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文章

当前位置:www.633.net-www63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 > 文学文章 > 王姨在这个饭店已经待了好几年了,然后说失恋

王姨在这个饭店已经待了好几年了,然后说失恋

来源:http://www.viphaoziyuan.com 作者:www.633.net-www63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 时间:2020-02-14 02:59

图片 1
  我叫卓风雨,是一名即将要毕业的大四学生,我喜欢自己到处走走,也喜欢躺在床上看自己喜欢的画,也喜欢唱唱自己的歌。大学四年的生活我并未去试着找一个女朋友,因为觉得另一半是谁也夺不走的,没出现不代表没有,所以我等着就是了。尽管这四年有很多中意我的,可我不中意她们,因为总感觉她们不是我一直想要的那种类型,坚强,矜持,成熟。
  忘了介绍我这些年的经历,我呢,从小到大成绩优良,从不做那些调皮捣蛋的小孩所做过的事,我大多在闲暇之余戴上耳机压马路,唱歌、走着、看着,捡几块有特色的小石头把玩着,忙的时候总是帮着家里人干农活。记得高中毕业那年去另外一个地方打工,做苦力的(农村的小孩大都这样),做了一个月多。有天在下午三点的时候突然发起了高烧,感觉已经脱水的样子,走路感觉异常沉重,头晕目眩喘着粗气,但还是没吭一声就那样干完了一个下午,第二天才请假去看了一下,结果烧到了39.5C。吊了两瓶点滴感觉好多了,下午继续去干活,直接带来的结果是脑袋变笨了,有些健忘。但我觉得还是不是坏事,健忘了可以不去记得麻烦的事。到了大学直到现在过的也有些慵懒,和大多数学生一样参加一个有意义的社团,和朋友经常去打一两个小时的篮球,也和朋友去找找做兼职的工作,我没有那种商业的头脑,我只是一个十足的小文青,所以在大学并不过的忙碌。可是就在毕业之前的一个月里一件事打破了我的安逸生活,让我进入到痛并快乐的精神海洋里:我有女朋友了。
  她叫青芸,一个懂事的女孩。她的父亲是一位残疾人,早年间打工落下的工伤,这在一个七口之家的家庭里是一种巨大的灾难,导致自己的两个姐姐一个哥哥早早地就辍学去打工来挣钱,负担父亲沉重的医药费和妹妹弟弟的上学费用。直到大二的她也没能避免要辍学的命运,因为哥哥结婚了有自己的家庭,姐姐们也嫁了,她们也要照顾自己的孩子,所以对于这个家庭来说张口吃饭的人少了却代表着生活的更加艰难。但她还是没有怨言弟去辍学,去另一个地方孤独的一个人去挣钱,去养活自己和给弟弟置办生活的费用。她只是一个刚过二十岁的少女,当然这种类型的情况在中国也是很常见的,但作为一个比他们幸福的人应该去带着敬佩的眼光去看待她们,因为她们很坚强,至少她们没有懦弱而去选择堕落。
  我和她是在网上认识的,不算熟悉,只是问为什么加了我(大概是在2015年10月份,她先加我的),她说不知道,就随便加了,好吧,我再没和她说过话在将近一年的时间里,而她也没有删我我也没删她,就那样两人在通讯里互相的存在着却不问彼此。2016年5月份无聊间看了下她的空间,发现了不知何时她在空间里所发的一张与朋友的双人照,很清新,很干净,微笑的表情让我很是喜欢,看上去很吸引我的眼睛,我尝试着开始和她聊天,而她也是积极回应着我的询问与谈话。于是我了解了她的家庭,了解了她这几年走过的生活,心里慢慢地成型着她的样子。她很要强,她从不谈论有关情色话题的字眼,就算我每次偶尔说点小黄段子她也发一个怒气冲冲的表情过来,这让我不得不猜测她是否被这方面的事情伤害过。我开始慢慢的去套话(显得猥琐,但对于一个已经存在我心中的人我有必要了解她的一切,哪怕是伤我也要揭开,这不是残忍,这是为了更快的愈合)。
