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资讯

当前位置:www.633.net-www63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 > 文学资讯 > 小庄又跟着他走,小庄面对满屋子的忠魂

小庄又跟着他走,小庄面对满屋子的忠魂

来源:http://www.viphaoziyuan.com 作者:www.633.net-www63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 时间:2019-10-02 09:38

呵呵,我没有娱乐大众的义务吧?好像是没有。——所以我就真实的写当年的我自己。呵呵,不强迫你看好吗?——扯远了扯远了,不说这些了,又是议论了。我休息一会再说我当年。不过我还是要告诉你们,当年的小庄就是这个操性。我至今也不认为他是什么英雄什么完美的士兵。更不是你们希望的那种所谓的中国士兵的化身。所以,不要拿你自己的想法来看小庄好吗?——因为,小庄就是小庄,他不会是别人。他当年就是这样的一个感情用事的士兵。因为他是活人,是人就有感情——你18岁的时候就那么冷血吗?呵呵,扯远了,这是议论,你们可以不看,也不针对谁——不喜欢小庄的可以换个帖子了,因为我早就说过了这不是主旋律,是我自己白话当年那点子破事,不强迫你看。我现在脑子很乱,我去休息一下。因为,回忆这些是痛苦的,我不是超人。我相信你们也不是。我不得不把自己的心重新放到那个时空,回忆那个画面——这么多年来我从来就没有再提及过,因为有些事情总是你不想再提及的。但是现在,我不能不提及这些。不是为了我小庄,是为了小兵。是的,为了小兵。我想告诉人们,小兵是怎么过来的。时间过去多久?我真的不记得了。我哭累了,变成抽泣。但是我的眼睛没有放松,我还在看着他。他也在看着我,还是没有表情。如果一定要我拍这个画面,我的想法就是轨道车缓慢的移动,叠化两张脸——一张没有表情的大黑脸,一张哭的淅沥哗啦的小黑脸。不需要音乐,因为没有人可以作出来这个音乐。我们就那么看着,看着。久久的看着。他说话了:“你要走的话,我不留你。”我没有说话,我的去意已绝。——我知道我的走对他意味着什么,我不是傻子,我虽然小但是简单的人情世故是懂得的。他慢慢的把抱在胸前的手放下来,撑在桌子上。还是那么看着我。没有表情。我还是那么恶狠狠的看着他的大黑脸。那么陌生,那么冷静——那么冷血。我第一次看到了另一个他,我不知道哪个是真实的他。但是我一定要离开他,远远的离开,我不想再见到他。他看着我,还是没有表情:“我给你讲一个故事……”“我不听!”我断然的打断他——我从来没有那么打断过他,这是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世界上第一次载员坦克空降,发生在前苏联。”他不答理我,自己就那么缓缓的低沉的说,“前苏联空降部队的司令员,一个中将亲自坐镇指挥。都很紧张,因为是历史上的第一次,坦克那个铁玩意下来不是闹着玩的。人在里面能不能受得了,很难说。那个中将就那么冷静的看着,看着,运输机过来了,坦克出来了,伞包打开了,就那么往下降,往下降。落到地面的时候人们欢呼,因为这是空降部队历史性的突破——一个年轻的空降兵中尉,坦克中唯一的成员脸色苍白的钻出来,在人们的簇拥下跑步到中将面前,敬了一个军礼——你知道他说什么?”我不知道,我也不说话。“他说:报告中将同志,报告我尊敬的父亲!