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文章

当前位置:www.633.net-www63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 > 文学文章 > 哪些班须求教师了,  阿垒的爹爹身故前

哪些班须求教师了,  阿垒的爹爹身故前

来源:http://www.viphaoziyuan.com 作者:www.633.net-www63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 时间:2019-10-06 15:51


  阿垒的老爹去世前,告诉了他一件惊天的秘密:阿垒不是他亲生的儿子,而是十五年前一个人贩子走投无路时将他寄存在他家的。阿垒原本不相信,左邻右舍的乡亲明里暗里告诉他,他的老爹所言不虚。尤其是隔壁的朱大婶信誓旦旦地说:没错,我还凑了一百元钱给那个人贩子当路费……唉,那个人贩子看起来也怪可怜的,一身破破烂烂的,我实在是看不过眼才那个的……
  阿垒十八岁了,刚刚高考完,这噩耗痛击了他。虽说不是老爹亲生的,可也养育了他十五年,恩情似海深啊!阿垒用小煤矿补发的抚恤金,厚葬了他的不是亲生却远胜亲生的老爹。守灵七天,阿垒一连七天泪水未曾干过,以致眼睛充血。朱大婶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无限叹息道:冇白养,少有的孝子!
  阿垒发送了他的老爹,回到家里,望着斑驳的墙壁怔怔地发呆。老爹走了,从此一个人孤零零地虚度光阴。他原本习惯了他的中年老爹的烟草味,顷刻之间,物是人非,这孤单单的日子该如何过?他遇到了世上少有的难题,享了十五年的父爱,一朝断流,心是何等的痛惜哦!
  阿垒默默地跪在他老爹的遗像前,不停地喃喃自语:爹,不要不管我,不要不管我,我还没有孝敬您呢,我还没有给您买过一盒香烟呢……
  阿垒的夜漫长,在香烛纸烟的弥漫缭绕的丝丝薄雾中,阿垒似睡未睡、似醒未醒,处在这一情状下,天蒙蒙亮时,忽然,院子里一声巨响,惊异了迷糊状态下的阿垒。惊异中的阿垒慌忙站了起来,刚想去院子里探看究竟,半空里忽然传来凄厉而凄恻的声音:
  “好心人,照顾好我的儿子,菩萨保佑你……”
  阿垒刚要抬腿去到后院,忽然前门传来清亮且挠心的婴幼儿的啼哭声。晕头转向的阿垒,跌跌撞撞的跨到前厅,一把拉开了大门。
  门边放着篮子,篮子里铺着一件枣红色尼子大衣。敞开的大衣躺着一个粉嫩粉嫩的像是才出生不久的男婴,胀红着的小脸,没心没肝没肺似的哭啼着,一下子揪紧阿垒的心。
  阿垒一阵愕然,见婴儿哭啼得很是可怜,恻隐之心顿生,便将来路不明的婴儿抱起。婴儿胸前有张字纸:好心人,请收留我的儿子,有恩必报!我儿羊年6月6日午时所生……
  听到婴幼儿的啼哭声,朱大婶一步三摇地赶了过来:“造孽啊,阿弥陀佛……”看了看阿垒怀里的婴幼儿,眉头一皱,道:“还是送福利院去吧,那女人前世作了么事孽,来害人……”
  “大婶,真要把他送福利院?”阿垒很有些纠结。
  “你不打算上大学了,阿垒?”朱大婶并不同情阿垒怀里的婴幼儿,她异常讨厌非婚生子。这明显的就是非婚生子嘛,这要不得,要不得,完全是孽障。
  “大学当然想上呀,可我有点不舍哦……”阿垒的丹凤眼看了一眼朱大婶。
  “傻瓜,你手里抱的可是不祥之孽债,你快送走吧,莫连累了你一生!”
  阿垒虽有不舍,但不能不顾及自己的前程,思忖朱大婶所说的话,甚觉有理,于是点点头,道:“您说得有理,那就把他送往福利院算了。”
  
