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文章

当前位置:www.633.net-www63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 > 文学文章 > www.633.net秦风打电话回来给灵儿说,藏在内心里的

www.633.net秦风打电话回来给灵儿说,藏在内心里的

来源:http://www.viphaoziyuan.com 作者:www.633.net-www63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 时间:2020-01-23 01:35

第一部分
  1
  “小兰。”我拍了拍秋兰,她正不由自已地盯着落地窗里雪白艳丽的婚纱,“怎么?你想穿?”
  “想!”她毫不犹豫就回答了。
  “那么……”我鼓起积聚已久的勇气,手心里已经开始湿润,“嫁给我,我们结婚,我们一辈子在一起,好吗?”藏在心底里的话终于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情人节里顺利地说出,同时这些只字片语也抽走了我全身的力气,为了找回这些失去了的力量,我抬起唯一可以动的手托着她的脸,她别无选择地凝望着我。我知道,只要她一句言语,就能够决定我到底是上天堂还是下地狱。
  “……”她一而再再而三地张开口欲言又止,然后,两行泪水飞快地滑出眼眶,她用力地点了点头,她咽哽的说不出话来,但我能读懂她的口型。
  原本属于自己的力量回来了,而命中注定是属于自己的另一半也融合进来。在人头拥挤的街头,我们拥抱,直到彼此都快要窒息才松开,紧紧不放的,是一直十指紧扣着的两只手。
  
  2
  初露的晨曦映在身上没有一点儿感觉,二月的天气丝丝微凉,是个多雨的季节,阳光照在被雨水打湿了的街道,一片一片的浅痕水迹将这个城市倒挂了起来,看着水里的自己,觉得很邋遢很落拓。初升的阳光一点儿也不扎眼,我抬头望着还未成熟起来的小太阳,想,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想起秋兰。
  昨夜在酒吧喝到酩酊大醉,因为太晚,就在最近的宾馆开了一间房。醒来的时候虽然有点头晕,但还是立即退了房,出了宾馆门口眼见所及之处都是湿漉漉的一片,我才知道原来昨晚下过雨,而且很疯,很狂。一场雨,只是疯狂了一夜,就留给这个城市数之不尽的痕迹。
  我没有乘坐地铁或打车,一步一步慢悠悠地行走。偶尔低头看看地下,偶尔抬头看看天空,不知不觉间就到了家门口。一开门,就听到气势高昂的哭闹声,我无奈地瘪了瘪嘴。真的,人生里很多事情你不得逃避,特别是对自己的亲骨肉你责无旁贷。
  厅里,老妈正慢条斯理地哄着一边哭一边挥着小手的宝贝女儿,没等我负荆请罪老妈就先发制人,“你还知道这是你家啊?一整晚都不回来去了哪?”
  “这里当然是我家呀,瞧,我不就回来了吗!”我列开嘴笑了笑,走过去抱起女儿亲了一口,“来,辛苦奶奶了啊,给奶奶笑一个。”明明知道才一岁大的灵儿根本听不懂我的话,我还是命令她,“灵儿笑一个?”
  奇怪的是,她停止了吵闹,真的笑了起来。
  “你看你看!”老妈立即顺藤摸瓜,“孩子还是在父母亲怀里舒适,毕竟是亲骨肉嘛,看灵儿多喜欢你啊!”老妈又开始风头火势地教训我,“算我拜托你,不用上班就多陪陪女儿,小心她长大了不喊你爸,以后不给你养老!”
  “老妈你都一手把我给拉扯大了,我这么一表人才都是老妈的功劳。”这话果然很受用,老妈立竿见影就笑了起来,“可你们俩口也不用整晚都不回家吧,我知道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平时工作压力大,休息时出去放松放松也不是什么坏事,我也没意见,可是也不用玩得这么疯,连家都不回呀……”
  “行了行了,老妈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赶紧打住她,并且为了阻止她接下来的喋喋不休我给她吃了定心丸,“我有时间一定多陪陪灵儿!”
  “你说到做到才好,我做早餐去了,你陪陪灵儿吧。”我从老妈手上接过灵儿。
  “哎!等一下等一下。”我叫住老妈,“你说昨晚秋兰也没有回家?”
  “嗯!在你出去之后不久她也跟着出去了,说是有什么同学聚会,聚到现在才散伙,她刚刚才回来,在房间里。”老妈凌厉地瞪了我一眼然后就转身进了厨房。
  我用手轻轻地扫着灵儿背脊,她那双小手像蔓藤一样攀住我脖子。我推开房间的门,秋兰安详地躺在床上,看着那张憔悴的倦容,我心里既心疼,又歉疚。
  
