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文章

当前位置:www.633.net-www63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 > 文学文章 > 她说的是爸爸,又由远到近

她说的是爸爸,又由远到近

来源:http://www.viphaoziyuan.com 作者:www.633.net-www63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 时间:2019-10-06 15:51

(一)
  “妈妈——妈妈——”
  “奶奶——奶奶——”
  声音由近到远,又由远到近。罗伊和女儿的喊叫声响彻了整个小区。
  “听着真揪心,瞧这一家人。”
  “一定是没看好,又走没了。”
  “罗伊这日子真不知怎么过得下去,老婆又跟别人走了。”
  “一人一命啊,身不由己,只是没摊上。”小区住户七嘴八舌地议论着。
  声音渐渐地远去,在相邻的小区扩散开来,声音有点嘶哑。天色渐暗,罗伊和女儿拖着疲惫的身躯往回家的路上走。见人就问看见一个迷路的老奶奶没有?有的搭腔说没有看见。有的多问几句,还是说没有看见,有些人都不搭腔,急匆匆地擦肩而过,罗伊很伤心。带着小慧往家里走去。
  “爸爸,不找啦?”女儿小慧带着哭腔,罗伊没有回答,是不好回答。
  晚饭是罗伊在回家的路上买好了的,知道今天是别想有时间烧晚饭了,接到女儿电话的时间是在下班前一个小时左右。罗伊关照了下属,提前离开公司的。
  罗伊从冰箱里拿出一袋旺仔小馒头,一听草莓酱和四个炸鸡腿,旺仔小馒头和草莓酱是在附近超市买的,炸鸡腿是在菜场后门一个摊点上买的,这种油炸的鸡腿不利健康,罗伊很少买,有时给女儿买几个解馋,女儿正在长身体,十四岁是女孩撺个头的时候。
  趁着女儿吃饭的时候,罗伊到阳台去拿出手机给姐姐打了个电话,
  “大姐,妈又不见了,对,是小慧放学回家发现大门开着,奶奶不在家,给我打电话,我没到下班时间就回来了……找了,没找到,嗯,我知道了,我马上就打。”接着拨通了110的电话,
  “我是110,请讲话。”
  “我报警,母亲下午走失,直到现在没有找到。”
  “请说明你的住址和你母亲的衣着形体特征,是否有精神问题?”
  “我是善水社区八幢四零二室的住户,罗伊,母亲戴玉兰,六十四岁,有间歇性失忆的精神问题。出走时穿着紫色小格上衣和黑色长裤,中等偏瘦身材,花白的齐耳短发,左手戴着一只玉镯。上衣右袋里缝着家庭地址。喜欢说:“到家了,到家了……”
  罗伊恍惚回到五年前,一大家热热闹闹,欢欢喜喜地幸福生活着,那时,自己在公司里大小也是个部门经理,每天上班下班都不用操心家里的事,妻子陈娟在离家不远的超市里,是个领班,上班时间灵活些,经常从超市带点菜回家,母亲也能将日常生活料理的井井有条,家里也是窗明几净,纤尘不染。女儿罗慧已经上小学三年级了,每天戴着红领巾不说,还是个两道杠的中队委。回到家第一个喊的就是奶奶。父亲平时喜欢喝个小酒,哼个小调,当然都是些样板戏的调子。母亲说,你也能没事学着隔壁老李早晨出去锻炼锻炼身体,呼吸点新鲜空气也好啊……
  罗伊也坐下吃饭,看到对面的女儿眼眶里噙满泪水,没有一点食欲,爱怜的眼光抚慰着女儿,其实自己的眼睛也红着,小慧跑到卫生间去洗了把脸,在镜子里看看自己的形象,小慧有些隔代遗传的特质,脸型和眉毛很像奶奶,眉梢有点上扬,爸爸和妈妈的眉毛是弯曲成弧形的。刚回到饭桌前,“叮呤呤……”罗伊的手机响了起来,罗伊赶紧打开接听,是大姐。听了一会,放下手机,和小慧说,
  “爸要出去一下,你好好吃饭,在家守着,看看书,等着消息……”
  “爸,你没吃饭呢,要么你把这个带上,有时间就吃。”小慧抽出两张餐巾纸,包上几个旺仔小馒头和一个大鸡腿,交给父亲。
  罗伊看了一眼女儿,将女儿递上来的餐巾纸包揣进了上衣兜里,出门咚咚咚下楼,骑上自行车,消失在灯火阑珊的夜幕中。
  罗伊赶到了一个老小区,在那个小巷子口,昏暗的街灯下,有人叫了他一声:“罗伊”,罗伊听出是大姐的声音,大姐和姐夫都来了。
  “大姐,姐夫,我说来,你们就别辛苦了,阿文正在备战高考,需要你们在家做好后勤,全程陪同的啊。”
  “没那么严重,阿文挺懂事的。这个,薛大妈家我去过了,妈没来过,再就是你装修时搬去过渡的那个同事家了。”
  “这好办,我有他电话。”说着给同事打了电话,那边也说没有看见母亲。既然来到了这个老小区,只好在周边转转找找,漫无目标地穿街走巷,一个小时后,三个人累得一屁股坐在一个花坛沿上……大姐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十一点四十二分,罗伊这才想到临出门的时候,女儿交代他要吃的晚饭,一想到这事,肚子立刻肌肠轱辘起来。拿出了那个餐巾纸包,蹲在地上狼吞虎咽地大块朵颐起来。
  “罗伊,你没吃饭就跑出来啦,真是的。”
  “我怕来不及,没事,小慧给我带上了,这不,挺好的。”
  “小慧这孩子真懂事,可惜这么半大的孩子说没娘就没娘了。”
  回到家已经是一点五十分了,小慧没有睡意,和衣躺在沙发上发愣,罗伊看到孩子这样一阵酸楚。走过去拍拍小慧的肩背,
  “等爸哪?去睡吧,明天还要上学。”看看不行,一下将女儿拥进怀里,像小时候一样拍着哄着:
  “乖,去睡吧,奶奶会找到的,我相信。”
  女儿去睡了,罗伊仿佛才发觉似的,女儿已经不再是那个小女孩了,那个骑在自己脖子上去看花灯,要吃棉花糖的可爱小女孩;后来会假装怕鬼,闹着要挤在父母的中间,才能乖乖地睡觉的有了小心眼的小女孩;再后来,有一次自己出差,回来忘记了她的生日,就撒娇一整天没理自己的有了个性的小女孩;看着现在已经十四岁的小慧,正在发育成熟,正是青春敏感期,也是叛逆期的年龄。母亲的出走给了她很大的打击,现在奶奶又不见了,从小她最听的就是奶奶的话,在她心里,把奶奶看得比谁都重。
  可是,我把她奶奶丢了。
  妈,你究竟到哪里去了,让我知道也好啊。不会是……
  罗伊在这些混乱的思绪中,也想到了一些不吉利的状况发生,一切的意外都是发生在一瞬间的……一夜无眠。直到早晨五点钟,110打来了电话,说是母亲找到了,是在相隔两个社区的一个楼道里躺着,被早起打扫卫生的清洁工发现的。罗伊兴奋地立刻叫醒了才睡不久的小慧。
  “小慧,奶奶找到了。”
  “找到了,在哪儿啦?”小慧揉着惺忪的眼睛问道。
  “在派出所里,让我们去接,赶紧换衣服一起去。”
  小慧换了衣服,到卫生间抹了把脸就和爸爸一起骑上车子直奔派出所去。在那里一张长椅上看到了一夜憔悴,衣服肮脏、头发蓬乱的奶奶,一下扑上去,抱着奶奶,无所顾忌地放声大哭,奶奶却没有反应,眼神游移、神情木纳,像没那回事似的。罗伊眼里也滚动着泪花,陡然发现母亲左手上的那个玉镯已经不在了,好在身体无恙,就是父女最大的安慰。
  
