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文章

当前位置:www.633.net-www63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 > 文学文章 > 扔到街外边,赵楼寨周围几百红枪会众众志成城

扔到街外边,赵楼寨周围几百红枪会众众志成城

来源:http://www.viphaoziyuan.com 作者:www.633.net-www63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 时间:2020-02-14 02:59

妯娌冤家(绝句小说)
   史玉荣
  
  春暖乍寒,乌云满天。胡家小院,燃起家战硝烟。
  “三十天已满,通知大嫂,赶紧搬!”她气急败坏,抱起婆婆的被褥,扔到街外边。
  白发老娘,步履蹒跚,泪在眼眶里打转。
   她双手叉腰:“别怨我做事绝。妯娌两个,就大嫂她心眼儿活,招您待见!”
   话音刚落。大嫂飞奔而来:“快去医院!”
   “怎么回事?”两人一听,惊愕、茫然。
  “不去!大哥生病,与我何干?”她,阴沉着脸。
  “强子出了车祸。”大嫂焦急,老娘拿出薄薄一沓体己钱:“你俩快去,家由我来看。”
   医院,监护室。“儿子,你咋啦?”她,心头扎进一把利剑,一张熟悉的脸映入眼帘。
   “我出了车祸,恰巧碰到大娘。是她给我输了血,目前,已经脱离危险……”
   窗外,丽日蓝天。屋内,春意融融,亲情蔓延。(300)
  
  
  ●月下小桥(绝句小说)
   □史玉荣
  
   月明,星高。两人相约,村外小桥。草虫儿弹奏恼人的曲调。
   河水流淌,流不尽彼此相思困扰。
   他与她,明明相爱,却被一个小别扭打倒,草率离婚,公婆相继病倒,心疼结婚时,东借西挪的十万块钱打了水漂。
   “本来有好消息告诉你,可恨的是,乡下习俗,要想复婚,二次彩礼钱,分文不少。”她愁眉不展,手指围着肚腩轻挠。
   暮色中,他傻笑:“我当爸爸啦!现在就回家告诉二老,只是弟弟考上大学,正为学费心焦。”
   “这次复婚……” 他家客厅,双方父母掀起争执浪潮。他俩绝望,悔恨难熬。
   “你们误会了,我的意思是,十万块彩礼,一分不要,希望她们小两口,白头偕老!”
   月上柳梢,河水流欢,双拥相抱。丁香缠绵樱桃,鸳鸯躲进桥下偷瞄……(292)
  
  
   美丽之囚(绝句小说)
   史玉荣
  
  小村,农家,出墙的月季花,暗香幽幽淡雅。朱红大门,铁锁高挂。
   院子里悠闲的雪柔手捧“红楼”正与“怡红公子”对话。二十八岁她,却身怀六甲。
  雪柔,院中独步,时而浇水、赏花。思绪似天上的云霞,儿子早己长大,老公外地教书,十天半月难以回家,只想生个女儿,和儿子同心协力互相有个牵挂……
  “叮铃铃!”电话玲声响,雪柔轻移莲步,笑靥如花。
  “老婆,好消息,国家要全面放开二胎,打开院门,不用怕了!哈哈哈……”
  “真的吗?这‘囚牢’的日子,终于熬出头了!”
  “真的!真的!开放了真好!我今晚就回家!”
  她放下电话,大门吱呀洞开,走进了大姐:“国家放开二胎了,大门不用锁啦!”
   雪柔打给邻居们:“你们快来我家,我就要有小宝宝啦!”她走出了家门,春风扑面,空气中月季的芬芳,仿佛来自天涯…… (296字)      

