没有什么好犹豫再去故作清高,爽利答应道:“成……不过这股子钱,我一定要出,隔天我让人送你府上去。” 这个时代钱息之高是千年之后的人难以想象的,这年头放债年息没有100%都不好意思叫高利贷,家有余钱放在典当行也能拿到两到三成的年息,当然风险也要比千年之后存放银行大得多。 商号做账目外人是很难清查,商号银股有分利与定息两种,林缚不会让顾家与张玉伯参与商号的经营,也不会定期将商号账目报给他们,自然给他们算定息银股,跟放钱给典当行定期拿钱息形式差不多,只不过林缚不会要顾悟尘、张玉伯真拿本金出来。 林缚一笑,说道:“年节将到,今年的钱利便就算了,玉伯兄也不要拿股子本金来,来回跑,麻烦得紧……” 张玉伯笑了笑,便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也知道林缚不贪他这点本金,继续饮酒,林缚又将集云社包销顾家茶货的生意略说给张玉伯听,总要让他对集云社有些别的信心。 他们喝着酒,院子门给人从外面推走,一股风窜进来,吹得这边布帘子晃动,听见院子里有人大喝:“好你个钱小五,欠你赖五爷的钱债何时来还?再不还就拿你婆娘典卖出去折钱,你那婆娘相貌可以,只是没什么肉,不过爷已经替你找好买家,只要你点头应允,我们就两清了……” 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林缚放在筷子,周普掀帘往外看,果然是他们初来江宁那天找来跑腿帮闲的那个青年钱小五。这几天刚养好伤的他正背一只篓子冒着寒风进院子来,却看见一个五大三粗、满脸横肉的汉子从左厢房茶室里闯了进来,像揪小鸡似的一把揪住青年钱小五,面相凶恶的逼他卖妻还债。 宋五嫂从里间走了出来,对那汉子说道:“赖五,兵马司的左司寇张大人在此间饮酒,你不会收敛些!我找钱小五跑脚买羊肉去,你要讨债,莫要在我院子里讨。” 那汉子赖五声音收敛了些,仍强硬的说道:“左司寇大人也不能挡我讨债,给五嫂你面子,我不在你院子里讨债,不过钱小五你莫要出这院门……”给两个手下丢了眼色,说道,“你们去院子门口守着,今天钱小五/不还清我的债,你们就直接去他家将他婆娘接过来。” 张玉伯摇头跟林缚说道:“这赖五头姓陈,平日在西城头放印子钱、替人收债,手下养了几十个青皮混混,好像跟沐国公府的大管事是姨表亲……” 林缚跟周普说道:“你把陈赖五请进来,谈谈他欠我钱的事情……” 张玉伯、林梦得都不知道江宁的地头蛇欠林缚什么钱,就看着周普走出去,搭着陈赖五的肩头将他跟钱小五强请到这厢酒阁子来,宋五嫂也跟着走进来。 陈赖五进了酒阁子,看见左司寇参军张玉伯坐在桌前,涎脸说道:“张大人唤我过来有什么吩咐,赖五马上帮你办妥。” “是我找你,”林缚放在酒杯,“想必你也知道我是谁……前些日子,我给钱小五拿锭银子去办事,听说半道给人抢了,请你过来问问这事!” 陈赖五当初将钱小五拿的那锭银子抢走抵债,就是后来听手下人汇报说新搬进簸箕巷的这户人家竟然毫无顾忌的将庆丰行的两名眼线揪出来海扁了一顿,他不知道这户人家的水底不敢轻易得罪,才当夜又将那锭银子还给钱小五,以免得罪人;他这段时间也没有再去找钱小五索债。过了这些天,看见钱小五给宋五嫂家帮闲,他当然将林缚忘到脑子,揪住钱小五迫他卖妻还债,哪里想到会这么巧,竟然给林缚撞上这事。 陈赖五涎脸笑道:“公子爷,那真是误会,再说银子后来不是还给钱小五了,难道这畜生没有安心给公子爷置办东西?我拖这畜生出去扁一顿!” “陈赖五,究竟是怎么回事,莫非要我将你拘到衙门才肯说?”张玉伯阴沉着脸喝问陈赖五。 陈赖五虽是地头蛇,终究还怕官三分,更何况兵马司锁拿他们这些地痞头子跟凶神恶煞似的,张玉伯可以说是他最不敢直接得罪的人,张玉伯脸色阴沉,他腿肚子就打颤,给拘到衙门一阵杀威棍吃下来,这一个月的羊肉就白补了,还要在床上躺一冬天。他慌忙跪下求饶道:“真是误会,当时看见钱小五手里拿着银子,就一头想着他还债的事情,没有想到钱小五是拿公子爷的银子去办事,差点误了公子爷的正事。赖五真是该死,得罪了公子爷,得罪了张大人的朋友,赖五赶明一定去公子府赔礼请罪……” “行了,我只当你把这事给忘了,没有拿你见官的意思,”林缚轻描淡写的说道,“钱小五毕竟是替我办过事的人,我不能看他给你逼着卖妻还债,他欠你多少,我今天替他还了……” 陈赖五也当真是光棍一个,跪在地上从怀里掏出债契,摊手给林缚看过,就当场撕了粉碎,说道:“赖五罪该万死,哪里敢让公子爷还债,赖五与钱小五这债便算是两清了,若有反悔,天打五雷轰。” “行了,行了,我跟张大人还要喝酒,你们还有什么事情,出去说吧。”林缚挥手将陈赖五、钱小五等人都撵了出去。

冉老板不爱多讲话,他的话大半都在他的眼神里面放着,所以他不多的话语一说就在点子上,让人听了舒畅,听了顺耳。这样他就结交了南来北往的许多客商。客人只要在冉记客栈住那么一两回,就与冉老板成了朋友,下次客人再来周庄绝不换地方,就住冉记客栈。

这样从东北奉城来贩人参鹿茸的赵掌柜,从南国羊城来买卖草药的钱掌柜,从西域玉田来推销玉器的孙掌柜,从山西大同来做茶叶生意的李掌柜,个个成为冉记客栈的老客,个个成为冉老板的忘年交。

一天,客栈来了一位客人。这是个新客,四十来岁,一身布衣还很褴褛,牵着一匹汗淋淋的马走进院子里来。冉老板急忙上前想帮助客人卸马背上的褡裢,客人急忙挡住冉老板的手说:不劳您动手,不劳您动手

冉老板问:小店分中、高档和普通客房,客官想住哪样的房间啊?

图片 1

客人说:住住高档的单间房吧。来客就由冉老板引领着走进楼上一间高档客房,将褡裢嗵地放地上。

不知看官是不是看出蹊跷来,八成没有。

可是,冉老板却看出来了,并有了疑窦:这客人一身寒酸的布衣,怎就住高档客房呢?一般客人一路劳顿,都想着有人帮助卸肩解鞍,可是这位客人非但拒绝,神情怎么还惶惶的?客人背着褡裢上楼,气喘吁吁的。那褡裢里是什么沉重东西——是金,是银,还是枪械?

冉老板就親自照料这位新客,想解开疑云。这会儿就到饭时了,冉老板问:客官,您是到饭堂里用餐呢,还是我把饭菜给您端上楼来啊?

本文由www.633.net-www63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给赵为清披上国海洋大学衣,张玉伯跟林缚说这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