  (二)
  度过了有惊无险的这一夜后,罗伊更加密切地关注母亲的行动了,小慧也经常和奶奶谈心,因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以前没走这么远,就在小区能找回来。
  “奶奶,你别往外跑了啊,我和爸爸担心死了,那一夜爸爸都瘦了许多,第二天我的物理考试都不及格,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哦,老师也奇怪。问我是怎么了,我不知如何说,奶奶,你那天是怎么了?”
  “我没有怎么啊,好像有人叫我出去溜弯,我就出去了,走着走着就记不得回家的路了,天黑后,好不容易走回家,敲开门你们不理我,说不是我的家,敲了好几家都这么说,我累极了,就睡着了,后来就不清楚了。”
  “你走了很长的路,都走到迎宾小区了,那里离我们小区有两个小区的距离,你是迷路了,奶奶,以后可千万别乱出门了。”
  相安无事了一个多月,一天,奶奶让小慧搬个小凳子坐她面前,说是,
  “兰兰,我来给你梳辫子,现在流行一根独辫子。来,我会编,一定给你编个漂亮的独辫子。”小慧奇怪地瞪大眼睛。
  “奶奶,你和谁说话呀,谁是兰兰呀?”
  “听话,来,一会就编好了。”小慧由惊奇变成了惊诧,继而更是成了惊吓。晚上爸爸一回家,小慧就把奶奶和她说的话学给爸爸听。
  罗伊觉得这可能是奶奶在回忆往事,和小慧逗着玩,老年人缺少关爱,于是就和小慧说,以后遇到这样的事,你就顺着奶奶一点。让她感觉我们都理解她,关心她。这样,她就不会老想着往外跑了。
  有一天,罗伊上班后不久,发现忘记带一份资料。赶紧回家来取,想着最近老是有点忘事,做事也会分神,丢三落四。回忆了一下,那份资料昨晚还看的,就在自己房间的床头柜里。
  急匆匆打开大门,母亲不在客厅,看看,也不在她自己的房间,倒是听到一阵微弱的哼唱,循声找去,原来,母亲在书房里,躺在那张摇椅上,一面摇晃着,一面轻哼着那首摇篮曲,这是给罗伊,也是给小慧唱过的摇篮曲:月儿明,风儿静,树叶遮窗帘……
  罗伊不想打扰母亲的雅兴,悄悄地走回自己的房间时,突然看到,小慧房间里有个人,躺在小慧的床上。仔细一看,就是小慧。
  “小慧,怎么啦,你没上学,还是因为奶奶,你放心不下?”罗伊刚一说完,只听小慧“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我想妈妈。我现在要是有个妈妈就好了。”
  “这孩子,现在让我去给你找个后妈?也来不及哦,乖孩子,爸不是给你又当爹又当娘了吗?”
  “你真能当娘啊?”这一声说得罗伊一头雾水,
  “小慧,你有什么难过委屈就和爸说,说出来就会好些。”
  “到卫生间去看看。”小慧真有委屈,是缺少一个母亲的委屈。
  罗伊赶紧去卫生间看,看到水盆里浸泡着女儿的内裤,水里有一丝丝血红漂浮着,罗伊一阵头晕,这是……片刻才反应过来,女儿成熟了,有了人生第一次。
  原来是今天第一节体育课,小慧觉得小腹不舒服,但是没重视,在做立定跳远测试的时候,双腿一软,跌倒在地,老师问她是怎么回事,小慧说是肚子痛,老师怕耽误什么病情,立刻带她到校医去检查,原来是第一次来了月经。这样才委屈地想到了妈妈。
  两年前,在奶奶第一次发生走失后,妈妈就预感到一些什么,独自就离开了这个家,和超市那个供货商,上海光明乳业公司的地区代理走到一起了。罗伊也正视现实,接受了这个既成事实,平静地分手了。
  罗伊这时觉得又当爹又当娘这句话是多么的幼稚可笑和苍白无力了。束手无策的罗伊立刻跑到最近的便利店买了两包卫生巾,送到小慧床头,
  “慧儿,看看上面的说明,自己学着使用吧,爸爸就是爸爸,真的代替不了妈妈,不过我会用双倍的爱来弥补的。”
  