图片 1

  民国十九年三月,邓西南土匪合股起漫,攻破林扒寨。土匪入寨,见人就杀,鸡犬不留,伐木掩井,惨不忍睹,几乎把林扒寨毁为废墟。三月三,土匪汇众向北,转攻防匪总局赵楼寨,赵楼寨周围几百红枪会众众志成城,拼死抵抗……
  春寒料峭,月黑风高,在距离北寨门四五里地那埋不住膝盖的麦田里,匍匐着躲避战祸的一家四口:妯娌两个带着她们各自的娃。
  枪声、土炮声、呐喊声、咒骂声从寨子那边顺风传来,乱如蜂蝗的流弹拖着长长闪光的尾巴,犹如正月十五的烟花齐放。
  “大嫂,不等了,我们带孩子跑吧。土匪成千上万,孩他爹他们才几百号人,如果破了寨子,再想跑就来不及了。”
  “呸呸呸!弟妹,别说晦气话,再等等,咱娘和两个男人可都在寨里呢!”
  她们的男人在土匪围寨之前,先行一步把母亲和粮食转移到寨里,准备回村再接老婆孩子的时候,土匪已经完成了合围。
  寨边,攻守接近白炽化。下面,土匪火力猛烈,势在必得;寨上,守丁同仇敌忾,歃血保家。双方见血眼红,寸步不让,打得惨烈悲壮,难解难分。
  忽然传出几声沉闷的榆木炮响,寨子那边炸开了锅。狼一样的嗷吼声,足以说明土匪已经得手。
  土匪在杀人、烧房子,村民们四散奔逃,哭喊连天。冲天的火光映照着两妯娌那棉油掺锅底灰抹黑的脸庞,一家人哭成一团。
  “跑啊,弟妹,拉住孩子的手!”大嫂紧了紧背上的包袱,起身朝寨子方向磕了三个响头,然后挥泪带着弟妹孩子往北逃命。她包袱里卷着一个三四斤重的银疙瘩,那是婆婆听到土匪要攻寨的消息后,找银匠把家里所有的袁大头回炉熔铸在一起,交给长媳当家以防遭到土匪抢劫。而今夜,婆婆和两个男丁生死未卜,她的心像刀割一样疼痛。往后,一家人逃荒在外,要吃要喝,长嫂为母,一手托两家,背上的银疙瘩压得她气喘吁吁。
  那天夜里,妯娌俩牵着娃,放开小脚一路向北。走了三四天,翻过马山口,逃到了内乡境界。当时内乡民团司令别廷芳兵强马壮,大力推行彭禹廷先生“宛西自治”的理念,远近土匪闻风丧胆,因此内乡在乱世当中偏安一隅,成为附近百姓逃难的“桃花源”。
  妯娌俩带孩子在一个四面漏风的土地庙暂且栖身,弟媳在庙里照看两个孩子,大嫂出去缝缝补补洗衣打杂,只求村人给一碗饭吃。可是,屋漏却遇连阴雨,船迟恰逢顶头风,弟妹的儿子连惊带吓,患上了一场瘟疫,高烧不退,茶水不进,眼看不治不行了,请来郎中,郎中摇头。弟媳抱着孩子哭啊哭,哭得花容憔悴,面无人色。大嫂比她更急,她跪在地上向南叩头,叫了声:“婆母娘啊,人比钱重要,您托付的家业,儿媳要斗胆撕破了!”
  大嫂抱着侄子去了内乡县城,打开包袱里的银疙瘩当了钱,把昏迷中的侄子送进洋人开的医院,几针注射进小屁屁,孩子居然好了起来。孩子欢天喜地回到他母亲身边,弟媳抱着大嫂喜极而泣,说了许多感恩戴德的好听话。大嫂说:“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们妯娌一个锅里搅勺把这么多年,婆婆没给咱分家啊。一个银疙瘩啥稀罕,有人有世界,钱财算什么?养大了两个儿,金山银山有得赚。”
  老家那边传来消息,说当晚赵楼寨被攻破后,守寨乡勇为掩护乡亲,尽皆战死,她们的婆婆最终没能逃出来,连同许多人烧死在大火之中。两个女人和孩子闻讯哭得死去活来。
  好好过吧,手里还攥有几块银元。嫂子擦擦眼泪安慰弟妹。可接下来,穷途末路的逃荒女人命运多舛,祸不单行,一天天刚擦黑,破庙里进来两个拿枪的蒙面人,逼着弟媳交出钱来。弟媳吓坏了,搂住两个孩子对来人说,二十块大洋在嫂子身上,嫂子出去找活了。两个人不由分说拉起弟媳的儿子要绑票,弟媳多个心眼求告,要绑你绑大嫂的儿,她才舍得拿钱赎票啊。土匪想想也对,丢下这个绑走了另一个,索要一百大洋的“片子”,限三天送到宝天曼黑风寨,逾期撕票!
  大嫂扛活回庙,大吃一惊,提着的饭罐当啷落地。儿子没了,倔强的女人没流一滴泪,她转身连夜去了内乡县衙,掂起随身携带的棒槌擂响了鸣冤鼓。声音传进后堂,别廷芳披衣升堂,听说宝天曼余匪仍在猖狂,气不打一处来,命令精兵强将跟着大嫂去解救人质,顺便消灭残匪,不留一枪一人。
  大嫂自己备钱去引诱土匪,身上的二十块银元被掳掠一空,人家说不够,改天凑齐再来。讨价还价的时候,保安团摸上来,把宝天曼的土匪包了饺子,连同大嫂救命的赎金也成了战利品。大嫂二翻身再找别廷芳,卫兵说司令不见,二十块银元算什么?就当犒劳弟兄们了!
  领着儿子回庙,弟媳和侄子已经走了,她怕孩子说出绑票被调包的实情,没脸再见大嫂的面。
  自此,妯娌俩天各一方。
  后来,西北军杨虎城部进驻南阳,极力剿匪平乱,盘踞在邓西的土匪一击即溃,逃进了西山深处不敢露头,世道稍稍平稳下来。
  大嫂带着儿子回到邓西老家,将婆婆和丈夫兄弟俩的骨殖一一殓葬进了老坟。她借钱修缮老屋,亲手下地垦荒,一晃十几年过去,她老了,儿子却长大成人。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单犁独耙把祖宗的田地接过手来,苦扒苦做,娶了媳妇儿,劳苦功高的大嫂总算三十年媳妇熬成了婆。
  随即解放,天下大治,大嫂到处打听弟媳和侄子的下落。皇天不负有心人,一天,大嫂在县妇联会见到一位当年流落内乡时认识的大姐,人家已经今非昔比,从洗衣妹一跃而成妇女干事。她告诉大嫂,说在省会开封开会见到过大嫂的弟妹,她们母子在省城安了家,做着烙饼卖胡辣汤的小生意,那汤,嘿,浓浓的家乡味道。
  大嫂回去睡不着觉,她想起婆婆把银疙瘩交付于她时的眼神,想起两妯娌从未红过脸互敬互让的开心日子,想起丈夫和兄弟战死沙场后两个寡妇患难与共的深情厚谊,躲在被窝里她哭了。
  天明,大嫂带着儿子坐火车去了一趟开封。妯娌和小兄弟在一个十分考究的独家小院见面,血浓于水,抱头痛哭一场。大嫂看着弟媳,十分羞愧说:“弟妹,嫂子对不住婆婆和兄弟,更对不住你和侄子。当年,嫂子把银疙瘩当了一百大洋,看病花了六十块,被别廷芳讹去二十块,剩下的二十块我私自藏起来了,后来回老家盖房赎地花光了。嫂子有私心,这辈子见不到你母子,不说出这段隐情,如鱼刺卡在嗓子眼,死不瞑目啊……”大嫂说着,挥起巴掌扇自己的脸。
  听了嫂子道歉的话,弟妹的脸时而红的像关公,时而白的像曹操,不由自主狠狠捶打自己的心口窝。
  她起身上楼,从供奉祖宗的牌位底座摸出一个绣花钱袋,走下楼“哗啦”往桌子上一倒,上百块大洋盖住了桌面。她说:“嫂子在上,受弟媳一拜!要说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们母子。婆婆给你的银疙瘩,满共价值一百大洋,你侄子害病就花了六十;土匪绑票,我鬼迷心窍,又把你的孩子递上去。你不知道,庄稼佬,偏向小,婆婆把家里积攒几代的金疙瘩,提前交到我手里,我一直昧着良心瞒着你,存心给自己儿子留份家业。后来辗转来到省会,我把它卖了一千大洋,八百块买了这栋楼,一百块做了小买卖,剩下这一百,我打算有朝一日回老家报答你的大恩大德。在最艰难困苦的时候,你不惜性命陷身土匪窝去赎儿子,而我,却卷着金疙瘩离你而去……”说罢,弟媳已经泣不成声。
   大嫂叫一声:“我亲亲的妹妹啊!”两个苦命的妯娌相拥而泣,顿时泪雨滂沱。