我回来了!”他缓缓的说。我一怔。“第一个作试验的,是这位将军的儿子。”他慢慢的说,然后戴上自己的黑色贝雷帽。我还在看着他。“这就是军人。”他慢慢的说,“为了最高的军人荣誉,为了最高的军人义务——敢于牺牲,就是军人的天职。”我默默的听着,看着他。“我不强迫你留下。”他缓缓的说,“这只是一次演习,如果是战争,我也会这样作的——你怪我恨我甚至是想报复我,我都理解。我也没有什么可以解释的,你自己选择——留下,我欢迎你;离开,我尊重你。”他慢慢的出去了。我默默的站在大帐篷里面。我光着膀子,什么都没有说。我那么站着,什么都没有作。天色渐渐黑了。我还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外面,警通中队的弟兄在饭前高歌,狼嚎一样。“说句心里话,我也想家,家中的老妈妈,已是满头白发;说句心里话,我也有爱,常思念那个梦中的她,梦中的她。来来来来来来——既然来当兵,就知责任大……”一阵风从窗户吹进来,吹在我的光膀子上。

特种部队大院。高中队的越野车开进来。荣誉墙是一面刻着烈士名字的黑色墙壁,上面有一个闪电利剑的特种部队标志,还有一个狼牙特种部队的标志。跟前,两个黑色贝雷帽战士手持武器,肃立墙边。一盏长明灯在摇曳。越野车缓缓停在荣誉墙前。小庄跟着高中队下车,绕过荣誉墙走向后面的荣誉室。荣誉室门口,小庄曾见过的那个黑脸志愿兵目不斜视地站在门口。小庄纳闷地看着他。高中队在门口站在了:“有人在里面等你。”小庄纳闷地看看高中队,进去了。屋里是满墙的照片。有彩色的,有黑白的,有战争的,有训练的……屋子中间站着一个穿着迷彩服戴着黑色贝雷帽的背影。他面对一面弹痕累累的满是签名的国旗站着。小庄的制服和靴子放在他的身边。背影慢慢转身,转过来的是一张大黑脸。小庄惊喜地喊:“军……”他猛地看清了大黑脸佩戴着的上校软肩章,他又看看他的黑色贝雷帽,小庄呆住了。大黑脸——何志军大队长转过身,用缓慢低沉满是伤心的声音问:“你为什么不当我的兵?”小庄傻眼了。“自我军区特种大队组建以来,你是第一个以列兵身份来受训并通过全部考核而获得入队资格的!但是,你也是第一个在通过考核以后,自愿放弃特种大队的队员资格的!”小庄不敢说话。何志军在他面前慢慢踱步:“告诉我——为了什么?”小庄颤抖嘴唇,说不出话来。“为了你的喜娃?陈排?苗连?还是你自己的报复心理?”小庄还是不说话。“你知道你的喜娃、你的陈排、你的苗连——他们是为了什么?”小庄摇头。何志军的语气缓和下来:“上回你给我讲了你的兄弟,我说以后我给你讲讲我的兄弟——我当时以为还有时间,但是现在你要走,我只能现在讲给你——你听吗?”何志军转向墙上的照片:“左手第一排第一张照片,是我的好兄弟张小海,牺牲的时候34岁,是我们军区轮战的12侦察大队的特种侦察一连连长。他牺牲的时候孩子刚刚11岁,妻子常年患病在家,留下一个将近60岁的老母亲,靠糊火柴盒和他牺牲后的抚恤金度日,一直到今天!”张小海穿着迷彩服,含笑看着小庄。小庄的嘴唇翕动着。“左数第二排第三张照片,是我的老部下梁山。牺牲的时候24岁,我的特种侦察一连一排长。为了在撤退的时候吸引敌人的追兵,主动要求留下阻击敌人,把将近200名追剿的敌军吸引到另外的方向——在他完成任务后被包围,子弹打光了,就用刺刀,冲锋枪被夺走,就用匕首,最后有三个敌人把他按在地上,他拉响了胸前的光荣弹,和敌人同归于尽。他上前线之前刚刚结婚半年,是在新婚蜜月的时候接到参加军区侦察大队的命令的!牺牲之后留下了妻子和一个遗腹子,他的妻子至今未婚,含辛茹苦养育着烈士的后代!”