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资讯

当前位置:www.633.net-www63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 > 文学资讯 > 吾以此知胜负矣,绝敌之潜来

吾以此知胜负矣,绝敌之潜来

来源:http://www.viphaoziyuan.com 作者:www.633.net-www63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 时间:2019-10-02 14:18

[原注]如孔明伐魏,六出必于祁山,后驻师五丈原,与民杂耕渭滨之类。

料水第四十一

火攻五法

        火攻有五:一曰火人,二曰火积,三曰火辎,四曰火库,五曰火队。行火必有因,烟火必素具。发火有时,起火有日。时者,天之燥也。日者,月在箕、壁、翼、轸也。凡此四宿者,风起之日也。

        凡火攻,必因五火之变而应之:火发于内,则早应之于外;火发兵静者,待而勿攻,极其火力,可从而从之,不可从则止;火可发于外,无待于内,以时发之;火发上风,无攻下风;昼风久,夜风止。凡军必知有五火之变,以数守之。故以火佐攻者明,以水佐攻者强。水可以绝,不可以夺。

[原注]此言地之利害有一定,而非人所为者。

用地之法,考地之形势有六焉:一曰通,二曰挂,三曰支,四曰隘,五曰险,六曰远。我可以往,彼可以来,曰通。居通地,利乘高待敌,后通粮运,障其间道,绝敌之潜来,用战则利也。我可以往,彼难以反,曰挂。居挂地,先详敌无备,伏兵绝其归路,则利焉;敌有备而出,则自踬焉。我出而不利,彼出而不利,曰支。居支地,若敌引兵而去,是诱我也,勿击之;待其自出薄我则击之,利焉。守山谷之口,界乎两向峭绝,曰隘。我先居隘地,整其营阵待敌,绝冲突之患;若敌先居之,盈阵待之(言盈阵者,实阵绝隘口);如攻不盈,则从其它攻之,利焉。处高待下,处安待危,曰险。居险地,我先居之,利以战;若敌先居之,勒兵退,乃见其利焉。与敌相去营垒之遥,曰远地。敌不先进,但挑战,战则不可进,必有伏焉;敌不战而引退,亦不可逐,逐则不利。故古人云:用兵之道,地利为宝。此之谓也。

变与通利与害

        凡用兵之法,将受命于君,合军聚众,圮地无舍,衢地交合,绝地无留,围地则谋,死地则战。途有所不由,军有所不击,城有所不攻,地有所不争,君命有所不受。

        故将通于九变之地利者,知用兵矣;将不通于九变之利者,虽知地形,不能得地之利矣;治兵不知九变之术,虽知五利,不能得人之用矣。

        是故智者之虑,必杂于利害,杂于利而务可信也,杂于害而患可解也。是故屈诸侯者以害,役诸侯者以业,趋诸侯者以利。故用兵之法,无恃其不来,恃吾有以待也;无恃其不攻,恃吾有所不可攻也。

129、邀地者,间道歧路之乡,关塞要津之扼,可阻绝而横击之者也。

料用天气第四十五

费留

        夫战胜攻取而不修其功者,凶,命曰费留。故曰:明主虑之,良将修之。非利不动,非得不用,非危不战。主不可以怒而兴师,将不可以愠而致战。合于利而动,不合于利而止。怒可以复喜,愠可以复说,亡国不可以复存,死者不可以复生。故明君慎之,良将警之。此安国全军之道也。

用间第十三

135、然犹有一定者。山围水绕,不败之规也。居高视下,可胜之基也。绝涧峭峰,必危之方也。卑湿沮淖,丧生之域也。

死地第三十九

分敌以众击寡

        故形人而我无形,则我专而敌分。我专为一,敌分为十,是以十攻其一也,则我众而敌寡;能以众击寡者,则吾之所与战者约矣。吾所与战之地不可知,不可知则敌所备者多,敌所备者多,则吾所与战者寡矣。故备前则后寡,备后则前寡,备左则右寡,备右则左寡,无所不备,则无所不寡。寡者,备人者也;众者,使人备己者也。

        故知战之地,知战之日,则可千里而会战;不知战地,不知战日,则左不能救右,右不能救左,前不能救后,后不能救前,而况远者数十里,近者数里乎!以吾度之,越人之兵虽多,亦奚益于胜败哉?故曰:胜可为也。敌虽众,可使无斗。

[原注]如李左车谓井陉之道,车不得方轨,骑不得成列,从间道绝之,则进不得斗,退不得还之类。

生地者,谓左右前后非死绝之地,通粮道,进退皆利也。生地虽曰兵家之利,可以用者六焉:若夫悬车深入,一可用也;士马精壮,阵势习熟,二可用也;将明令严,三可用也;我强敌弱,四可用也;大将夙著恩,使吏士服从,五可用也;吏士乐战,六可用也。其不可以用者有三焉:士卒顾家者,一不可用也;前无利诱,士卒退心,二不可用也;进则害,退则利,三不可用也。兹生地之利害,可不审乎?