  (三)
  那是一个星期天,罗伊整天在家忙着,因为昨天还加了个班,很多家务事都搁在今天,一大早就用洗衣机洗了一缸衣服,小慧抢着去晾。接着去菜市场买了些平时没时间做的菜,一条鳊鱼,清蒸用的,一斤仔排,炖成海带汤后,捞出一些,做成一份糖醋排骨。再就清炒一个西兰花和拌黄瓜。
  吃饭的时候,罗伊摆好了一桌的菜,母亲去厨房拿筷子。带回来半瓶蓝色经典洋河酒。给两个碗里各倒了半碗,递给罗伊一碗,自己留一碗,
  “老头子啊,今天是我的生日,记得吗。来陪我喝一杯。”罗伊瞪大了眼睛,看着母亲迷离的眼神,知道是母亲想念走了五年的父亲了。
  “妈,爸已经走了五年,是那天晨练的时候……来,你儿子陪你喝酒,就算提前给妈过生日吧。”
  “你爸已经走了?什么时候走的,对了,都是我的不好,我想起来了,是我叫他去锻炼身体的,是我害了他……”
  这顿饭,母亲就一直在说:“我害了他,我害了他,他是个好人啊,我害了他……”
  声音越来越低,一下趴到了桌上,那两口白酒发挥作用了,罗伊将母亲扶到了她的床上。
  回到桌上的罗伊已经没有一点食欲,看着因为这一切而发愣的小慧,
  “小慧,这可是爸给你烧的你喜欢吃的菜,来,多吃点。让爸高兴。”
  这以后,母亲不时地会说;“是我害了他,害了他……”
  罗伊有天回家,发现母亲坐在客厅地上,手上拿着一段香蕉皮,对着窗外的光亮在看。小慧最近要考试,在自己屋里做功课,虚掩着门,留着心。没想到,奶奶坐在地上。罗伊闻到一阵臭味,好像是从母亲身上散发出来的,赶紧去扶母亲,这才证实就是母亲把大便弄在了身上,还洇在了地上。刚想下手,停了下来,女儿,对,女儿长大了,成人了,赶紧叫了声小慧,
  “小慧,对不起,你爸不能当你妈。也不能做奶奶的女儿,不称职啊,给你奶奶洗下吧。”懂事的小慧听到后,就主动来处理这难堪的局面,
  “爸,这不是你的错,这两年里,你已经承受的过多了,做女儿的事就让我来吧。”
  