梁山的眼如水一般看着小庄。小庄的眼泪在打转。何志军转向另外一面:“你看这个——右数第四排第一个,他叫王军,12侦察大队的战士,我的兵!为了排除前方的地雷,用他自己的血肉之躯给我们开辟了一条前进的道路!你知道他牺牲的时候多大?17岁,比你还小将近一岁!他的父亲,一个朴实的农村老人,把他养育**,送到部队,然后又义无反顾的送上战场!他牺牲以后,当地民政部门问他有什么要求?你知道他唯一的要求是什么——把儿子的骨灰给自己一半,让他也能天天陪着自己!睡觉的时候,骨灰盒就在他的枕头边,干活的时候,骨灰盒就在他的地头他喝水的地方为什么?他想儿子的时候就跟骨灰盒说话!”王军那双孩子气十足的脸笑容满面,眼睛朴素无华。小庄的眼泪溢出来。何志军的手指向满屋子的照片:“你看看我的兄弟!这满屋子的都是我的兄弟!——这是牺牲在战场上的——这是抗洪抢险的时候为了抢出老百姓的一只小绵羊而被洪峰卷走的!就是为了一只小绵羊!我的一个战士牺牲了!他才21岁,连对象都没有谈过!你看看他们!你好好看看他们!”小庄的眼泪哗啦啦流出来,他哭出了声音。“你知道你的苗连你的陈排,他们为了什么瞎了一只眼睛为了什么残疾了?你知道吗?”小庄哭着摇头。何志军冷笑:“你连这个都不知道,还好意思跟我说你是一个汉子?好意思说你是一个侦察兵?好意思说你是一个人民解放军的列兵?”小庄哭得说不出话来。何志军怒吼:“我告诉你,他们为什么什么!”他的手刷地指向那面弹痕累累签满名字的五星红旗:“就是为了这个!他们全是为了这面旗帜!你认识吗?”何志军大怒:“你不认识!你认识个屁!这是什么?这是军人的信仰!你连这个都不认识,你还好意思说你跟你的苗连、你的陈排是兄弟?”他指着满屋子的照片:“现在你告诉他们!告诉他们你不愿意跟他们作兄弟!你告诉他们你脑子只有你那个侦察连的几十个兄弟!你说!你告诉他们——你告诉他们除了那个侦察连,没有人配得上当你的兄弟!你说!”小庄大声地哭着:“大队长……”何志军断然打断他:“你不配叫我大队长!你不是我的兵!你不是我的兄弟!你甚至根本不配是一个军人——你就是一个混蛋!你知道你刺伤的是什么?是我吗?不是!是他们!是军人的信仰!军人的荣誉!是他们这些老前辈这些我的好兄弟!我们为什么叫‘狼牙’?这个称号怎么来的?是敌人叫出来的!敌人为什么叫我们这个?是因为我们准我们狠我们的弟兄不怕死我们的弟兄敢去死!你知道什么是兄弟吗?你也配叫你的苗连你的陈排这些真正的军人是兄弟?你现在就告诉这满屋子的英魂——他们不配作你的兄弟!”小庄哭着啪地跪下,他泣不成声,在地上撞击着自己的额头。何志军的眼中也隐隐有泪花。他声音低沉地说:“现在距离授枪入队仪式还有半小时!我说实话,我现在就想把你一脚踢出我的大队!但是我给你这个还没有满18岁的小混蛋一次机会!半小时后,或者你穿好我们狼牙的狼皮给我站到操场上;或者就给我滚出去!我的司机会送你去车站。为什么他送你?因为别人送的话你的车会被拦住,你会被这成千兄弟的唾沫星子淹死!”何志军说完大步就出去了,门在他身后合上。小庄面对满屋子的忠魂,跪在地上嚎啕大哭。照片上的年轻人们笑着看着他。小庄抬眼,愧疚不已。那面弹痕累累的五星红旗上,都是毛笔写的名字。小庄给国旗磕头,三个响头。再起来时,额头上都是鲜血。他伸手拿起特种部队迷彩服,穿上。系靴带。扣扣子。他光着头,拿起黑色贝雷帽,转身没命地奔跑。他跑入大操场。上千特战队员头戴黑色贝雷帽,武装列队。特战队员们无声地凝视小庄。何志军站在阅兵台上,脸色严肃。背后是一面巨大的军旗。