  3
  “情人节快到了喔!”我洗完澡坐下,秋兰就把日历本递到我面前,“去年你送了一条项链给我,今年送什么?”她一脸纯真,眼眸里闪耀着期待的光芒。
  “情人节呀?”我装作惊讶地看着她,“我们不是情人啊。”
  “夫妻也可以过情人节嘛……”她不停地眨着双眼,嘟起嘴来,“除非你认为我们之间没有情了,那就没必要过这个节了!”
  “有有有,情比金坚,比天高比海深……”她竖起两指点在我嘴唇上阻止我继续比喻下去,“直接说送什么东西给我?”
  我握住她的手,疑惑地看了她几秒钟,“你喜欢什么想要什么我买给你就是了,为什么一定要送?”
  她忽然之间哑口无言,嘴巴张开着却不知道要说什么。
  “好了好了,送你东西送你东西!”我怕她会猝不及防就流下泪来,我最怕秋兰的泪水,要是把她惹哭了,不知要费多少心思才能让她笑口常开。
  “送什么给老婆呢?”她兴奋起来。
  “那你又送什么给老公呢?”
  “把我自己送给你吧……免费的喔!”她如羞似醉,那双发亮的眼睛紧盯着我,仿佛里面有什么言语在等待着我翻译。
  “那我就要了你!”说完我就把她推到在床上,作为一个男人,我当然能看见她妩媚中的笑里藏刀,于是我不由分说地吻了上去,堵住了那把正在胡言乱语的嘴。
  我嘴上承诺着秋兰会在一个星期之后的情人节如愿地送她一份礼物,但我苦思冥想了很久也想不到该送些什么,项链,手链,音乐盒,泰迪熊,香水,这些玩意在我和秋兰还没结婚之前的所有需要送礼的节日里我都已经送过了,我们相恋了四年,送过不少礼物给她,甚至有些东西是重复的,只是款式不同。我以为结婚之后不会再因为节日而烦恼着到底该送些什么,但事实上,婚后的女人经历了分娩过后显得更加成熟,而内心里却极度怀念着婚前的浪漫。
  
