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文章

当前位置:www.633.net-www63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 > 文学文章 > 现在农村中出现了职业媒人,牛衣对泣老姻缘

现在农村中出现了职业媒人,牛衣对泣老姻缘

来源:http://www.viphaoziyuan.com 作者:www.633.net-www63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 时间:2020-03-15 11:42

岳 父

图片 1

写在银婚纪念日的话
——题银婚纪念

                                                             本文刊登于《石柱山》2012年第9期

媒人

文/五岳松

        转眼岳父去世已经快一年了。

男女双方由不认识到认识,从中牵线搭桥的中间介绍人,俗称“媒人”,女性称为媒婆。媒人多是热心人士,本地人常讲,说成三对姻缘,上天后天狗不咬。这一传说是在鼓励人们成人之美。当然,事后男方要备礼品和礼金谢媒人。

苦辣酸甜各十年,鬓鬟已改旧时颜。
同携素手培桃李,共结丹心育桂兰。
龙眼分甘新岁月,牛衣对泣老姻缘。
桑榆更重分阴惜,历久弥贞共日圆。
注:
1龙眼:水果名;分甘:源于《晋书. 王羲之传. 与谢万书》:“修植桑果,今盛敷荣,率诸子,抱弱孙,游观其间。有一味之甘,割而分之,以娱目前。” 后人以分甘味与,以示慈爱。多作为祖父母娱孙典。
2牛衣封泣:《汉书. 王章传》:“章疾病,无被,卧牛衣中。” 牛衣,草编盖牛的蓑衣。形容夫妻共守穷困。

        岳父是个农民,祖辈都在扒叉那几亩地。岳父当然是把种地的好手,他和岳母还有寡汉条哥哥一起种了二十多亩地。他的庄稼是村里长得最好的,地里是最干净的。库存的小麦堆天堆地的,今年都快过完了,前年的小麦还有好多袋子。他自己把地种好不说,还见不得别人不好好种地,有时候会像一个妇道人家一样,说村里谁谁谁,整日游手好闲,地里的草长得比庄稼都好——语气里充满着对其人的不屑、厌恶和对那些被糟蹋了的土地的惋惜。离他们村一程地就是一个古老的集市,农闲季节有时候他一天能赶几趟集,却从来没想过折腾个小生意。不仅如此当初媒人给我做媒的时候,还说他甚至说过看见做生意的人都够了。黄宏的一个小品里说干什么都要守着自己的“道”,岳父也一直在守着他做农民的“道”。在他的潜意识里,农民就应该本本份份地种好地,其他的都是歪马邪道不务正业。他养着一头母牛,早些年,犁种地及收获的庄稼就靠人力和牛力蚂蚁搬家似地弄回家,兼带着下个崽卖几个钱,有使的还有赚的。后来家里买了小手扶拖拉机,拉车种地比牛还听话稳当,很多比他岁数都大的人都慢慢地学会了开拖拉机,可岳父连碰都不碰,谁劝都不学。都说人受憋堵武艺高,我猜是因为他有指望——大女婿是邻村的,大点的活都是人家代劳。实在岔不开了,他还用他的牛。农闲时,岳父除了赶集,和农村大多数人一样,喜欢来个小牌,输赢不大,消磨个时光。  

现在农村中出现了职业媒人,从事中介活动,按女方索要礼金的比例,抽取酬金,有的高达百分之十左右。在城乡有些男女自由恋爱或通过其他渠道认识,但在结婚之前,都要找一个双方熟识的人当媒人,俗称“按媒人”,从中联络双方婚嫁事宜,达到明媒正娶的习俗。