  二
  阿垒从福利院回到家里不久,便接到了福利院的电话。阿垒本不想再管,可内心受着折磨与煎熬,踌躇片刻,搔搔头,便骑着摩托车赶了过去。
  一见阿垒,福利院院长便叫苦连天的嚷了起来:“你还是把他抱回去吧,哭个不停,没完没了,唉,前世里的怨孽!”
  没等院长把话说完,阿垒拔腿跑向后屋。“喔哇、喔哇”的哭啼声刺破阿垒的耳鼓。阿垒的心有点颤颤地作痛,便不管不顾的三步两脚跨了过去。“我来……”阿垒从福利院阿姨的手里接过小宝,抽抽噎噎的小宝忽地止住了悲怆的哭声。
  “咦呀,看来小家伙还是跟你有缘……”福利院阿姨抚抚小宝哭得扭曲的脸,道:“还是你抱回去抚养吧,好歹也是一条性命,好歹也算是你积德。”完了她还这么重复一句,“看起来小家伙跟你特有缘……”
  是有缘吗?阿垒苦笑了。自己是条烂命,又搭上一条更烂的命,不觉思忖道:我前世里真的作了恶?想想,凄然一笑:“是有缘,唉,同病相怜……”话未完,阿垒疾走,刚出院落,苦泪奔涌而出。
  “小宝,我们同病相怜,唉,前世的怨孽……”
  摩托车一路小跑,终是回到了所谓的家。
  朱大婶提着一篮子西红柿正好路过,见阿垒又把弃婴抱了回来,上前数落道:“阿垒,你这可是犯傻哦,你带着他,看你怎么娶老婆?!喜当爹你是想疯了罢?!”
  阿垒一听,呆了呆,好半晌才道:“大婶,我若不带,小宝的命就没了……”
  “福利院是干啥子吃的?阿垒,你呀,你犯傻不说,而且还犯贱!看看吧,今年十八岁的你,要上大学,大学完了还得找工作,工作了还得谈恋爱娶老婆,你带着他,你是要把自己毁了,你一生都毁了!”朱大婶有些愤愤不平。
  阿垒面露难色,道:“大婶,这些都是以后的事儿,最先的事就是要把小宝养活养大……”
  朱大婶把篮子朝地下一搁,怒行于色,嚷道:“你自己都养不活,你拿什么养活他?!不是靠嘴巴子说说的,你晓得一袋奶粉几多钱吧?大几百,看你有没有那多钱买……”
  阿垒脱口而出:“我去当小工挣钱养他!”
  “你乳臭未干,身材单薄,泥瓦小工是你能做得了的?!生得贱!”朱大婶拾起地下的篮子,气哄哄地走回自己的屋门口,抬腿跨了进去,“砰”地一声将门关上。
  一阵错愕,阿垒抱着小宝回到了自家的里屋。他将小宝放置床上,笨手笨脚地给小宝换了尿片,见小宝不哭不闹了,便回到厨房,烧了一壶开水。好在听说过如何调制奶粉,水开后,阿垒将奶瓶灌满开水,然后加少量的糖。一边搅拌着奶粉,一边寻思道:“咱自己儿子都没当够,唉,还喜当爹,作的那门子孽?”
  过了片刻,试试,奶粉不烫嘴了,于是双手捧着奶瓶,小心翼翼地回到了卧室。“小宝,你要乖噢,乖乖的喝奶粉哦……”
  阿垒试着换了几种方式,这才选定了合适的方式,开始给小宝喂奶粉。小宝躺在阿垒的怀里,贪婪地吸着奶嘴,吸得那么欢。看着小宝那么欢的吸着奶嘴,阿垒感觉有一种说不出的成就感。
  “小宝,我们是一家人了哦,你要听话哦,不许胡闹哦……”
  阿垒的心情逐渐好起来。
  夜深了,阿垒睡不着,想想朱大婶说的话,心里冷热交错。小宝是命中注定要养活的,以后要上幼儿园,上小学,上中学,上大学,等等,或许大学毕业了就可以好好歇一程,那时再考虑自己的恋爱婚姻得了。只是,小宝目前的头等大事是赚钱买奶粉,不是喝西北风。但是,从哪入手呢?
  阿垒思来想去,突然,眼睛一亮,猛地一拍大腿,叫道:“有了,天无绝人之路,同学王智浩的老爸就是包工头,也许跟他说说一准成!”
  这般思来想去,那黝黑的天也被阿垒折腾亮了。
  “朱大婶,帮我看看小宝,我去找事。”扒拉完一碗面条,兴奋的阿垒来到朱大婶的家,高兴地嚷嚷。朱大婶盯着阿垒看了又看,鼻子里泻出一股浊气,像是吃定了阿垒似的,“看小宝可是可以,几多钱一天?”
  阿垒一听,又是一愣,想想,唉,世道真的不同了。脸色稍稍变了变,便又强作笑脸:“大婶,钱好说,我上了工就给。”朱大婶乜斜着眼,牙签剔着牙缝,板着脸,道:“说呀,一天多少钱?”阿垒暗暗思忖了一会,便笑说道:“大婶,咱也是迫不得已,这样吧,您也吃点亏,算是帮个忙,我呢暂定每天给您五十元辛劳费,不知您意下如何?”朱大婶白眼一翻,道:“我是个冇见过钱的人哪?五十块钱哄鬼!”阿垒急了,道:“做小工一天也就八十到一百,大婶啊,小宝还要喝奶粉哩!您行行好!”朱大婶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她这般说道:“我是见不得私生子,若果小宝来路正,我不要你一分钱帮你照看,看他来路不正,还不一定有什么灾孽,你也不一定能从他身上讨得了么事好,我是想让你罢手,莫自作孽不讨好,还惹一身麻烦!”阿垒舔舔干涩的嘴唇,朝朱大婶双手拱了拱,道:“拜托,大婶,帮帮我!”
  朱大婶看阿垒可怜兮兮的样儿,心下也软了,道:“去吧去吧,以后绝莫做傻事!”
  阿垒又再拱拱手,道:“多谢大婶!”
  
