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文章

当前位置:www.633.net-www63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 > 文学文章 > 李森林和付振兴只好从市长办公室里走出来,李

李森林和付振兴只好从市长办公室里走出来,李

来源:http://www.viphaoziyuan.com 作者:www.633.net-www63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 时间:2019-10-05 21:35

二十七 专家们考察完了以后,李森林的心也安了不少,周围的领导们对青山会堂装修的不同意见也少了。看来这样的考察还是必须要的,这就好像一个正上山的人,看到了远处的景色,而眼前杂草丛生根本辨不清路径,只好摸索着前行,在前行的过程中有过很多想法觉得还有更好的路选择,但走到想看的地方回头一看,才发现刚才走过的这条路是通往目的地的唯一路径。 由于春节前要开人大政协会,市委市政府决定今年的两会要在新装修的会堂里召开,所以会堂的装修就显得更为迫切一些。李森林计算着自己的时间,现在已进入了十月离春节还有三个多月的时间,因此这个月必须开始施工。但现在的情况是让哪一家来施工还没有着落,李森林有些着急,他知道到时候领导只看结果,在两会之前交不了工,你就是有千般的理由也不会有人听你的。 虽然时间紧急,但该走的程序还是要走,该办的事一件也不能少,论证完了之后,按照程序这时应该开一个标前会议,以便把常委会上领导们的意图和专家们的考察结果告诉他们,让他们尽快拿出效果图拿出预算,然后开始尽快竞标。 宏远公司来参加标前会议的是姜春花,姜春花穿了身深兰色的职业套装,把她那张白润的脸映照得更加光洁如玉,看到李森林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说:“李主任,我来参加这个标前会议你是不是感到有些意外?” 像这样的标前会议,一般公司都是分管副总或者搞预算搞设计的来就行,总经理根本就不需要来,青山市装饰公司就是来了位策划部的主任。李森林看到姜春花满脸挑衅的神态,说:“姜总亲自来了说明对我们工作的重视和支持,我一点都不感到意外。” 姜春花说:“看来李主任对我们的企业还是不太了解,总经理亲自出面,就不仅仅意味着我们对工程重视了,而是表明一种姿态,或者说是我的姿态。如果总经理出面了,我们的企业却没有竞上标,就说明我这个总经理太无能了。” 姜春花的话非常明确,她出面就意味着这个工程他们是志在必得,至于你李森林是无所谓的。李森林心里有些恼火,为她对自己的这种态度,但嘴上却说:“好!有姜总的这种姿态,我这个项目负责人就不会发愁了。”李森林的话不言而喻,有卖弄的意思,明确告诉姜春花自己不是可有可无的,不仅是这个工程的项目负责人,而且在竞标中还会有一定的作用。 谁知姜春花竟然一点也不买账,不卑不亢地说:“我们宏远公司竞标干工程凭借的是自己实力,至于谁负责与我们关系不大。” 这句话说得李森林目瞪口呆的。 两家装饰公司很快就拿出会堂装修的效果图。李森林把两张大大的效果图让人用框子订起来挂在常委会会议室请市里领导来确定。两张图的差别一看就比较明显,宏远装饰公司的无论从色彩布局上还是装修风格上都比青山装饰公司胜出一筹,所以领导们的看法比较一致,几乎没有什么争议地就选定了宏远装饰公司。这样竞标就变得毫无意义,剩下的就是造价工期等一些细节问题了。 李森林想到在标前会议上姜春花的那种对他的小视有些不甘心,就想提些不同意见,但最终还是忍住了。他也不得不承认在工程的设计上,姜春花是下了一定的功夫的,她那种自信来自于自己的实力,至于对他怎么样,那毕竟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 但事情并不像李森林想的这么简单,就在李森林准备通知宏远新月公司的这天下午,市财政局付振兴局长找到了他。 这年头越敏感越重要部门的负责人换得越是频繁,常在河边走就是不湿鞋简直是不可能的。而付振兴却是个例外,身为财神爷每年有十多个亿的财政收入,可以说付振兴在青山市的地位举足轻重,但他在财政局局长的位置上一干就是近十年,这除了说明付振兴自身比较清廉以外,最重要的是说明他把上上下下的关系处理得很好。 付振兴在电话里很急切的样子,劈头就问:“青山会堂装修的施工单位定下来吗?” “差不多了。”李森林一时摸不着头脑,顺口回答道。 “差不多就是还没有完全定,那就先不要定了,我现在从省城往回赶的路上,过一个小时我们在张市长办公室见面,你等着好了。”付振兴在电话里的口气不容置疑,这让李森林多少产生了些不快。成立了政府采购中心以后,财政局的权力加大了,相对于办公室来说,就是由过去光往外拿多少钱变成了必须还得知道拿出去的这些钱干了些什么,财政局的权力加强了并不是说办公室的权力削弱了,许多事该怎么办还是怎么办,甚至比过去有过之而无不及,在领导的需要这一大前提下,财政局是不敢怠慢的,什么事只要拿出单子来,财政局从来就是照单办理,因为没有了连带责任办公室反而轻松了不少。这也是李森林产生不快的根源之一,财政局和办公室相比没有什么可牛的,财政局局长不是由市长提名的吗? 一个小时之后,果然市长的秘书小肖打来了电话,说市长让他过去一下。李森林来到市长办公室的时候,付振兴看来已经到了一会儿了,该说的话也说了正坐在沙发上盘着腿抽烟。李森林是一头的雾水,不知道付振兴葫芦里装的是什么药。 张市长的话几乎没有什么铺垫,说:“付局长昨天去省财政厅,厉厅长听说咱市里有个工程非要给咱推荐个施工单位,你看这事该怎么办?” “厉厅长是省厅的常务副厅长,每年手里攥着几个亿的无偿使用资金,我这次就是为我们市去争取双增项目的资金,厉厅长的秘书和我提了这么个要求,很显然厉厅长给我们推荐的这个施工单位和他的关系也是不一般的,我侧面打听了一下,听说是厉厅长的亲弟弟开的个装饰公司。”付振兴补充道。虽是补充,但他才说出了事情的核心。厉厅长掌管着双增项目资金的批复,如果答应了厉厅长的要求资金自然不成问题,如果不答应那情况就很难说了。 李森林乍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脑子里是一团糟,后来明白了事情的核心以后,他逐渐清晰起来。这样的大事自己是根本做不了主的,市长和付振兴甚至没有必要这么征求自己的意见,但他们为什么这么做呢?是不是他们已经有了成熟的想法?在没有搞清楚之前,李森林决定先装糊涂。 “厉厅长那里咱们得罪不得,领导们又相中了宏远装饰公司的设计,看来两边都不好处理。”李森林小心地说。 市长看了看付振兴和李森林说:“能不能有个两全的办法,既把礼堂装修好又能把资金争取来。” “这个工程的总造价是五百万,如果厉厅长点了头咱们这个双增项目至少可以争取到三百万,也就是说我们只付二百万就可以解决五百万办的事,这个账是很合算的。”付振兴有些急切地说,他的倾向性是不言自明的。 付振兴这种明显的态度引起了人的反感,市长抢白他说:“你就知道算账,如果用二百万弄他一堆垃圾,要那个又有什么用?!” 一句话说得付振兴不敢吱声,李森林见市长有些不耐烦也不敢说话,一时市长办公室里显得格外的静。过了一会儿,市长重新抬起头对付振兴说:“我看这样吧,你抓紧和厉厅长的秘书联系一下,明天你和李主任去省城看一下这家叫什么海……” “瀚海装饰公司。”付振兴赶紧接上市长的话。 “对!瀚海装饰公司的规模和资质,还可以看看他在省城干的他自己认为的样板工程,看看这家公司到底有没有给我们施工的能力,然后回来我们再定盘子,你们看这样行吗?” 李森林觉得张市长这个做法是合情合理的,所以脱口而出说:“对!应该先看看,这样我们做起这个事来才不显得盲目。” 付振兴却显得有些为难地看着张市长说:“我明天家里有点事,能不能我给联系好让李主任自己去?” 市长问道:“家里有什么事?” “明天是我老岳的好日子,老岳今年都八十多了,过一个少一个了,不去会挨媳妇骂的。”付振兴笑嘻嘻地说。 “那就这样吧!”市长没有明确答应付振兴的要求,但话里却有些逐客的意思,李森林和付振兴只好从市长办公室里走出来。 来到走廊上,付振兴拍着李森林的肩膀说:“兄弟明天就辛苦你一趟,我给林秘书打好电话让他照顾好你,你可责任重大啊!” 付振兴的最后这句话让李林有些咂摸出味儿来了,知道明天这个差事不好干,考察好了就得罪了宏远公司,考察不好就得罪了付振兴,所以两边为难。相对于付振兴而言,李森林目前还是整个事件的局外人,但一不小心就会变成局内人,一旦变成局内人许多事就身不由己。一旦身不由己就等于滑向了一个无底深渊。付振兴之所以不去就是不想迈入这个深渊,如果回来他说瀚海公司具有施工能力,将来出了问题他肯定是众矢之的,因为关系是他的;如果不行资金的事就泡了汤,还是他的责任。让李森林独自去行不行都与他没有什么关系,到时他可以一推了之,李森林无形中就成了他的挡箭牌。这样一想,李森林几乎出了一身冷汗,心说:姜还是老的辣,这个付振兴太滑头了,无怪乎别人评价他说,钱财穿肠过,滑头心中留。这大概也是十多年来他成为不倒翁的诀窍。