人生似戏,往事如诗。我与妻结婚已有四十周年。四十年前先是她选择了我,然后才是我选择了她。我与她纯粹是受媒妁之言,父母之命走到一起的;更是一个活灵活现的先结婚后恋爱的爱情实例故事。
我与妻第一次见面是1971(辛亥)年仲春。那是女媒人约定我们见面的时间和地点。初次相会,只见她身材苗条,面目清秀,举止端庄,神情矜持;头上梳着两条长长的辫子一前一后的搭着。显示出标致女人的形象。当时同她一起来的还有她母亲,也是我从前的师母,谁知后来竞又成了我的岳母娘。师母问了我的一些基本情况,我都照直回答了。我22岁,上有父母,两个姐姐已出嫁,三个妹妹在家。我也了解到她叫――颖,才18岁;上有两哥,下有两妹一弟;她父亲是我小学时的老师,被划成右派后在家劳动。
见面交谈大概20分钟左右。她们母女俩是清早走了20里左右的山路赶来的,我留她们到我家吃午饭。师母却说事情还没完全定下来,要等今后再访访才能答复,这饭不是随便能吃的。快中午了,她们硬要赶回去,媒人要我去供销社买10个发饼来,好说歹说她们才免强收下。10个发饼当时只花3毛钱,竞成了我俩第一次的见面礼。
说来惭愧,那时我的条件非常不好:一是文革中因写了条“学习某某(“走资派”)的标语和读了所谓“黄色书”我挨了两次批,二是58年迁移拆毁了我家砖瓦房,全家人还住在茅草屋里。之前我曾几次与多人见过面,不是女方不同意,就是男方不愿意;总是东不成,西不就。我估摸这次也如此,事后也就没把这事放在心中。事有凑巧,她以前也相过几次亲都没同意,(后来才知道)却偏偏相中我,这大概就是缘份吧!
时隔不久,媒人回话说女方访问了些人,居然同意这门亲事,要男方家择日订婚。记得订婚就定在那年的季春初十日。订婚后,我俩虽有几次来往,但都很平常,相互没有甜言蜜语和卿卿我我的表现。
那年腊月十六日是我们结婚的大喜日。她既没有争自家的嫁妆,也没有争我家的彩礼,金银首饰更别说了。她在家人和媒人的陪伴下,既没有坐轿,更没有坐车;而是步行近20里路来到了我家。我俩就在这样简单而热闹,欢喜而祥和的气氛中终于结成了终身伴侣。
爱河永浴, 情海常歌。 结婚后,我俩在生活的浪潮中拼搏,在爱河的浪花里嬉戏。我又发现:她,温柔贤淑,内秀从容,心灵手巧;她,勤劳俭朴,孝敬父母,和睦家庭;处处散发着浑然女人的魅力。她是福星,给家庭带来了许多幸福和快乐。她生了两女一男,我也一步一步走上了好运,慢慢地又参加了工作。
她送给我的第一份礼物是一双鞋垫。这双垫既精致又有寓意。是她一针一线缝成一个个小“正” 字,再由一个个小正字组成一前一后两个大“正” 字。这是她暗示我在人生路上要走正路,做个光明正大的人!
曾记得有件小事,由于我粗心,至今让我羞愧难当:结婚几年有了三个小孩,我们没有分家,都是跟父母过,父母当家。我们只管听吃听做,只落得自由自在。那时大集体出工,我妻总是超额完成生产队规定的劳动日。毎年要等年终决算后,进钱户才看见几个钱。有一次,我回家发现妻那两条长辫子不见了。就问哪去了?她说蓄长发不方便,影响做事,把它剪了。我也没在意。谁知过后岳母娘告诉我说,她把辫子剪掉卖给收购站,给岳母娘买了生日礼物。后来凡是去岳母家走亲戚,我问她拿多少,总要在他说的基础上再加些。
80年代初,家里二老,三小是她照顾,外面的责任田也是她操心耕种,里里外外一把手,真辛苦她了。
1994年,当时75岁的老母亲帮邻居摘我家的金银花,一不小心把股骨摔成了粉碎性骨折,卧床半年以上。当时正值大热天,我又教初中毕业班请不好假。妻子天天帮母亲洗澡,换洗衣服,接屎倒尿;帮着翻身,硬是没生褥疮。这都是妻细心体贴服侍好的。我那5个姐妹都岀嫁成家,她们也各有各的事。我原想让她们轮流来照顾母亲,谁知道她们相约一来同来,一走同走。真是苦了我妻。
我俩齐心协力,共同创过三次大业。第一次是1972年,我们拆除原来的茅草屋,盖起了明三暗五的砖瓦房。第二次是1987年铁山水库最高水位淹没我家房子,只好在海拔96米的地方又重建。第三次是2005年, 又盖起了现在居住的楼房。
我们将父,母,叔三个老人送老归山。
具体事例举不胜举。
两心相悦,岁月如歌。我们一起经历了风风雨雨,携手走过了四十个春秋,从花样年华,到杖乡之年。饱尝过苦辣酸甜,但岁月留在我们脸上的是淡定,是从容,是知足,是相濡以沫的幸福和永远的不离不弃。我们相亲相爱,没有激情,没有浪漫,没有惊喜;更没有鲜花和海誓山盟; 只有平常人的平常心态长相厮守。日子虽然过得不是很富裕,但两人的感情却从没有动摇过。苦中有乐,一家人其乐融融,让人觉得那是世界上最温暖,最令人眷恋的港湾。我们相依相伴40年的爱, 就像是珍藏了40年的陈酿,清香醇和。她心里永远装着我,我心里永远装着她;她中有我,我中有她;这大概就是爱情的真谛吧!
经过四十年银婚的考验,作为老夫老妻的我们真情依旧,唯有变化的是头上花发和脸上的皱纹多了。我们要为儿女们做个好榜样。让我们的情爱之花永开不败!
人生虽苦短,真爱情偏长。“一夜夫妻百日恩”, 夫妻之间共同维护这个家,以家和为重,就没有化解不了的矛盾。家庭是社会的细胞。我们正生活在这美好的和谐社会;社会和谐,也与每一个和睦家庭有关;家庭和睦,首先要靠夫妻和好来维系。“和为贵” 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我们每对夫妻要珍惜婚姻,要珍惜家庭,更要珍惜和谐社会的美好时光。夫妻和好,家庭和睦,社会才会和谐,这是小前提。为官要亷,为富要仁,为民要安,社会才会真正的和谐,这就是大前提。让我们毎个人为构建美好的和谐社会都尽一份力吧!
辛卯(2011)年腊月十六日 于 亦乐轩    