  三
  “嘻嘻,喜当爹……”王智浩见到疲惫不堪的阿垒,打趣道。
  “笑我干嘛,愁死了……”阿垒揪着死党王智浩的脸蛋,咬牙切齿。
  一把打落阿垒蛮力的手,王智浩笑说道:“我巴不得喜当爹呢,可咱就冇那个福气,你小子真行哪!是哪位菩萨发了善心,连人世间琐碎的程序都免了,外带还给你送来个儿子,你是夜夜笑醒啊!”
  阿垒挨着王智浩坐下,摇头叹息道:“唉,天下好事都被我占了。奶奶的,咱大学读不成不说,还得要为那个菩萨送的傻小子想法子赚钱来买奶粉。”
  “你傻呀,干嘛不送福利院?活在当下,先要为自己着想。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王智浩唾沫子横飞。
  阿垒揩了揩脸,说:“这我懂,早八百年就懂了。你以为我傻?不是的,我的确是不忍心。”
  “有什么不忍心?!我说阿垒呀,你又不欠他的,无缘无故的当了接盘侠,受累的还是你自己,想开点不就完了么,直接丢在福利院,你好他也好!”王智浩的嘴皮子不赖。
  阿垒就道:“也是很奇怪。那天我把小宝送到了福利院,后来福利院打电话我,说小宝哭个不停,我心里有点难受,便去了。没想到,我去了,抱着小宝,他竟然不哭不闹了。院长说,小宝跟我缘分不浅,让我带回来,我就带了回来。”
  “你傻叉呀,那是院长忽悠你,你还真以为菩萨送子!阿垒,同学们说你固执说你坚持原则说你傻冒,原先我不信,现在想不信都难!大学跟你无缘了,你还要养他到十八岁,还要给他买房,还要帮他带儿子,罢了罢了,这一生你呀你成了他的奴隶。恭喜恭喜你咯傻叉喜当爹,蠢货!”王智浩一顿数落。
  噘噘嘴,阿垒便道:“浩,事已至此,再多说,这也是既成事实。眼下,最重要的是找个事混混手。”
  “我说罗,无事不登三宝殿。平时不想着我,有事就来找我。咱看透了。说,是不是想找我爸找份事做?”王智浩站在了智慧的制高点上,差点笑出声来。
  “当然是找你爸。我想混个小工做做。”阿垒的笑容收敛了,因为工作的事非儿戏。
  “好说,只要你有力气。”王智浩眉毛往上一挑,道:“对了,垒,别人当小工八十块一天,我跟我老爸说说,让他给你一百块或一百二十块一天。”
  阿垒一听,有点小激动,道:“那我真得好好谢谢你了!”
  “哈,拿什么谢我?”这下王智浩完全占据了天下所能有的制高点,反手捏住了阿垒的脸蛋,放肆地笑道:“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痛,傻瓜……”阿垒只得任由王智浩捏着粉嫩的脸蛋,他生怕有什么不地道的举动惹王智浩生气,使到手的鸭子飞了。
  好在王智浩识趣,忙也松了手。王智浩笑笑,说:“到底拿什么谢我?”
  “你说,我能做到的,一定……”阿垒突然间紧张起来,生怕王智浩提的要求特过分,比如要他摘天上的星星什么的。
  “垒,你紧张啥?紧张个毬,我只是想和你结拜兄弟,咱稀缺弟兄,明白?”
  “明白。”阿垒心中的一块石头终是落地,“我也希望有位兄弟相互照应。”
  “傻垒,你几月份的?”
  “我公历八月份的,你呢,浩?”
  “哟哟哟,傻垒,你是我哥,我公历十月份的。”
  “呵呵,那你叫我哥……”
  “没门,等你有成就着,快滚……”
  “呵呵,我自己慢慢滚……”
  阿垒和王智浩嘻闹着达成了拜把子的约定。
  