  (四)
  罗伊已经力不从心了,四十多岁的人,已经花白了两鬓。事业正在上升期,做不出业绩,事业也就嘎然而止了。罗伊曾经出现过一个念头,那就是联系一个养老院,
  院长是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气质女士,五十岁上下。用犀利的目光看着罗伊。
  “你是出于什么理由和动机来做这个决定的呢?”罗伊被院长突然这样的问话怔住了。
  “我,我不得已动用了链条,当然,只是为了锁住微波炉和电冰箱,不知道会不会有一天为了她的出走而被迫去锁住她。”
  当那天,罗伊看到母亲将一个绒毛玩具放在微波炉里,嘴里说着,
  “兰兰,你要是长大了,这个盒子就不够了……”
  “妈,兰兰是谁啊,盒子是什么啊?”
  罗伊想让她恢复完整的记忆,而不是这些片断和支离破碎的印象。
  以前听母亲说过,那是母亲五岁的时候,家里舔了一个妹妹,不知道是养不活,还是其它的原因,死了,放在一个盒子里送出去的。
  再后来,母亲也往电冰箱里放过那个绒毛玩具。罗伊只好买了两根链条将微波炉和电冰箱都锁了起来。
  “听你的描述,你母亲很可能得了失忆方面的精神疾病,也许养老院可以解决你所说的问题。但是,对于离开了家的老人来说,她的生活质量永不能和在家里相比,因为家人的爱是唯一的,唯一能让他们身心回归的就是亲情的温暖和家庭的关爱呀!”
  这个夜晚,罗伊羞愧地将那个曾经拆掉的名片,重新缝在母亲上衣的兜里。
  罗伊知道。母亲说的的兰兰其实就是她自己,戴玉兰。
  罗伊带着母亲辗转了几个大医院,经过多次检查证实是得了阿兹海默症,就是——老年痴呆症。
  失去记忆,拼图过去,今夕何夕,阿兹海默向我们走近,罗伊宁可相信:母亲在幻觉中回到支离破碎的童年往昔。
  在女儿小慧的建议下,罗伊买回一条宠物狗,一只四个月大的金毛犬,是只导盲犬的女儿。小慧和奶奶说,家里添了一个妹妹。小慧就叫它兰兰。奶奶很喜欢这个天真活泼又聪明伶俐的妹妹,也会叫它兰兰。
  那是个星期天的早晨,奶奶梳了梳头就要出门,小慧看见了,说奶奶你要到那里去啊?奶奶说,去找你爷爷,喊他回来吃早饭,小慧知道了,担忧她出门会出事,但又不想拗着奶奶,说了声那就都早点回来吃早饭哦,回身就叫了声“兰兰”,这兰兰就放下玩着的那个大熊猫,颠颠地跑了过来。
  “去,陪着奶奶出门,要回来的哦。”兰兰呼地一声冲了出去。不前不后地跟在奶奶的左腿边,摇着尾巴,还回头看了一眼小慧。

01  爱情、婚姻

“兰兰,妈妈要去外地工作了,你在家要听你爸爸的话,知道吗?”

“颖阳,明天就结婚了,今天才告诉我!还闺蜜,真不够朋友!”半年不曾联系的闺蜜给我吼了电话过来。

“妈,你一定要去吗?我不想让你走,你走了,老爸要是打我怎么办?”

“我赶上了潮流,奉子成婚,在30脱单了,祝贺我吧。”

只听见老妈一声长叹,接着又说道:“兰兰,妈妈也不想走,可是家里经济都是靠你爸爸,妈妈没有收入来源,很多事自己都做不了主,兰兰你要听话好好读书,将来有了出息,不要像妈妈一样,受人欺负。”

“真的呀!老实说,他爱你比你爱他爱得多?如果只是因为结婚而结婚,咱不要那未熟的小东西。我挺你!”