        岳父岳母养活了一子四女五个孩子。岳母好像没读过书,岳父也识字不多,估计连孩子们的学习都辅导不了,根本谈不上教育孩子学习。他不像我母亲那样把自己未实现的跳出农门的理想寄托到孩子身上,为了让我好好上学甚至搬出家庭的血泪屈辱史,铁血与怀柔手段基本用尽——即便如此最终我还是没上成学。在岳父的心里只要孩子们渴不着饿不着,平平安安养活大,明事理,正干,该娶的娶该嫁的嫁,就算完成任务了。所以他的几个孩子就像放羊式的养着,不想上学就不上了,最后几个孩子都没上几年学。孩子们成家后,他们和现代中国绝大多数的农民一样,又开始承担起养育留守在家的三个孙子的责任,只不过对孙辈的娇惯和放任自流除了有怕对孩子苛刻招来媳妇不满的顾虑外,更多的还是中国传统对隔代人没有原则的爱。和城里人天天挖空心思地想办法挣钱相比,他活得平静而安逸,除了和人闲谈偶尔也会说起谁谁干什么挣了大钱之外,和这个浮躁的物欲横流的社会好像处在两个次元里。他不懂政治,不知道也不会去关心谁是镇长谁是县长,也不知道这个国家的行政架构,更不知道一个农民除了应尽的义务之外还有作为一个国家公民应该享有某种权利,只知道做为一个农民春种秋收奉老养子。他也不懂经济,只知道偶尔有年头收获的粮食滞销了,没有粮贩进村收购,但似乎从未想过这里面的来龙去脉,只是按照他自己惯有的方式谋划着去年这块地种的什么,今年该改种什么,秋收完了这头老牛该卖掉调一头小点的腾出一点钱等鸡毛蒜皮的微末小事。除了生产工具改进之外,他一直在传承着延续了几千年的小农思维和农耕文明,随着新农村建设大幕的徐徐开启,我想像岳父这样纯粹的传统农民恐怕就是最后一代了。

八字

文学风网站欢迎您

        岳父是个直性子、倔脾气。迎来送往借借讨讨的事从来不瓤岔,不给别人留下说短道长的机会。当年妻和我订婚后又要退婚,岳父说把订婚的礼钱、给她侄儿侄女的见面礼钱,还有订婚当天的饭、去他家里拿的礼物都折成钱全退给我。他凡事都认个死理,看见不合道理的事,总要插一杠子,比如近门的子侄家里生气,媳妇骂老人,同祖同宗爷字辈的都没人出头,他却跑去不依人家。在当今这个物质的社会,个人的能力与价值已经和挣钱多少联系起来了,为一己私欲可以兄弟反目,父子成仇。很多混得好的人在家庭乃至亲戚圈里都说话做事都比较强势,亲戚之间无意之中就分出个三六九等。而岳父对亲戚儿女一视同仁,不会因为经济条件的差异对谁另眼相看,但如果处事不当,像孩子亲舅亲姑这样的亲戚他也老死不相往来。也正是他的正直埋下了祸根——两次脑出血直至去世就是缘于家庭的琐事。

按传统,男女双方在订婚或介绍认识之前,都要找算命先生或懂得属相的人,看看八字。看双方属相是否相克,能否喜结良缘;如果属相相克,多数不再往下介绍。现在,还有看八字的习俗,但是,年轻人很少有人迷信这些。

        像所有的农民一样,宁可生病了把血汗钱成把地往医院送,平时也不舍得适当提高生活水平,从饮食上提高身体健康水平。岳父有个小灾小病也是硬抗着。实在抗不过去就随便到小诊所包几包药。第一次脑出血后他经常说再病了就别看了,我们心里明白,他知道几个孩子条件都不好,怕花钱而已。他第一次脑出血量比较小,虽然失去了劳动能力,但在岳母的悉心照料下恢复的还能拄着拐棍去串个门,看人家来个牌。比岳父大十来岁的岳伯更早的就干不成活了。家庭的矛盾凸显并日趋加剧,终于他又一次脑部大出血,在县医院住了几天眼看治愈无望,听从医生善意的建议家人决定放弃治疗。从病床上往救护车上移的时候,二女婿跟他说:爹,咱回家了。他的心里似乎清楚意味着什么,虽然和植物人一样不能说也不能动,但眼泪却顺着深凹眼角滑落下来。两天后,侍弄了一辈子庄稼的岳父,在似乎已经闻到新麦清香的时候无声的走了。