菜鸟面对军旗,站在阅兵台下,小庄跑过去,戴好黑色贝雷帽站在队列尾部。国旗在猎猎飘舞。何志军嘶哑着声音吼:“中国人民解放军东南战区狼牙特种大队本年度新队员入队仪式——开始!升国旗,唱国歌——”三名仪仗兵手持国旗开始升旗,红色的国旗冉冉升起。小庄跟着弟兄们高唱国歌。升旗仪式完毕,队员们逐个上观礼台,何志军把胸条和臂章给菜鸟们戴上。耿继辉庄严敬礼:“忠于祖国!忠于人民!”何志军还礼。他给小庄戴上胸条和臂章,注视着他的眼:“从今天开始,你就是一个特种兵了!希望你继续努力,列兵!”小庄庄严敬礼:“忠于祖国!忠于人民!”何志军面无表情,敬礼。……国旗在空中猎猎飘舞。小庄和菜鸟们回到台下,他们的脸色很神圣。何志军向后转,面对军旗举起右拳:“我宣誓——”高中队举起右拳:“我宣誓——”老兵们一起举起右拳,面对军旗:“我宣誓——”菜鸟们一起举起右拳,面对军旗:“我宣誓——”他们在国旗下,背对那面巨大的军旗,一起高喊誓词:“我宣誓——我是中国陆军特种兵,中国人民解放军海陆空三军最精锐的战士!我将勇敢面对一切挑艰苦和危险,无论是来自训练还是实战!无论面对什么危险,我都将保持冷静,并且勇敢杀敌!无论发生什么情况,我都将牢记自己的誓言,甘做军人表率,绝不屈服!如果需要,我将为国效忠!如果必要——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吼声在大操场上空久久盘旋。上千特战队员鸦雀无声。小庄等菜鸟也鸦雀无声。何志军突然怒吼:“你们是什么?”特战队员齐吼:“狼牙!——”菜鸟们都是一震。何志军继续吼:“你们的名字谁给的?”“敌人!——”“敌人为什么叫你们狼牙?”“因为我们准!因为我们狠!因为我们不怕死!因为我们敢去死!——”菜鸟们睁大眼,心潮澎湃。何志军看着菜鸟:“记住了吗?”菜鸟齐声回答:“记住了!”何志军面对整个方阵:“你们是什么?”小庄跟着大家扯着嗓子吼:“狼牙!——”“你们的名字谁给的?”“敌人!——”“敌人为什么叫你们狼牙?”“因为我们准!因为我们狠!因为我们不怕死!因为我们敢去死!——”声音在回荡。久久不绝。

河流。橡皮艇默默开着。小庄擦了一把眼泪:“……这就是我的陈排,我的兄弟!”大黑脸一脸黯然地感慨:“真汉子啊!”小庄抬眼:“老班长,强制性脊柱炎到底是什么啊?”“你不知道?”“是啊,陈排不肯跟我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说我长大了就知道了。”“我的答案和你的排长一样,你长大了就知道了。”大黑脸一伸手,志愿兵急忙把一个军用酒壶递给他。大黑脸打开,把酒往河里倒。小庄抽抽鼻子:“白酒啊?”“我跟你们陈排不认识,但是我敬他一壶酒!下辈子我跟他作兄弟,我带他作战杀敌!”“你不是不喝酒吗?那带酒干吗?”大黑脸还在倒酒:“我是不喝。”“我不信!”小庄鬼笑:“我明白了,你自己偷偷喝的!还不敢跟我说,你怕我给你反应出去!放心吧,我小庄不是这种人!”大黑脸不说话,仍沉浸在悲凉的情绪中:“最可怕的事情,就是无可奈何啊……”志愿兵一旁道:“我们大……他是不喝酒,他的左腿受过伤,里面还有小鬼子的地雷弹片,一有潮气就疼。这酒是医务所特批的,顶不住的时候擦擦腿去去寒气。”小庄仍笑:“我不信!看你的样子就是馋酒的,带着酒怎么会不喝呢?你跟我说,我不告诉别人!”大黑脸倒完酒就把酒壶那么一甩,那个志愿兵赶紧熟练地接住。小庄纳闷了:“军工大哥……”“嗯?我这年纪作你爹都够格,怎么叫我大哥?叫我大叔才对。”小庄认真起来:“那不行!