四治:治气,治心,治力,治变。

        言不相闻,故为金鼓;视不相见,故为旌旗。夫金鼓旌旗者,所以一人之耳目也。人既专一,则勇者不得独进,怯者不得独退,此用众之法也。故夜战多火鼓,昼战多旌旗,所以变人之耳目也。

        故三军可夺气,将军可夺心。是故朝气锐,昼气惰,暮气归。故善用兵者,避其锐气,击其惰归,此治气者也。以治待乱,以静待哗,此治心者也。以近待远,以佚待劳,以饱待饥,此治力者也。无邀正正之旗,勿击堂堂之陈,此治变者也。

[原注]此又总言以足上意。夫利害本不相并,值其害者,固难与利者为敌,而转移默夺之机,实存乎人。致之者,因彼得地利而引去之也,彼去则为我所得。促之者,因彼在害地而迫促之也,受促则彼必危,若缓之,宁不生计乎?守之者,我守其利而不动也,不动则彼无由以逞志。反喝者,我在害地而反虚张声势以喝之,则彼疑其或援至或突出,而不敢逼近也;若不喝而示之危,宁不使敌来攻乎?故惟致之,斯利可夺;惟喝之,斯害可脱也。然亦为一时适然者言。究其极,必如赵充国之远斥候,卫青之用张骞,庶不陷于害地,而常得其利,胜敌何有哉!

死地者,谓背山负水,粮道、生路皆绝也。死地虽曰兵家之害,可以用战者四焉:将之恩威未著,吏士未服,一也;我兵与敌等,我力战则利,畏战则害,欲令吏卒死战者,二也;为敌所逼,粮刍将竭,三也;前军既破,后军尚固,四也。其不可以用者三焉:彼众我寡,一也;利害未审,矫众强为,二也;将心犹豫,三也。

兵法八忌

        故用兵之法,高陵勿向,背丘勿逆,佯北勿从,锐卒勿攻,饵兵勿食,归师勿遏,围师必阙,穷寇勿迫,此用兵之法也。

九变第八

123、凡地之大势有六:一曰要地,二曰营地,三曰战地,四曰守地,五曰伏地,六曰邀地。

山势迫而障于近者勿营,虑伏在侧也;山亚而绕林奋者勿营,虑四周有伏也;山回于路者不可妄行,虑伏在前也;山伏于后者速过,急以兵守其后,虑为敌所绝也。左右前后皆山,我顿军于中者,细究其往来之蹊路,因诸间道以兵守之。凡诸山坂及野地者,有林近我,我利。若得之,战则为伏,急则为藏,守则为薪也。苟能知山林之利害者,鲜不胜也。

军无财则将士不来,军无赏则将士不往,香饵之下必有死鱼!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故杀敌者,怒也;取敌之利者,货也。

谋攻第三

[题解]地纪者,地之大要,犹云纲纪也。上篇言为将者当知物略,此篇言地利乃兵之助,尤不可不知。而知之能极其详,然后用之无不胜也。故曰《地纪》,特列于第十二。

望气者以气胜败告于大将。观敌之气衰则进攻,气旺则止兵勿与战,此之谓顺天时者。彼之气旺,他人皆惧怯不敢进兵,我独勇而进焉,反能必胜者,何也?在乎以智逆于气,而己顺任乎时者也。夫五行之旺,以日、时为用。静为主,动为客。敌上胜气有如门上楼如杵如枝,或曰赤为木,我则俟金时,自西击之,可克矣;水日水时不可也,水能生木故也。敌上胜气或赤如火光火烟之状,晕晕而起者,木日木时不可也,为木能生火也;日为火,亦俟水时自北击之,可克矣。敌上胜气如白粉者,白为金,水日金时皆不可也;苟金日火时,利自南方攻之,可克矣。敌上胜气黄如土台者,土日金时不可也,金日土时不可也,金日金时、土日土时皆不可也;土日木时,利自东击之。黄者土也,台者亦土也。不言云气如水状而及色黑者,缘黑气多为败气,此不复用。或敌人先据吉地,我之顿军税驾,逼近于凶神死气之上,不得利门而出者,但观我军上云气及敌上云气形与色,以五行相生相克用之。敌气能生我,我则出师进战;我军上气能克敌,亦利出师进战。不然,则勒兵抚士,戒严警备,俟时而动焉,不可妄也。夫天下专胜败之气,由人用之而已。兵家万变,此其一也。