图片 2

        母亲经常说:看看娘的脚后跟,知道闺女有几分。家庭的和睦与否,有时候也取决于岳父母的教育子女的方式。我弟兄两个,弟弟很晚才成家,为了他成家我父母也是费尽了心机。岳父总是旗帜鲜明的告诫妻不要为难公婆,不能和弟弟争什么,不能在家里制造矛盾。我们夫妻生气,岳父知道了总是教训妻一番。因此每次生气,妻都不回娘家,知道回家也讨不到个好。经过了七年之痒,我们的小家庭也越显和谐,这与岳父的深明大义和朴素的处世观是分不开的。

相亲

        与岳父的庄稼筋截然相反,我从小就不喜农桑,也一直没怎么干过农活,托父亲的福进了他的厂,但好景不长厂子不行又出来了。也是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几经周折学了点电脑知识,在县城开了个小店维修电脑,自然而然地成了岳父看见都够了的小生意人,由于不谙商道,惨淡经营多年,仍挣扎在温饱线上。岳父身体好好的时候,有时候农闲岳母想闺女了,说来看看。岳父总会在一边敲破锣:亏说你闺女还是在城里要饭呢!岳母索性也就不来了。四个闺女家,岳父都很少去,其实都知道岳父还是心疼孩子们条件差,不愿扰呵我们。2005年我的小店在商贸世界对面的时候,记不清岳父因为什么事来了,中午妻说一起到对面五哥烩面吃饭,岳父说什么也不去,拉都拉不动。妻只好到对面叫了一大碗烩面,岳父就坐在门口的水泥台阶上吃了碗烩面。那是岳父唯一来我家的一次。我不抽烟,偶尔客户给包烟妻就攒着,过段时间拿回去给岳父。城里吸的烟档次比家里稍高些,听妻说岳父给别人让烟时会特意介绍:这是阳在城里给人家修电脑时别人给的,人家不吸烟拿回来了。由此我能感觉到也算是岳父对我这个不争气的女婿的一种认可吧。

俗称“见面”,媒人权衡男女双方及家庭情况后,把男女双方情况介绍给对方,若双方没有意见,便安排男女双方见面交流,俗称“小见面”。当双方没有大的意见,便安排家长亲属等相见,并带些礼物相赠,俗称“大见面”。初步达成共识,是否下步敲定婚约。现在,很多是自由恋爱,也没有相亲的麻烦事了。

        我性格比较木讷,不善言辞。岳父活着的时候去他家,我们两人也从没有好好地拉拉家常,说说心里话。去年过完年,妻说,等暖和了让爹来住几天,还说岳父行动不便,就怕住在二楼上上下下的不方便他不肯来。说了几次,却始终没有付诸行动,如今却再也没有机会了。我知道纵使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原想着虽然他不象从前那样健康了,但身体也没有别的毛病,等我们条件好了,把他接来尽一尽孝道。可子欲养而亲不待,谁知天不假年,岳父这么快就走了。

订婚

        六十四岁的岳父如今已经挂在墙上了。我知道有一天我也会像他一样挂在墙上,成为后辈嘴里某某的爹某某的爷及至某某的老爷,渐说渐远,至到没有一丝痕迹。如同大地不会因一棵小草的荣枯多一分或少一分绿意,社会的沧桑巨变也不会因我们的来去而发生一点改变,漫漫地历史长河不知道淹没了多少这样的生命微尘。只是之于一个家庭,翻开的新的一页,因为没了岳父而变的荒凉破败,不复以往的生气。我多想再像以前一样和他及家人围坐一起,哪怕仍旧默默不作声地坐着,听着他说纠缠不清的家长里短,看着他清瘦的面孔上浊泪横流。

俗称“定亲、结亲”。男女双方确定恋爱关系后,要定下婚约,择日订婚。订婚之日,男女双方交换订婚喜帖、互换订婚礼金和衣物,并由男方备酒席招待媒人、女方家人及双方亲友,以前称为“摆媒人席”。由于订婚不受法律保护,订婚后分道扬镳的也不在少数,然后再退回婚帖或礼金,俗称“退婚”。订婚习俗近年已趋淡化,多在农村保留。但是,订婚是一种承诺,也是告诉外界,该男女已处于恋爱状态,不要再给他们介绍对象。现在,婚姻介绍所、登报征婚、网上征婚、电视约会等方式已不再鲜见,越来越多的男女简略了订婚仪式,直奔结婚主题。有的则把订婚礼金一并算在结婚彩礼中。

本文由www.633.net-www63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现在农村中出现了职业媒人,牛衣对泣老姻缘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