战友就是兄弟哪儿有战友是叔侄的?”大黑脸哈哈地乐:“成成!你小子还真是鸟啊!就叫大哥吧。”“军工大哥,你们军工还上那么前的前线啊?”大黑脸不说话了,好像很多事情压在了心底,他的眼睛半天没有缓过神来。小庄问:“是开车还是抬伤员?”大黑脸想了半天,才低沉地说:“抬伤员……你有你的兄弟,我也有我的兄弟。我回头讲给你听吧。”“嗯。”小庄不说话了。监控帐篷里,队员们都看着监视器,目瞪口呆。高中队也默默地看着监视器,没有表情。马达看高中队:“咋办?”高中队失望地摇摇头:“让他滚蛋。”“大队长在那儿!”“大队长也得遵守集训选拔的规定!大队长也不能作弊!”“我是说,谁去让他滚蛋?”高中队看看他:“你的意思呢?”“我觉得我们都不能去,只有你……”“废话!这个时候我敢去吗?等小庄归队,就让他滚蛋!”河边。橡皮艇靠岸了。三人下船。志愿兵收拾橡皮艇,放气。小庄跟着大黑脸有说有笑地上岸。一辆迷彩色的吉普车停在树林里,车窗后贴着带军徽的通行证“狼特001”。小庄突然停住了。大黑脸看看他:“怎么了?”“那狗日的大队长要看见我作弊我不完了吗?”大黑脸左右看看:“那儿有什么狗日的大队长?”“那不是他的小王八吉普吗?人肯定在附近!军工大哥我得自己走了,你这么帮我,要是被看见了,我就彻底歇菜了!这辈子都别想再来了!”大黑脸恍然大悟:“哦!你说这车啊!我是车辆维修所的,那个狗日的大队长的这辆小王八吉普坏了,送我那儿修!我修好了,就开出来钓鱼了!”小庄感叹:“你胆子真够大的!狗日的大队长的车都敢开出来玩!”大黑脸挤挤眼:“我不是老军工吗?妈拉个巴子的狗日的大队长算个鸟?”小庄附和:“就是就是那个狗日的大队长算个鸟!军工老大哥比他鸟!”志愿兵正在折叠放了气的橡皮艇,一听这个忍不住噗哧就乐了。他抬头看大黑脸。大黑脸跟他挤挤眼。他就忍住笑低头继续折叠橡皮艇。大黑脸扶着小庄:“走!我带你坐坐那个狗日的大队长的小王八吉普!”小庄又跟着他走,却突然又停了下来:“不行不行我得回去!”大黑脸有点意外:“怎么了?不是说好了吗?”小庄急赤白脸地说:“兰花丢了!”“什么兰花?”“就是我给小影摘的兰花啊!丢了!不行,我得回去取!”“哦,这个啊?那种野兰花这个狗日的地方多的是!我让人给摘一筐子来!走!”大黑脸怅然若失:“哎!你站住!你走了我怎么办?”小庄站住,回头:“什么怎么办?该怎么办怎么办啊?”大黑脸有点着急:“我跟谁说话去?好不容易今天礼拜天,我还有个人说话,你这走了我跟谁说话去?”小庄一指那个志愿兵:“他啊!”大黑脸急了:“他会说个鸟啊他!他要会说话我能成天闷的要命!他就跟个影子一样就会跟着不会说话!你不能走!”“那不行!花儿是我给小影摘的!我一定要找回来!”志愿兵不乐意了:“你这个兵……”大黑脸一瞪眼。他立刻住嘴,低头把叠好的橡皮艇往自己肩上扛。大黑脸插着腰一幅命令的姿态:“反正你不能走!”小庄不搭理,掉头就走。“哎哎!”大黑脸在后面无奈地喊,“你怎么去啊?”“走着去!”“你这不要走到明天吗?”“走到明年我也要走!我不能把花儿丢下,那是我给小影的!”“好好你回来我给你想个办法!”小庄回头:“你有什么办法?”“反正就是有办法,你这个样子不能走回去!”“那你开车送我回去啊?”“我也不回去了,咱俩开车耍去!这边林子可漂亮了,保证你没有见过!”小庄掉头就走:“我不耍,我去找花儿。”“那行我给你找!”小庄回头:“怎么找?你也不肯开车送我,我自己走又不让走,你到底想怎么样啊?”大黑脸指那个志愿兵:“他去找!”志愿兵刚刚把橡皮艇往车上放,他吓了一跳。小庄看看他:“不合适,干吗要人家跑那么远啊?”