  我记得很清楚那是在五月中旬,我提前约她说出来玩(提出过几次都被拒绝),她竟然答应了。我很是兴奋,准备好了一切,我提前到了一家怡心咖啡馆等着她。不多时她到了,但她不想进去,她想去大学城中的那条梧桐街道走走。我看了一眼咖啡馆慢慢的转过身陪她走向那条梧桐街道。路上说着一些笑话逗着她笑,但总感觉她缺了些兴趣心事重重的样子,我也觉得有些悻悻然。就这样走着走着,看着一对对情侣走过,我只是瞥着眼瞧(尽管我是个文青,尽管我拒绝很多女孩子但不代表我不喜欢看女孩子,其实我更注意她们的男朋友,看他是否真的有那种幸福的感觉)。突然她说了句:“想不想听我的感情经历?。”“想,你说我听。”于是她终于说出了让我一直想去了解的事,我很仔细的开始倾听着她的讲述,“我在大二退学之后就找到一个男朋友,他对我很好,但我们在不同的地方工作学习,属于异地恋。所以我们能够面对面的沟通很少,这是属于我的第一份爱情,我很珍惜,我希望在自己最累最孤苦的时候有人能做我的肩膀,我以为那个人就是他,所以我决定攒钱攒时间去远在叫沈阳(她在武汉)的地方去看他。我觉得我的这一举动一定会牢牢的将这份夸距离的爱情能够握在手里,但我就是失败了,这不光击败了我所有的自信心,还打破了我所有的憧憬。那天是冬日12月18号,武汉下着雨,我坐上了一辆开往沈阳的下午三点的火车,是硬座,要做20个小时,我没有多少钱,只能这样。到了沈阳的那天下着大雪,我从没有见过那么大的雪,很白,很美但也很冷,但我心里却是火热的,来之前我并没有告诉他我来了这里,我想先在这边休息一天然后打扮的漂漂亮亮再直接去找他,给他一个惊喜,让他知道我的心意。沈阳真的太冷,我以为准备的已经够充足了,但还是冷得我打颤,我只能快速打听他学校所在的地方,然后拖着拉箱去公交站坐车去他那儿。到了他学校所在的地方已经是下午的四点多了,很饿很累,但我还是很开心,因为我离他又近了一步,近在咫尺。这沈阳的寒冷也就在我的哼声中慢慢变得暖和起来,但老天和我开了个巨大的玩笑。我安排好住宿收拾完东西就去了离校门最近的地方去吃饭,而让我没想到的是他也在那,和一个女生。是的,和一个女生还有几个他的朋友。一进门我就看见了他,他背对着我坐,他的身影让我很熟悉,但我当时并不敢肯定,因为长得相像的人很多,但我还是想都没想的就走了过去,去确定是不是我要寻找的那个他。而就在我走向他的那几秒,他们中的一个胖子操着一口东北人特有的口音说:“君悦啊,你小子自从勾搭上我们的爱华就变样了哈,天天形影不离,我们这帮棍子可是羡慕的紧啊,你这有肉吃了是不是也应该叫爱华给我们整口汤来喝喝啊?”听到这我一下子愣住了,是他,但更多的是我的大脑里只剩下两个不断回音的字:“爱华……”,我是怎么走过去的我忘记了,但我走到他的跟前只是盯着他看(在这一刻,我什么都看明白了,本该奔溃的我却变得异常冷静,我知道他成了一个脚踏两只船的渣男,他毁了我最执着的一次认真),而这时所有人也都看向了我,包括他和那位名字叫爱华的姑娘。他的脸还是那样的干净那样的阳光,但此时此刻这种让人温暖的笑脸慢慢的冷却,取而代之的是惊恐。我举起了手,举的很高,猛然甩到了他的脸上,这一巴掌很响,抽得我的手失去了知觉,手在微颤,而他那张惊恐的脸也变成了印有手掌的猪肝,开始加速充血。我对着他说:这(巴掌)是我的愤怒,接着又瞬间举起手掌甩了他一巴掌,在相同的地方,也是相同的手掌,说:这是我对你的爱。而我没有停止,还是举起那双已经红肿的手抽向了他的另一边脸,他还是没动的挨了这一巴掌,他的脸彻底的肿了,我对他说了最后一句话:这是我对你的恨。这时已经不止这一桌的人都在看我,是所有的人都在看我。我转过身,看着所有人除过我身后的一桌,对着他们说:“我失恋了,想喝酒,有谁愿意一起吗,我请。”其实这时很多人都还在发愣,因为事情发生的太快结束的也太快,所以他们并不是很清楚发生了什么,他们此时只知道的是站在这的我打了身后男生三巴掌,说了三句话,然后说失恋了要喝酒问有没有人陪。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不知何时站在厨房门口的厨师突然来了一句,妹子你先在窗户那坐下,大哥我多炒几个菜,拿点酒,哥陪你喝,还有你们那一桌的(指着他的那一桌)立马滚蛋,看见你们就他妈来气,吃个饭喊破天,今天我妹子在这吃饭,你们赶紧麻利的滚,快!被指着的那一桌也有几个还没搞清什么情况,听见厨师骂人一下子就站了起来,但同时的,周围所有的人也都稀里哗啦的踢开了椅子看向了他们,有几个也开始指着他们叫喊着赶快走。他带着他们走了,我不知道他们之后怎么样了,也不知道他和她怎么样了,我只知道那天我哭着在喝酒,喝了很多,之后的事就不清楚了。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那个厨师大哥很关心我,叫我看开点,当天我就买上了回武汉的票,还是下午三点的车,我不想在这个地方再待下去,因为很冷。”
  此时的她显得无比疲累,尽管看起来她还强撑着那份坚强不哭的的表情,但我知道重感情的人在感情崩塌后会是多么的落寞,我说不出任何安慰的话,静静地看着她,她也静静地看着眼前的湖。   