  四
  一转眼,小宝三岁了,而工地上挣奶粉钱的阿垒,肤色也已成了健康的古铜色。九月份幼儿园就要开学了,阿垒要送小宝上幼儿园了。
  “爸,我们去哪儿?”小宝在阿垒的怀中歪着小脑袋甜甜地问。
  亲亲小宝的额头,阿垒笑着说,“宝宝,你不是想要上幼儿园的么,我送你去上幼儿园呀!”
  “就是那个有好几部滑梯的园子么,爸爸?”小宝眨巴着一双明亮如黑宝石的眼睛,探究地问。
  “真是我的乖宝宝,什么都记得!”阿垒由衷地赞叹道。
  “爸爸,你可要来幼儿园接我哦,不能不要我哦……”小宝噘着红红的小嘴儿说道。
  “乖宝宝,我下了班就来接你回家。”
  “要是你不接我回家呢?”
  “怎么?说,你将怎么怎么的?”
  “我就哭,一直哭,一直哭到你来接我回家。”
  “小宝是乖宝宝,不哭的……”
  “爸爸也是乖宝宝,嗯,不是,是大坏蛋,嘻嘻,爸爸是个大坏蛋,大坏蛋大坏蛋……”
  “小宝是小坏蛋小坏蛋小小的小坏蛋……”
  阿垒怀抱着小宝,一路逗趣着来到了市中心幼儿园。
  见到了市中心幼儿园园长,阿垒说:“园长,我给小宝报名。”
  “有户口簿吗?”园长问道。
  “户口簿?”阿垒吃了一惊。
  “对,户口簿。幼儿报名需要户口簿,否则报不了名。”
  “园长,他没有户口……”
  “没有户口?你是来凑热闹的还是来耍我们的?”园长的脸色一沉,感觉是被耍了。

       二十二岁,我跨进了幼儿园的大门,做了一名实习的幼儿教师。迎接我的是一束束纯真而带着探究的目光,孩子们打量着我这个自己还需要老师的老师。带着对美好未来的憧憬和希望,我开始了我的实习。

本人独生女,在外人眼里我是被捧在手心里的小公主,可是只有我知道生活其实欺骗了我。

      说起我的实习经历,也是挺坎坷的吧。全员12个班,几乎每个班都待过。刚适应了这个班,哪个班需要老师了,园长就立刻把我调到哪个班,就像球场上的替补队员一样。我们主班老师为此调侃我,“辛老师就是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这让我想起了老子的《石头与砖头》的这段话,“石头寿命长人们却不择它,砖头寿命短,人们却择它,不过是有用和没用罢了.天地万物莫不如此.”是的!人生的价值不在于生命的长短,也不在于获得多少,而在于他是否为他人和社会多做奉献。我想,我愿意做这块砖!