我知道,她说的是爸爸。之前他们也总是吵吵闹闹,而且从不避讳在我和哥哥面前。那年我刚满十四岁,也懂得了一些人情世故,但还算是懵懂的。我虽然不愿,却也只能接受妈妈的离去。

爱吗?他会给我打包早餐,给我买菜,给我做饭,还说,我不是第一,但绝对是最后一个。我的思绪来了,想着老公是否爱我。

我妈不在家我自然就承担起了家里的所有家务,我爸爸是个工人,带着传统式的大男子主义,从来不做家务的,我妈也是受传统思想的影响,从小就培养我做家务的能力,还经常说,女孩子不懂做家务,日后怎么能嫁的出去呢。在中国的传统社会里,女孩子永远是被按照“嫁得出去”的标准来培养的。

“在听吗?好好想想,明天前下决定。别人的意见都他妈的不用听,听我的。他爱你,他妈爱你,就嫁!他爱你,他妈不能迁就的,咱不嫁!”

我早已习惯了这种思想,习惯到,不管在自己家里,还是在别人的家里,坐着等人做饭吃,内心都是不自在的,罪恶的,羞耻的。

“哪那么多歪理,我刚刚是想他爱不爱我,明天就登记了,还决定什么呀,再说,我嫁的是他,不是他妈,你这歪理,真是的,再说,我肚子里这个就是小生命,都2个月了。让我去泄掉我可不忍心。你呀,心比天高,哪能那样十全十美的。以后谁娶你呀,赶紧地找个人嫁了去。我得再收拾收拾去,咱再聊啊。”

那个暑假,我享受着假期的自由。没事也会和同学一起找点活干,挣点零花钱。我老爸 是个很抠门的人,很少主动拿零花钱给我的。如非必要,我也不喜欢向他开口。

“你别挂啊,好好想想,我的话可是真理,你不听老人言,到时候吃苦掉泪有你受!”

我本以为这个暑假会快快乐乐的过去的。

“得,我挂了,知道了。”

我爸有次,要请村里的一位叔公吃饭,再三邀请,叔公同意了,而我爸并没有提前交代,我便像往常一样,炒了两样小菜,叔公来时,我老爸才匆忙上街买了一些熟肉回来,就这样简单的招待了叔公。吃完晚饭,我收拾干净,也照例将高压锅用水泡上,因粘锅不容易洗净。时间尚早,叔公还未离开,与我爸看着电视攀谈着。

02  平淡的生活

我回到自己的床上,想着自己的小心思,一会儿,只听见,厨房内,叮叮咚咚。然后我爸 气冲冲的跑过来,不问青红皂白就开始打骂我,说道:“你这懒东西,锅也不洗,留着干嘛,你想学你妈吗?”

随着钢印盖下,我成为了人妇。没有婚宴没有婚纱,老公说我怀孕了,孩子不足三个月,不折腾。老公是他家里的老大,下面还有2个弟弟,各自成家了。老公自己有一建筑队,接小工程,生活不拮据,一年有个几十万,可比我这自由撰稿人好得多。

那一刻,我竟不记得辩解,只知道委屈的哭泣,然后走向厨房洗锅去,眼泪模糊了双眼,滴在锅里,用着指甲慢慢的扣啊扣,似乎要把这锅扣出洞来。

我是我家里的老幺,大姐是传统型女人,丈夫是天那种,唯丈夫命令侍从,纵使大姐夫到处拈花惹草,她也睁眼看不见。二姐是人们嘴里的判逆女,婚姻里,只要不是她无理,她都打回去,因此二姐离异,自己在外租房子住。

只听见叔公劝慰我爸说:“女孩子嘛,作为爸爸就不要管太多了,你管她怎么去操作呢,只要做了就是好的啊。”

十月怀胎,别人有的反应,我也有。别人没有的反应,我依然有。

他哪里听的进去,根本就是故意的啊。但我实在想不出来,这是为何?

家里就我一个人在,我觉得冷清,回了娘家。我妈看我难受得紧,早早起来炖粥,熬汤。到七个月,我168身高,100斤重的身材,已经变成了145斤。

从那以后,我做什么事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再惹怒他。那时,天真的我,哪里知道,噩梦正在一步步逼近。

03  矛盾初现

有一天晚上,我睡得正香,迷迷糊糊的摸到一个类似肉棒的东西,我吓的赶紧把手缩回来,我的小心脏跳的扑通扑通的,害怕极了,有一只手抓着我的手,向那肉棒摸去,而我不停的躲避,我知道此人正是我的父亲,让熟悉又让我感到陌生害怕的父亲,这一夜,就在这一躲一闪的恐惧中度过了。