  4
  公司里没什么事情,我提前下了班。乘坐了地铁来到购物城,一进大门就看到几家装修华丽布置精美的饰品店,透过玻璃可以看到里面琳琅满目的闪亮首饰,我盯着其中一对银制的星形耳环,秋兰很喜欢星星,我想,不如就买一对耳环作为今年的情人节礼物,再买一扎玫瑰花,这样她该没意见了吧?
  手机的铃声打断了我津津乐道的美梦,掏出手机,屏幕上面来电显示着的“小霞”让我忍俊不禁地笑了出来,“小霞,在哪呢?”
  “在你身后!”听筒里的声音和背后的声音重叠了起来,我一转过身,就看见一个甜美的笑容。已经有三天没见过小霞了,现在看到她我才发觉,原来最近的心神恍惚都是为了她。
  “想你了。”我迫不及待地上前握住了她的手,然后我们就顺其自然地十指紧扣起来。
  “若羽,我也想你。”她那双和秋兰一样别无二致的眼眸里透露着真挚和深情,我紧了紧牵着的手。
  “三天没见,很想我吧?”她整个身子往我身上贴,以亮丽的短裙和妙曼的身姿还有肌肤的接触来证明她有多想我,这一刻我的眼里只有她的婀娜多姿,同时我觉得脑子里遗忘了些什么,在小霞还没来之前我还记得很清楚,就好像是一个瞬间的失忆,我便再也想不起来。
  “好想!”我忽然之间想到了即将到来的情人节,“小霞,情人节你想要什么礼物?”
  “是不是我想要什么你就给我什么?”她的笑有点可爱又有点邪恶,但我认为和一个美丽的小邪恶走在一起内心里被幸福的虚荣感塞得满满的,我看到很多男人经过都瞄了一眼精心打扮过的小霞。
  “喏!”我们慢悠悠地走着,我随手指了指一家饰品店,“你想要什么?”
  “我要……”她忽然间站到我面前,认真地看着我,坚定地说:“你!”
  “我要上班,没空。”我果断地扭过头去避开了那双无限渴望的眼神,真怕稍不留神就点了头,而我的心脏在身体里蛮横无理地抗议着我的答案。
  “和你在一起我没问你要过什么,唯一想要的就是你陪我。”她凑到我耳边轻声说,后面的两个字不停地在我耳蜗里盘旋,余音袅袅。
  “小霞。”我双手环抱着她,用力到想将她整个人扯进我的身体,“我真的想你了。”我丝毫不顾在旁经过的人们,蜻蜓点水地在她唇上滑过,她先是有点不可置信的惊讶,然后欢愉地眨了一下眼睛。
  我和小霞是不适合在公众场所里大摇大摆的,像我们这种关系,最好的去处便是宾馆。我提议说去宾馆坐坐,她不假思索就答应了,并且有点期待地首先迈起脚步。很多时候我都在想,如果没有和秋兰结婚,我现在的老婆一定会是小霞,上天故意制造了这一出相逢恨晚的肥皂剧,小霞是我高中时候的初恋,因为考上了不同的大学我们就好聚好散地分手了,当时我们信誓旦旦地许下承诺,说好将来要在一起工作,一起生活,我食言了,在分开的一年之后我就忘记了这个当时让我撕心裂肺的承诺,在大学期间也交过两个女朋友,但都是抱着游戏的心态来逢场作戏,直到我出来工作之后遇上秋兰,相恋四年之后走上了婚姻之路,然后很戏剧化在一次同学聚会里碰见了早已记不起样子的小霞,我们像对老朋友一样在窗户旁边聊着过去发生的一些趣事,出乎我意料的是她竟然直言不讳地细声对我说“我一直都有想你,即使这几年我有过男人,但我依旧想着你”,就是这一句看似虚言但其中蕴藏着剧烈的感情起伏的话将我带回到当时和小霞相恋时的日子,也终于明白到为什么在小霞之后所遇到的女人都少了一种分外亲切的感觉,这种感觉我也没有在秋兰身上感觉到,纵使我深爱着她。那天之后,我和小霞就开始紧密联系,直到一次醉酒之后她给我送上她珍贵的贞操,以此来证明她多年以来的想念和那年那时的认真,我知道自己没有拥有的资格,但最后还是毫不犹豫地扑到她身上,缠绵过后我清醒过来,却没有丝毫的罪恶感,无可否认的是,在我心里,确实还有属于小霞的一席之地。
  来到宾馆,轻车熟路地开了房。我紧抱着小霞,靠在墙角边,我的身心在抱着她那一刻起无比放松了下来,闭起眼睛嗅着她身上的香水味,她的发质柔顺到让我爱不释手。
  “若羽……”她嗲声嗲气地说:“又有人泡我了,怎么办呢?”
  我睁开眼睛看着她,今天的她粉刷了脸庞,显得更加动人,将她和秋兰对比起来她却败得毫无悬念,和小霞在一起时的感觉,秋兰永远也给不了我,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可以这么肯定,同样地和这两个女人谈过情说过爱,同样地和这两个女人上过床,而这明显是两个女人,我承认我自己是一脚踏两船,我有外遇,我出轨了。但请你相信我,我真的感觉不到任何的害怕和罪恶,甚至觉得我所拥有的两个女人是上天给我的礼物。
  我不能失去其中一个。想到这里,我一把将小霞推倒在床,我整个身子压了上去。
  
  5
  出了宾馆之后我惊讶地发现,原来在我和小霞进了宾馆之后就下起了雨,整个街道都被雨水洗刷了一遍。是宾馆里的隔音效果太好还是雨势太小,在我风卷残云的同时竟然丝毫也察觉不到外面的世界正在翻云覆雨。我看了看和我一起行走的小霞,是不是她,让我大意到我的世界里只有她。和小霞在地铁站分了手,由于这种隐蔽的关系导致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机会再见面,所以每一次分手都是依依不舍,一步三回头。小霞似乎很明白,作为小三的她实在是没有挽留的权力,即使她眼睛里泛着波纹也不会开口留我。
  回到家里已经是下午六点,饭桌上的电饭锅亮着灯,厨房里传来剁砧板的声音,我的小宝贝灵儿在小床上熟睡着,我走过去用手指点了一下她粉嫩的鼻尖,跟着就回了房间,我没有看到平日里秋兰随身携带的挎包,她不在,我那颗好像坐过云霄飞车的心安静了下来。我程大字型重重地往床上一躺,惯性的反弹震动着我的脑袋,然后小霞和秋兰这两个女人的脸就在我脑海里渐渐地清晰了起来。对于这两个爱着我也被我深爱着的女人,在不想失去小霞的同时我又必须隐瞒着我深爱着的秋兰,在不想让秋兰知道的同时我又想方设法去和小霞见面。我无法预知秋兰知道我和小霞的事情之后会怎么样,是哭还是闹我都不愿意去想。我告诉自己一定不能让那样的一天到来,无论对秋兰或是小霞都没有好处。我甚至没有想过和小霞的地下情会持续多久,也许某一天她厌倦我之后就会甩了我,或者我会再一次移情别恋爱上其他女人,我唯一清楚的方向是,绝不能和秋兰离婚。
  想着想着,灵儿突然闹了起来,我立即来到厅里将她抱起来,“乖喔乖喔”我想她只是象征性地嚷几下,想告诉我她醒了,她的眼睛和秋兰一样充满灵性,十分可人。我突然之间全身打了一个激灵,心中一振。
  我终于找到了为什么不能和秋兰离婚的理由。
  