我爹,一名司机,脾气暴躁,就像众多开车的司机师傅一样,谁挡车道了,就骂骂咧咧,我一向很鄙视他这种行为,后来我学车的时候,谁挡我道了,我也有骂人的冲动,着实把我憋着难受,但我坚决不能学我爹。

       初入小三班这个大家庭,我的目光便被他深深地吸引了。他姓李,名政禹。(小名叫小宝)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甜甜的酒窝,笑起来还有点坏坏的。再往下是一身帅气的皮衣,一双酷酷的汽车鞋。帅呆了!

从小我爹就对我要求严格,从学习到生活,小时候学习还可以,每次放学回来也很乖地把作业写好再玩。但是人的欲望就是无穷的,我爹总觉得她闺女是天才,还能更好。于是我的苦逼童年就开始了,小时候女生总喜欢跳橡皮筋,跳绳什么的,我也很喜欢,而且技能还很强。学校里同学都有自己的橡皮筋,我缠着老妈给我也弄了一个,在家里玩的时候,因为没人陪我,我就把橡皮筋套在椅子上面,开心的自己玩自己的。可是几天过后,我爸看不下去了,觉得我玩物丧志,把我的橡皮筋给扔了,至今那种伤心依旧铭记在心。

图片 1

图片 2

      “我要妈妈”  ,“ 我要回家,  妈妈是不是不要我了”。这是小宝再幼儿园说的最多的话。刚来幼儿园小宝就比别的小朋友爱哭,别的小朋友来幼儿园的第3天就能在大人离开后的一会停止哭闹,自己玩玩具了还能和老师一起做游戏。可小宝在早晨来园时不停的哭闹,像膏药一样粘着妈妈,不让妈妈离开。

在该玩的时候,父母应该给孩子更多的自由,还孩子一个简单美好的童年。

       在老师上课的时候,他吵着着要老师打电话。“老师,妈妈什么时候来接我?给妈妈打电话让她来接我。”就这样反反复复的强调着。

我爹对于我的犯错,有个狠招,罚跪。记得有次我跟小伙伴去河边玩,本是偷偷摸摸去的,不巧却被我爸撞见,我当时吓得傻站着,连逃跑都不会了,然后我哭着被我爹拎了回去。回到家,我爹说我的眼泪不值钱,哭没用,就让我面壁跪着,我记得我应该跪了2个半小时,是有史以来罚得最长的一次,我老妈试图说服我爹,可按他那种脾气怎么可能说得通。那时我也是傻得可爱,我只要被我爸罚跪了,谁拉我都不起来,唯独我爸发话了才敢动弹。

     

图片 3

图片 4

多年以后,我才懂得我爹是担心我的安全,河边极其危险,那时候父爱有点重,我不懂

午饭的时候,小宝又开始哭闹了,不肯吃饭,非要老师喂才肯吃。不停的走来走去,甚至往门外冲,要出去找妈妈。早午点也不吃,若是遇到饼干那些,直接用拳头捣碎或放在地上踩碎,然后扔到垃圾桶或书包里。看他那皱着的眉头,气鼓鼓的样子,就像一个小恶霸。

我爹对于我的生活习惯也是很苛刻,比如什么吃饭不能趴桌子,鞋带要放进鞋里面,哪拿的东西放哪去……我有个毛病,看书喜欢哪看完放哪,我爹在严肃提醒我无效后,最后把我的书给扔了,真扔了!我那时又气又悔啊!可是我爹卻摆出我已提醒多次,你不悔改活该的样子,好像书丢了不要他钱买似的。

本文由www.633.net-www63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哪些班须求教师了,  阿垒的爹爹身故前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