婆婆妈生日,我离开娘家回去了。

从那以后我便害怕黑夜的到来。家里那道槅门是没有锁的,而我的床都是用帘子遮起来的,我并没有属于自己真正的闺房。

“哟,舍得回来了,还记得这是你家,我儿子娶的是媳妇,不是公主。哪个婆娘怀胎不都这样!就你娇贵!作吧你!要不是我上个月过来瞧瞧,还不知道我家来了个公主,让我儿子自己过活,我儿子的钱,都贴你家去了吧。”

有天我睡之前将房门,用东西给抵着,他进不来,就只能从后门出去,绕到前门,试图从前门进来,我听见了动静,吓的我赶紧起身,从后门逃了出去。我趁着月光,跑到了我的同学家,并告诉她,我在家里一个人害怕。她也并未多想。

我茫然望着眼前的婆婆妈,这是我第二次见她。她之前给二弟三弟带孩子,我就婚前见了她一次,是过来家里拿户口本,在家里住了一宿,(半夜还来敲门,让我们要节制,男人一精一血。)早上6点起来敲门让我下厨去。老公看我夜里没睡好,哄我起来去做早餐,让我给老人留好印象。早餐我烤了包,冲了牛奶。婆婆妈非得吃饭炒菜,老公直对我打眼色。我只好照做。第一次见面,就是这样。最后,老公没吃早餐就出门了,二弟催婆婆妈催得紧,她也匆匆离开。这回第二次见面,倒让我见识了她的尖酸刻薄。老公之前也说过,他妈这些年自己拉扯孩子长大不容易,让我多让让。

有一次,我真的害怕极了,就跑去了奶奶家里,大半夜,我内心的恐惧竟然战胜了黑夜带来的恐惧。

“妈,您那么早就过来了,大刚还没回吗?二弟老三啥时候来?弟媳她们都没到吗?“

我奶奶问我;“这么晚,你怎么来了,竟不害怕。”我委屈的哭。

“你是我大刚子的媳妇,老大不到,小的哪能那么快到。一个个都不省心,还说去酒店,别给我浪费那些钱,大刚子接工程不容易。在家弄,女人天生就是生娃侍候家里男人的!”他们几兄弟和自家媳妇在我快做好餐的时候过来了,我累得要死要死的。一次不开心的家庭宴。

“是不是你爸爸又打你了!”我又点头又摇头,后来就说了一句;“我爸,他晚上总是来骚扰我,吓的我都不敢睡觉。”

分开半年,我们有着需要,想着过了七个月,也没关系。当我们刚完事,敲门声响了,老公裸上身去开门。“大刚子,别太晚了,这女人,挺个肚子也能要,别累坏咱家刚子,她就舒服,躺着不用动。”看那刚与老公温存后的愉悦心情顿时变糟了。“我妈就是农村出来的,她带着我们几兄弟不容易,咱让着她,可好?”

我奶奶听见这话,便紧张的起身,看看楼下有没有别的人,然后小声的骂道:“这个畜生,他要找怎么不去外面找,竟干出这等不要脸的事。”

04  孩子来临

我听到他们如此反应,他们以为不该发生的事已经发生了,我虽然懵懂,但在电视里还是知道一二,便吓得不敢再说了。仅接着,我奶奶又说:“兰兰,这事你一定不要再告诉别人,不管任何人都不要再说了,到时候,传出去名声就不好听了。明天我就去给你老妈打电话,让她回来。”

一转眼,孩子终于要与我相见了。

我点了点头,便不再言语。

因为产前要检查,胎儿必须剖腹产。孩子刚出生,医生打开门,他们娘俩抱着孩子一溜烟就回病房了。我眼睁睁看着,动不了,门旁椅子上的妈妈和姐姐们一拥而上:“颖宝,走过了鬼门关,咱以后就是福气人。”其实,我只是想看看孩子。

第二天,奶奶给我妈打电话,说:“你还不赶紧回来,那个畜生,一天到晚的就知道打兰兰,昨夜,那么晚,跑到我这里来哭。”

住院八天,每天妈妈都准时做好三餐,姐姐们轮流来照顾我及宝贝。

我妈又着急又无奈,说自己实在脱不开身,叫我奶奶好好管管自己的儿子,我奶奶说;“儿大不由娘,现在我说啥,他能听的进去吗?”

出院的那一天,婆婆妈和老公来了,二姐大声嚷嚷:“我以为这是我妹子一个人的孩子,原来还知道是自己的呀!”

我在电话里急得直哭,这等委屈怎好说得,一来一回,我妈也有些不耐烦了,也纠结着要不要回来。

“切,你们一个个都抢着照顾孩子,也知道孩子有奶奶呀,有本事,孩子你们自己带呀,别指望我,我可是拉扯大仨,我还能不知道生孩子这事?一个个争着来,现在反倒说我这奶奶的不是!”