  第二部分
  1
  我结了婚,并且生下一个健康可爱的女儿,有一个相敬如宾的好丈夫。我以为生了孩子的我会像所有有了孩子的女人一样会因为废寝忘食的照顾而心力交瘁,脸上会因为日夜颠倒而熬出雀斑,会因为睡眠不足而导致内分泌失调,可我没有,一直都安然无恙,除了坐月子的时候体重升了一点之外我觉得自己一点儿变化也没有。婆婆很疼这个小宝宝,为了照顾好宝宝她还特意和公公分房睡,自从宝宝断奶之后我就没有操心过,奶粉,纸尿片等宝宝需要的生活用品婆婆都在运筹帷幄之中,我只是偶尔买些玩具和衣服,下班回来抱抱她,偶尔和她睡了几次觉。或者我这个母亲做的不够称职,可我真的很爱灵儿。   

www.633.net 1

www.633.net 2

文/静话心是

秦风打电话回来给灵儿说:“亲爱的,今晚你先睡了,我不回去了,这会正在陪客户。估计后天才能回来。”灵儿对着电话发脾气,“不回来,永远别回来,整天忙忙忙。”话还没有说完,那头就传来电话的嘟嘟声,秦风挂了电话。

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好像在为小霞难过。云梦山,此时水汽弥漫,如梦如幻,犹如人间仙境。

灵儿躺在床上想,秦风这会干嘛呢!他真的是在陪客户吗?还是在陪别的女人。灵儿的心乱了,手里的书拿起来又放下,来来回回重复着这些动作。家很安静,自从(狗)毛毛被卖掉之后,这个家就只有灵儿一个人了。她常常一个人在房子呆一天,一整天都不说话,追剧,看书,或者在房子里转来转去。

可惜,没有下雨的云梦山,就是穷山恶水,跟仙境完全不是一回事。

秦风对灵儿很好?嘘寒问暖,每天即使不在家也打电话回来很多次,告诉灵儿该吃饭了,该出门了,或者让她出去散散心。灵儿只是嗯,哦。

老天不会天天下雨,所以那云梦山就跟梦一样,终究会梦醒,破碎,更添心伤。

灵儿有种感觉,自己已经不属于这个世界,有时候她总觉得所有的一切都很虚无。

云梦山如今还没有宽阔的水泥路,还是很多年前那般弯弯曲曲的山间小路。路的两旁杂草丛生,树木茂盛,多是普通的松树,还好没有不知趣的往路上生长。人若像树一样恪守规则,人间自会少些怨恨和悲剧。

她经常一个人坐在桌子前面画画,画里的人很多都是扭曲的。她告诉秦风,这是她自己的灵魂。

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秦风总以为她在跟自己开玩笑,总是会摸摸灵儿的头,亲吻她的额头。

小霞,一个才5岁的聪明可爱的姑娘,一个另人无比心疼的姑娘。

灵儿有时候会问秦风,如果有一天我疯了,你会养我吗?秦风总是会斥责灵儿乱说话。

她在两岁的时候便失去了自己的亲生母亲。准确的说是被亲生母亲抛弃了。从此,她就由奶奶抚养,也再未见过自己的亲娘。

现在的灵儿会常常想起过去,想起那些年,那时候他们一无所有,但是却时刻相依相偎。

她的妈妈是一个外地来的女人,长得还算漂亮,穿着打扮较为时尚,尤其是那耳朵上的两个圆形的大耳环,似乎都有碗口那么大。她和小霞爸爸是在深圳一家电子厂打工相识相恋的,之后便随小霞爸爸回到了云梦山办了喜事儿。凤凰村里的男男女女,只要是没出外打工的都帮着张罗,毕竟住在云梦山上的就那么两三户人家,山下的乡亲不帮帮这个没爹的娃儿,还能指望谁呢?大红灯笼高高挂,烟花爆竹齐绽放,敲锣打鼓入洞房。本以为,这辈子可能会打光棍的李云翔高兴的合不拢嘴。