舅舅家的大嫂上个月刚刚生了二胎,大宝是个女孩,二宝依然是个女孩。本来大嫂也没有那么想生二胎,耐不住周围的人热心劝导,“再生一个吧,凑成一个‘好’字多完美。”孩子生下来是个女孩,周围的人又劝道,“女孩多好,没有那么大压力,都想要女孩呢。”好话歹话都叫你们说了,合着孩子不用你们养。

大嫂坐月子期间正好我在姥姥家住着,亲眼目睹了生了二胎之后带娃是多么的不容易。大宝四五岁的年纪,正是调皮的时候,家里人都说大宝投错胎了,小女孩鲜少有这么淘气的,打猫逗狗光脚乱跑跟同龄人打架,没有她不敢做的事,就差上房揭瓦了。

坐月子的女人脾气很有些不可说的暴躁,再加上大宝爱闯祸的性格,我已经见到大嫂冲大宝发脾气好几次。四五岁的小孩还是什么都不懂的年纪,知道床上躺着的是小妹妹就想去亲近,但是大宝冒冒失失的性子又着实分不出轻重,有的时候很容易就压到二宝。大嫂每每看到这一幕,便怒气冲天,冲大宝嚷嚷道:“你离我们远点!”

大宝虽然什么都不懂,但小孩子天然的本领最能分得出大人情绪的变化,次数多了,大宝渐渐地便有些排斥妹妹。我跟大嫂说不要那样对大宝嚷嚷,生二胎其实受影响最大的是大宝。大嫂说她知道那样不对,但是控制不住自己。点点头我表示理解,一时之间便是沉默,不知道再说些什么。

生完二胎以后很明显的就能看得出来大嫂的气色不好,形容憔悴,面色蜡黄。或许是剖腹产的原因,伤了身体的原气。大表哥工作的原因在家呆了几天就出差了,白天舅妈还能过来帮帮忙,晚上照顾二宝的重担就落在了大嫂一人的身上。孩子夜里醒了啼哭要哄,饿了吃奶要喂,可想而知有多辛苦。

看着大嫂带孩子那么辛苦,我悄悄的跟姥姥说就不该那么早要二胎,等大宝再大几岁懂事了再考虑二胎的事情也不晚啊。姥姥长叹一口气说,再晚几年也怕你嫂子年龄大了生孩子受不了啊。哦,是了,表哥跟嫂子结婚年龄就晚。那就不要二胎啊!我在心里叫嚣着。

本文由www.633.net-www63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扔到街外边,赵楼寨周围几百红枪会众众志成城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