我就这么等啊等一个暑假都没见她回来。

二姐还想嚷嚷,妈拉住了她:“亲家母,孩子是您孙子,照顾与不照顾,那也不是你的任务,是他们年轻的事,他们自己决定吧。”

我仍然一天天的胆战心惊,有次他不再偷偷摸摸的了 ,我气的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并对他说了一句:“我真的看不起你!”他也被激怒了,捏这我的脸说,“你这个烈女,”然后将我推到在床上,我不停的挣扎,他掐着我的脖子,我这时停止了挣扎,心想掐死我算了,这时他倒停下来了,说:“我怎么舍得,你这么烈干嘛,你不知道这很舒服的,然后他竟然拿了两百块钱丢给我。”

“大刚子,人家妈让你决定,可不是我要不管你们。”

我的心真的就快死了,他推开我的衣服,那一刻我在想,如果他真的侵犯了我,我就选择和他同归于尽。也就在那一刻,我醒悟似的一下子推开了他。

“妈,这都说些啥,咱先回家,我也不能让您累了去,您照顾我们兄弟仨已经够累了。”

从此以后,我变不再对他有任何的称呼了。我心里只盼望着母亲归来。

结果,照顾孩子的是我妈。

接下来的日子他也并没有就此收敛,仍然会时不时的来骚扰我,我晚上都不敢睡熟,像和他玩着,猫抓老鼠的游戏似的!

05  矛盾再起

有一次在大街上,一个村里的姨婆跟我打招呼。

我妈搬进来了,每天早起弄好早餐,老公在半年就重了二十斤。孩子六个月的时候,婆婆妈第三次过来。我妈知道我夜里照顾孩子累,早起吃了后就抱孩子到小区晒太阳。婆婆妈却在我房门前唠叨:“都9点还不起来,想当年,我当人家儿媳妇,那可是第一个起来的。这点上,我都做了一大堆活了。”

“兰兰,你妈回来了吗?”我说没有,“那她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啊,你看你爸 那个脾气,对你那么苛刻,真是苦命的孩子,你可千万别跟他对着干,事事顺着他点,免得自己受更多的苦,有什么事等你妈回来再说吧,”

傍晚,老公收工回来的钟点,婆婆妈就抱过孩子,让我妈去烧菜。住了十天左右,我因为休息不好,忍不住对老公说了,让他叫婆婆妈早上别那么早让我起床。

我嘴里答应着,这时突然我的肩膀上被人狠狠的打了一棒,疼的我哭都哭不出来,我回头一看,此人正是我那所谓的父亲,我委屈却又不敢反抗,只听道,他嘴里传来的骂声。

正好,第二天老公不用去工地,婆婆妈8点多又来了。

那姨婆也吓到了,说道:“你这背时的,那是你亲姑娘啊,你下手这么狠!”

“颖妈,咱抱孙子出门去,大刚子照顾小的,别吵着他,让他多睡会儿。”听着婆婆妈的话,老公疑惑地看着我。我心里特委屈!

我说不出话来,带着颤抖的身子往家里走去,走到半路,一辆大货车将路上的一块石头压飞,刚好打在我的腿上,我心里如此疼痛,哪里管的了腿上的疼,心想怎么不来块大石头砸死我,不就一了百了了吗?而这一幕也被旁边的熟人看到,并议论这些什么,我哪里还管的了这些,让他们说去吧。

一个星期后,妈妈出门买菜。不到几分钟,竟然回来收拾东西要回家。

过了两天,他跑来问我,“我听别人说,你那天被石头砸到了,你怎么那么傻啊,怎么不拦下车子,让他赔钱啊,”

“闺女,咱孙子都半岁了,妈我回家去了。你自己照顾好自己,女人做人家儿媳妇,就得低头顺着长辈。”

我冷漠的看着他道:“赔什么钱,被砸死了才好呢!”

“妈,怎么那么突然呀?是不是发生了啥事?”我疑惑地问妈妈。

过几天我跟他说我想去外婆家,让他给我路费,他说:“去什么去,有啥或去的,你外婆有什么能给你的,你以为我的钱都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

“哪能有事呀,妈就是想着住了那么久,也该回家去啦。你爸那人,可就是只爱书的。”妈妈低着头回答我。

我执意要去竟被他毒打,手腕粗的竹竿都被他打断了,我竟忍着没哭,让他打心想,看他有没有本事将我打死。

我拗不过妈,只能答应她回去。

我的身上,手臂上,腿上很多伤痕,都肿了,那天晚上,他拿来药膏让我擦,我没理他,他就自己动手,我也没有反抗,大概心已经死了吧。

老公去了工地,妈叫我别送,自己一个人拿着行李走了。

那天晚上他抱着我,说了一句:“兰兰,爸爸对不起你!”