我在大一暑假的时候,找了一份在饭店打工的工作,一是为了挣点小钱,更重要的则是想早早得体验一下上班打工挣钱。那是一家小饭店,服务员并不是很多,大部分也是和我一样都是借着暑假打工挣钱的学生,有几个比我还小。但是比我来的早,已经在这家店干了一段时间了。

2003年阳原的一个小教室了,一个男孩趴在桌子上,看似在睡觉,可如果你近看.他目不转睛盯着前方。前方是他一直爱慕却只能悄悄看着的人。这个女孩叫文青.打小他们就在一个班级,可从来就没同桌过,他永远都在她后面.可是他却很喜欢,没人能懂暗恋一个人6年的感觉。这中间发生的事情只有前后两排桌子知道。故事的主人公叫杨艺,今年17,正是春心萌动的时候,五官端正。喜欢自己一个人待着,在这个花样年华的年纪他算个特别的。上课铃响了,把他从自己的小世界拉了出来。杨艺你干嘛呢?快站起来,在同学的提醒下他才发现只有自己傻不拉叽的坐着。看着讲台上的王老头,自己苦笑一下,杨艺你给我出去,这个月几回了,给我好好反省去。在同学们注视下他灰溜溜的走着,当路过文青的位置他头低着感觉都快贴地了。文青看了一眼他,脸上的表情很是同情,此时他的步伐飞快走了出去,他不愿让她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下课铃响起,老王拿起教科书走了出去,路过教师门口瞪了一眼他,生气的说:回去吧,一会同学们都出来,笑的笑、说的说,但他感觉没什么,因为这群人里没有文青,没有让他感觉在乎的人,也就无所谓,回到教室里只有文青自己,他低着头走了过去,停.杨艺你怎么了?文青面无表情问到,没什么就是昨晚没睡好。说完回到自己末排的位置上,还是一样的角度关注着她。她永远不会知道她在他的心里已扎根多年。  注视着前方自己暗恋多年的人,打开自己的世界:日记本,绘画着对文青多年的记忆。

图片 2


一、奇怪的桌子编号

文青你不知道!我们上小学的时候,那是我第一次见你,虽然我那是不知道什么叫喜欢,但我感觉你特别漂亮,在同学们中你好像最闪耀的一颗星星,我好像抓住它,把它挂在我的身旁,这样就可以天天看见你。可妈妈告诉我,不去欺负女同学。难道妈妈也不明白我我真的好喜欢。就这样懵懵懂懂两年过去了,我才知道原来我们是同学,你并不是小星星,可你一闪一闪的真的很迷人。反正我是这么觉得。这两年里我每次坐你后面,都快认不清你脸了。我真的讨厌我这个位子。可后来我才明白,我这个位子是最好的。默默看这你,默默守护着你。别人对你的一举一动我都能看见。我不许任何人伤害你。每次看你和同学们嬉笑,我自己都感觉很开心,虽然我永远一个人,但我感觉我就在你的圈子里,你快乐我就快乐,我怕你伤心。那样我回在你看不到的地方也会难过。

和饭店经理说好了之后,第二天早上便去上班,因为离家也不远,就步行走去。进了店里发现还没有客人,大家都在吃早饭,所有人都在围着一个大锅就着馒头吃着大锅菜,看来饭店里也不总是吃的多好啊,哈哈,看来自己想多了。

合上日记本,杨艺又回到了现实。看着眼前的文青,他就傻乐,没人能懂他笑什么。反正同学们都习惯了。只有文青回头白了他一眼,才把他从嬉笑中扯出来,她不愿让文青看到自己不正经的时候。

服务员里面领头的是一位阿姨,年龄最大,资历最老,我们都叫她王姨,王姨个子不高,但是特别精神,胖胖的,脸蛋圆圆的,总是叮嘱我们要小心,别摔倒了,王姨在这个饭店已经待了好几年了,见到我第一面就特别热情,“小儿”“小儿”地叫我,特别亲切。


吃完了饭,大家收拾,擦桌子,擦地,我是首先拿着墩布擦着地,王姨过来:“小儿啊!一会儿我跟你说咱们这里的桌子位置!”我跟着她后面走,“你看”她说,“从那个桌子开始,那是1号,2好,3号……”指完了最边上的三个桌子,又指着最近的四个桌子:“这是5号,6号,8号,9号。”