大黑脸就说:“他最近就闲着发毛,想运动运动,业余爱好就是操舟!今天为了救你没有玩爽。让他回去玩玩吧——”他看那个志愿兵,“你说是不是?”志愿兵一敬礼:“是!”他马上利索地从车上取下橡皮艇气管船桨什么的,开始吭哧吭哧地打气。大黑脸过来扶小庄:“咱们走!开车耍去!”小庄犹豫地看志愿兵:“这合适吗?这个班长……”“他就想运动运动操舟玩。——你说是不是?”志愿兵立正:“——是!”他居然没有任何不愿意!小庄纳闷地看着他。大黑脸拉他:“走!汉子,我带你打兔子去!这山里兔子可多了!”小庄跟他走向越野车。突然他又停住了。大黑脸纳闷了:“这是怎么了?”小庄看着车窗上的特种部队通行证的军徽,脑里突然电光火石一闪,唰——他看见陈排点着自己的大檐帽:“你的脑袋上是什么?”“军徽啊?”“军徽在你的脑袋上,但是你的心里有它吗?”……小庄眨眨眼,看着那个军徽。大黑脸看着他:“怎么了?拿着钥匙上车啊?”小庄不说话,仍看着军徽。唰——陈排说:“知道那么多的好汉,为什么不顾一切要参加特种部队吗?”小庄看着陈排。陈排点着他头顶的军徽:“为了它……”“排长……”“也许你要以后才能理解我的话,但是我要你现在记住——我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不是乌合之众!我们有崇高的信仰,有坚强的信念!还有钢铁的纪律,钢铁的纪律!你知道什么叫纪律吗?”……小庄眨巴眨巴眼:“陈排……我错了……”大黑脸纳闷地四处看看:“哪儿有你排长啊?”小庄注视着军徽。军徽也在注视他。唰——陈排严肃地看着小庄:“你必须知道什么叫纪律!”“排长,你别生气,我马上背军规给你听。”“那是你的嘴皮子功夫,你根本就没有刻到骨子里去!你的灵魂里,没有纪律的概念!你我行我素习惯了,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该做的,什么是不该做的!你穿着军装,却不是一个兵!”“你不是说我是一个侦察兵吗?”“但是你不是一个合格的兵!”……小庄注视着军徽:“对不起,陈排……我错了……”“怎么了?”大黑脸彻底纳闷了。“我不该作弊。”大黑脸看着他转身:“哎!你干吗去?”小庄回头:“军工大哥,谢谢你带我。但是我还是要回去,重新开始。”“为什么?”“因为……我要做一个有纪律的兵,一个合格的兵!”大黑脸有些感动:“你就这样走回去?让他送你一段吧?”“不了,我走错了路。我在哪里走错的,就从哪里重新开始。”大黑脸点点头,竖起大拇指:“好汉子!”“我不是什么好汉子,我只是一个……不争气的兵……再见!”说完,他转身,挎着自己的步枪,一瘸一拐地往回走去。大黑脸看着他的背影,长出一口气:“小苗子果然没看错你啊!”小庄坚定地走着,走向自己走错路的原点。监视帐篷。高中队看着监视器,没说话。马达看看他:“我去让他滚蛋?”“为什么?”“他作弊了。”“但他付出了代价,走回走错路的地方了。”马达于心不忍地说:“他受了伤,这一个来回,要多走四十多公里啊!”高中队淡淡地说:“有的人,走错一生也不会明白;有的人,走错一步,就能明白。他走错了四十公里,总算明白了,还不算晚。”马达看着他,心里若有所思。

本文由www.633.net-www63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小庄又跟着他走,小庄面对满屋子的忠魂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