我抱着孩子,眼泪在直打转。

那一刻我的眼泪就再也忍不住的决堤了!

婆婆妈在快中午的时候回来了。一进门就唠叨:“终于知道要离开,我还以为要把我大刚子的家都占了去。”

他不知道这一句道歉,永远也抹平不了我心里的伤痕。

我心情不好,没理她,老公平时也说要孝顺。

傍晚正当我在下厨的时候,宝贝哇地哭了,我急忙出来看。只听婆婆妈对刚进门的老公抱怨:

“大刚子回来了,颖丫可能是因为你亲家母回家去了,不会带娃。这不,让我抱着,她去烧菜去了。这年轻人得学着看娃,哪能不会就不照顾啊。”

晚上,我委屈地对老公说:“老公,我没有。晚上照顾孩子不都是我,也没让你起来换过尿布。娘可是夸大了。”

老公没说话,翻过来扑我身上:“是我不够强,让你睡觉也不停吗?咱就来一回呗。两老在,咱都多久没来了。”

因为夜里的温存,我第二天带宝晚起了。

06  第一次的怒火

当我带宝在小区走走的时候,王大妈走过来:“大刚子媳妇,你妈回家了?这女人嫁了人,还收50万彩礼钱,哪能带上自个娘的。大刚子自己也有兄弟仨。不熟的人还不说丈母娘占了大刚子的家。”

听着这些话,我耳朵嗡嗡作响。这一路上,我心里乱糟糟的,旁人的议论飞入耳朵,震撼我的心。

“哎,听说,那女的妈也被带着进夫家。切,要是我家儿子带他丈母娘来家,有她没我!”

“我还听说,那女的净爱做那摊事,还是个懒婆娘!”

……

“妈,您受委屈了。我不知道您在小区里受到这样的非议。”回到家,我打电话给我妈。

“闺女,这有啥呀,确实是妈不应该在女婿家住太久的。好了好了,傻闺女。你也别怪你婆婆,她刀子嘴豆腐心。嫁到婆家,受点委屈是小事,忍忍就好,一辈子长着呢。”原来是我那婆婆妈在挑事,我忍气吞声,不想吵闹,只为孝顺你,你却这样糟蹋我的心,还埋汰我的妈,真是太无事生非了。

傍晚吃过饭,我让老公和婆婆妈一起坐着。

“老公,给礼金我妈那会儿,你给50万我妈了?坐月子是谁说不照顾孩子的?咱们住的这房子是因为我妈照顾孩子,写上我妈的名字吗?每个月你给我妈多少钱作为照顾孩子的费用啊?这一桩桩,趁着娘在这,你给说说。”

“颖子,你”老公只说了几个字。

婆婆就大声嚷嚷:“咋了,咋了,现在开始想分我大刚子的钱了,哟,狐狸尾巴露出来了。真看不出来呀,好好的人心这般贪。”

“老公,我只要你回答我。”我看着老公说。

“岳父母没要钱呀,那伙食不是颖子你给的吗?我想着你放着钱知道给岳母的。”老公疑惑地说。

“可咱娘在小区里说,我妈收了50万彩礼,连房子也占了老公你的。再说,伙食费我妈也没问我。你没给她我也没给,那就是她自己在贴补我们家啊。你自己对你自个的娘说清楚去,我不想吵架。”

那是第一次我与老公吵架,也是那之后,我们开始分房睡。

07   回乡下访亲

日子就在这样尴尬的情形过着,婆婆妈依然早出饭点回,老公在家就一声不吭,老公出门就开始唠叨。

一天晚饭后,老公对我说:

“颖子,明天咱回乡下去,你收拾一些宝宝要用的,堂叔娶儿媳妇,咱回去送贺礼。”

“老公,咱从认识到现在还没第一次回乡下。以前咋不回去呀?”我顺口问老公。

“咱那不是忙吗?娘又牵绊着几个弟弟的孩子,所以不回去。”老公随口答到。

可我心里还是有想法的。

当我看到到处是家庭别墅的时候,我忍不住问老公:“哇塞!老公,现在的乡下也是有钱人多,全都是别墅小楼呀。咱祖家是哪幢?”

“咱家三兄弟都少回来,没盖房子。来,就这。”老公带我走向一间泥房子。

“你以为人人像你这大小姐,不知米面贵,盖房不用钱啊!盖盖盖!”婆婆妈满脸不开心的指责我。

老公马上拉着我的手说:“大喜的日子,咱先进去走礼去。颖子,娘就是不舍花钱,你多担待。”

本文由www.633.net-www63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她说的是爸爸,又由远到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