她总是在秦风面前悼念那些日子,悼念他们在风雪里前行,为了30块钱,发一天的传单。会为了一千多块的工资,忍受领导的谩骂。灵儿说,秦风我总觉得那时候自由,现在好像没有了自由,总是觉得待在笼子,飞不出去。

生活总是在不经意间赏你一块糖,却又在下个路口狠狠地给你一巴掌。

秦风有时候很温柔,有时候很暴躁。在灵儿念叨这些的时候,他总是沉默,偶尔还会反抗说上一句,你越来越神经了,真不知道你想要什么。

谁曾想云翔媳妇儿生下小霞后的第二年就偷偷跑了,还带走了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这下子对这个家的打击近乎是毁灭性的,可是为了小霞,这母子俩还是咬着牙坚持了下来。

灵儿却不生气,只是看着秦风笑,悄声说,原来连你也不懂我了。

当生活失去希望的时候,咬紧牙关,挺过去。挺住,意味着一切!

三十多岁的灵儿依然很美,优雅大方,容颜俏丽,有很多男人爱慕。

如今,小霞都上幼儿园了。这孩子懂事,从来不和奶奶闹,只是偶尔也会感到好奇“为什么别的孩子都有妈妈,自己却没有”。奶奶不知道如何回答她,不敢看那双天真的眼睛,心里又痛又恨。

可是灵儿总是待在房子里,一年也出去不了几次。每天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站在窗前等待秦风回家。

“孩子,妈妈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要到小霞考上大学的时候,妈妈就回来了。妈妈要给小霞赚很多很多钱,买很多很多的礼物,所以小霞要乖乖的。”小霞奶奶在说的时候,心里明明在滴血,却要表现的好像自己说的像真的一样。

最近秦风经常夜不归宿,留灵儿一个人在家。

也许,不让仇恨传递,这也是一种伟大。

秦风不回来的时候,灵儿就会整夜失眠,在房间里踱来踱去。或者坐在阳台上抽烟,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走过夜晚,天慢慢的变亮。她才能从焦虑中走出来,迎着太阳微笑。

小霞妈妈,自从离开云梦山之后再有没有回来过。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和什么人在一起,午夜梦回又会不会想起自己曾经还有过那么一个可爱的女儿?有没有在某个晚上梦到自己的女儿找妈妈,问妈妈要一个礼物——幸福快乐的家?

秦风不回来的日子她几乎不睡觉,很困的时候,她就自言自语。跟自己说很多话,有时还会笑出声来。灵儿笑的时候,像牡丹盛开的样子,很美。

身为一个母亲,竟然能够为了自己的幸福,牺牲自己亲生女儿的幸福,简直就是犯罪。

秦风回来那天,她会很早上床,躺在床上看书,这时候的她跟平日里在房间里的她完全不一样。这时候的她看起来很正常,像个人。平时的她很诡异,像个妖,不食人间烟火,又贪恋红尘放不下情丝。固执,执着,把自己放在痛苦里煎熬,却脸上挂着笑容。

人可以自私,也可以追求自己想过的生活,追求自己想要的幸福。这原本都是无错的,这也是每一个人所拥有的权力。但,如果一味的以个人利益为前提,去无条件牺牲他人来成全自己所谓的幸福,这太无耻了。

每次秦风回来,灵儿都会要求秦风跟她做爱。她眼睛瞪得很大,看着身上的男人,手抚过秦风的脸颊,吻落在男人身上的每一处。直到他把她按到在床,给予她猛烈的冲击。这时候的灵儿会叫得很大声,叫声像极了猫,充满魅惑又夹杂着一丝凄凉。

生而为人,我们不能只为自己着想,也要设身处地的去为别人考虑,否则又与禽兽何异呢?

灵儿的脸上始终挂着笑容,有时候有眼泪顺着眼角滑落,可是她的笑像是一张面具,始终在那张脸上绽放。秦风离开灵儿身体之后,灵儿就会蜷曲起来,窝在床角,很快睡去。

本文由www.633.net-www63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633.net秦风打电话回来给灵儿说,藏在内心里的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