庙算

        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多算胜,少算不胜,而况于无算乎!吾以此观之,胜负见矣。

作战第二

[原注]此承上言,六地虽善,然必得之斯可胜,失之则无所借,宁能免于败乎?故将当先知其机也。利害不与,谓先止论地势,而或利或害,未之及也,观下文自见。

料山第四十

将帅五危

        必死,可杀也;必生,可虏也;忿速,可侮也;廉洁,可辱也;爱民,可烦也。凡此五者,将之过也,用兵之灾也。覆军杀将,必以五危,不可不察也。

[批评]总结上起下,极为有力。

逆用古法第四十七

将卒关系

        视卒如婴儿,故可与之赴深溪;视卒如爱子,故可与之俱死。厚而不能使,爱而不能令,乱而不能治,譬若骄子,不可用也。

        知吾卒之可以击,而不知敌之不可击,胜之半也;知敌之可击,而不知吾卒之不可以击,胜之半也;知敌之可击,知吾卒之可以击,而不知地形之不可以战,胜之半也。故知兵者,动而不迷,举而不穷。故曰:知彼知己,胜乃不殆;知天知地,胜乃不穷。

九地第十一

[批评]此篇论地,模写详明,转移有法,读之再三,利害真在目中。且末“警”、“激”二字,极为见大。

敌营粮道不通利者,可守之。敌营得高燥之地而不顾泉水之利者,可俟之;俟之久,则人马多渴也。敌营得泉水之利而地势下湿者,可逼之。敌营地势不顺出入者,可攻之。敌营宽大而兵少者,可薄之。敌营围密而兵宽者,不可轻之。敌营四周守备不均者,随其虚处以攻之。敌营前后左右有出入之便者、水草之利者,不可轻之。此皆料阵法也。

速战速决

        举十万之师,久则钝兵挫锐,攻城则力屈,久暴师则国用不足。夫钝兵挫锐,屈力殚货,则诸侯乘其弊而起,虽有智者不能善其后矣。

131、故山陵川泽者,地之所有也。广、隘、夷、险、易、阻者,地之自然之形也。趋、避、向、背者,人之用地之利也。凿山、穿陵、引川、涸泽者,变地之形以为之利也。

举兵用武,率以古法为用执之,与胶柱鼓瑟无异尔,未见决中者也。兵家之利,利在变通之机,观其逆顺。夫兴师之际,当先探敌将才不才。设若敌将不能以兵法使众,惟以勇敢为己任,我则顺用古法待之也。或敌将善用古法,我则逆用古法待之也。夫用兵之奇,莫奇于设伏。设伏之奇,莫奇于新智。新智者,非不师古也,因古而反之尔。古人料敌,以其始来、战阵未合,先以贱而勇者挑之,观其号令、旗鼓之整与乱,士马之强弱,营阵之偏正,行伍之齐肃散乱,言语之喧哗缄墨,以定胜负焉。是以古法曰:若其众喧旗乱,其卒自行自止,其兵或纵或横,其追败恐不及,见利恐不得,如此者将必无谋,虽众可获矣。许洞曰:如古人以此取功,苟敌人能料,我当顺其所料,伏兵待之,以诈示之;俟彼出师,则发伏攻之。古法曰:杖而立者饥也,汲而先饮者渴也,见利不进者劳也,军扰者将不重也,旗动者乱也,吏怨者倦也,悬瓶不反其舍者穷寇也,谆谆翕翕徐与人言者失其众也,数顾者失其群也,来委谢者欲休息也。许洞曰:观古人以此料敌,今则不然,当令精锐吏士分而伏于要冲,使其劳倦残伤者如饥渴失群之状,或数摇动其旗,或数惊扰其众,使吏士喧哗,应敌人所料。苟出师袭我,则潜发所伏,出其不意击之。古法曰:敌如来到,行阵未定,可击也;跋涉长道,后行未息,可击也;行坂涉险,半隐半出,可击也;涉水半渡,可击也;险道狭路,可击也;旌旗乱动,可击也;阵数动移,可击也。许洞曰:在我则不然:如以行阵未定,四面可设伏也;长道移行未息,中可设伏也;山坂半隐半出,长林土谷可设伏也;涉水半渡,则崖岸坡坂可设伏也;狭路险道,则前后可设伏也;旗数乱动,阵数动移,前后可设伏也。如或敌人败走,我师未敢逐之者,防有伏也。古法曰:鸟起者伏也,众树动者来也。不如此,未必伏与来也,欲为疑兵也。我已奔遁,多令老弱者动其众树,及惊鸟起之类也。又曰:无约而请和者,谋也;半进半退者,诱也。此亦大兵已潜遁,恐后人逐者,设此为疑也。许洞曰:料敌以事者,多虑为反古之法也,多中为期,用之于人也。是以兵法如车之载其物,则车之转者由轮也,及有车之用,则东西南北者由人也。故兵法不可执而用之也,明矣。

以战养战,因粮于敌

        善用兵者,役不再籍,粮不三载,取用于国,因粮于敌,故军食可足也。国之贫于师者远输,远输则百姓贫;近于师者贵卖,贵卖则百姓财竭,财竭则急于丘役。

本文由www.633.net-www63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吾以此知胜负矣,绝敌之潜来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