到了午饭点,同学门都去吃饭,只有他默默的走在最后,他不喜欢和任何人结伴。每次都是孤独背影。这也有了同学对他的昵称:影子。其实大家都不知道一个秘密,杨艺生活在一个普通的家庭中,在这个吃饭都分等级的学校里,他感觉低人一等,他不愿别人怜悯自己。更不愿让自己喜欢的人看到自己落魄的样子。可是事与愿违,她还是看到了。有可能她也再无形之中默默的注意这他把。杨艺,你这样能吃饱吗?看着手中端着没米的稀粥和一个黄膜。文青默默的问到。杨艺回头一看文青微微一点头,迅速的离开。文青无能为力的叹了。因为在这个普通的现场里,大家都不是很富裕。

“怎么没有4号和7号呢?”我问王姨。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有什么说法吧!”

杨艺来到餐桌前,哈哈的傻乐,他是在关心我吗?他心里想着。顿时感觉粥里好像放了糖一样,甜到心里。爱情往往就是这样,自己喜欢的人无意间一个举动或问候,就可以让自己暖一天。洗漱完自己的碗筷后,他回到了宿舍。躺在自己独立的单人床上进入了梦乡,脸上流露着灿烂的笑容,估计是做了好梦,至于梦的内容吗?只有他自己知道。不知不觉中下午课到了。

我自己觉得,估计是因为老板迷信,“4”通“死”不吉利,“7”通“欺”,是做生意的忌讳,估计也不喜欢吧。

教室里又是欢声笑语,可这一切又和他无关,很多同学都说他和人不一样,他又和成搭理过呢。他的世界里不是一般人能钻进去的。安静!说话的是英语老师。全校公认的美女老师。年仅26岁就来他们这个小县城当老师了,有人说她荒废青青来这种地方,可她却说她要把整个青春沐浴在想要她的地方。这也是杨艺佩服她的地方。一下子教室安静了许多,在美女老师的课里。大家都兴致勃勃,个个笔直聆听

图片 3


二、上错菜

文青下课把昨天的作用给我收上来。说完英语老师潇洒的离去。教室里又恢复了闹腾的场景,麻烦大家把作业都交一下。身为课代表的她真的有时候挺麻烦的,每次收作业总有个别同学不配合,她又不愿打小报告。她不想成为同学们心中的小人。有时候杨艺见她没辙时,就会帮忙。同学麻烦把作业交一下。你又不是课代表凭什么管,小矮子同学说到,同学麻烦你把作业交一下,看着他那凶狠的表情。小矮子同学不配合的把作业交了上去。嘴里嘟囔着:你和她有一腿?平常像个木头人似的。她一有事你就活了过来。

吃饭了早饭,邻班开始带着我们开早会,先点名,点到一个说:您好,点完了名,领班说一下昨天的事,又说了一下今天要注意的情况,大家便分散准备。

杨艺就是平常心听的感觉无所谓,而文青却红个脸,感觉受了莫大的委屈。在这个敏感的年纪里,女孩往往比男孩更警觉。只见文青哭着跑了出去,杨艺一揪小矮子衣服说到:我希望你给她道歉。说话着急跑了出去,教室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异常的安静。大家都默默注视着这一切。出去后杨艺四处寻找文青,最后在操场上找到了。看着已经哭成泪人的文青。杨艺不知道说什么。就这样默默的待在她身旁,这一切文青都看在眼里,可她也是无从开口,也不知道过来多长时间,文青问到:你来干嘛?他转头回答:没什么,就过了坐坐。在懵懵懂懂的年纪里,大家缺少了偶像局里的完美对白。看在眼前这个阳光的男孩,文青心里一暖。他总是在自己遇到事情的站出来,平常都跟影子一样,永远在身后。仔细看看还挺耐看的。到是杨艺不自在起来,文青一直注视着自己难免尴尬起来。壳壳杨艺假装咳嗽一下。文青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但她不是腼腆的人,微微一笑,这时候杨艺感觉自己彻底的沦陷了,这种美,美的自然、美的青纯,试问何如不沦陷?

中午渐渐到了,客人也渐渐多了起来,是饭店里最忙活的时候,但因为我是刚来的,很多东西还不熟悉,所以到没怎么干活,倒是几个饭店的小孩儿,虽然也是学生的样子,脸上还有稚嫩的气息,上菜特别快,饭菜放在托盘上,一只手端着,即使摇摇晃晃,也不会撒一点,我跟王姨说,那几个小孩速度好快,挺熟练的。“都是练出来的”王姨说,“你干的时间长了也就练出来了。”

人越来越多,人手忙不过来的时候,我也会上几盘菜,我拿起菜,正准备出去,“等等,”王姨说,随后拿起一块餐巾纸,把盘子边擦了擦,“行了,上吧!”

本文由www.633.net-www63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王姨在这个饭店已经待了好几年了,然后说失恋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