三十一 一周之后,青山市的每位常委每位市长都收到了一份打印得整整齐齐的报告,报告后面附着有关中央空调和绿色环保材料的详细说明,报告的题目叫《关于原青山会堂装修方案的几点补充和想法》。 摘要如下: 关于原青山会堂装修方案的几点补充和想法 青山会堂是我们市的形象工程,它的装修和建设是我们市增强城市意识重塑青山形象的重大举措,因此意义极其重大。为了把青山会堂建设成引领我们城市今后发展方向的里程碑式的标志性建筑,让它成为青山市近几年来两个文明建设发展成果的展示,在综合考察并综合各方面专家意见的基础上,拟把原有的设计方案做如下补充: 一、把制冷装置改为中央空调。 …… 二、改用环保类的绿色装饰材料。 …… 常委和市长们在常委会认为,宏远装饰公司的设计新颖别致而后来的这个补充和想法更是锦上添花,一致通过了。至于多拿一两百万预算,对一个市来说又算得了什么,只要市长同意,在座的领导谁都盼望在自己居住的这个城市有一个漂漂亮亮的礼堂;有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何况最终受益的还是经常在主席台上就座的他们。 就在李森林这个报告通过的这天下午,李森林要通了周秘书长的电话,李森林在电话里向周秘书长汇报道,市里经过考察决定采用北京专家介绍的装饰材料,现在是知识经济时代,知识含量高的好产品理应得到重视和欢迎,他只是和张市长提了一下,张市长很快就认识到了这种产品的优越性,接着就做出了决定。 周秘书长对李森林的回答非常满意,情绪也非常好,在电话里和李森林还谈起了这次考察的事,关切地问李森林手头的事交代好了没有,不能因为出去考察就耽误了工作,说李林还年轻前程远大,尤其是在办公室的岗位上,更能够很好地发挥作用。很明显周秘书长指的这个作用是指在仕途上的作用,李森林感到很是鼓舞。 最后周秘书长再次重复了那句话:“小李,不错!小李你不错!” 放下电话,李森林不自觉想到了这次考察,李森林早就想到这是个机会,现在李森林决定一定要牢牢抓住这个机会,他已经打听到周秘书长喜欢喝好茶叶,他准备让自己在北京的同学给买些洞庭湖的冬茶,他知道在去南方考察的路上一定会派上用场的。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时候,周恩来总理搞了个乒乓外交,咱也来个茶叶外交。想到这里,李森林不自觉地笑了。 这个时间正好也是宏远公司的总经理张锋再次大出风头的时候,青山市的一处贫困小学意外地收到了一笔五万元的资助,汇单落款就是宏远公司总经理张锋。于是张锋再次成为新闻人物,电台电视台报纸让张锋的形象和声音轮番地轰炸青山市民,张锋的知名度再次直线上升。 这天晚上,李森林在家里看到青山电视台在青山新闻中正好播放一条关于张锋的新闻,看到电视画面上风光无限的张锋,李森林真正感受到了自己的创造力,想到张锋在浑然不觉中就当了次新闻人物,觉得这是个很好玩的事,同时他也想到,对张锋来说这正应了那句“堤内损失堤外补”的老话。 李森林正在得意,就接到了姜春花打来的电话。姜春花在电话里的语调有些特别,说:“李主任,什么时候变成柔道高手了?” 李森林佯装糊涂,说:“我怎么就成了柔道高手?” 姜春花说:“不是柔道高手,能把三家的利益摆布得这么清楚吗?” 李森林一听姜春花什么都明白,就觉得实在没有必要再糊涂下去,说:“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姜春花说:“这是办法吗?这是种政治平衡。说你是柔道高手是高看了你,实际上你已经成了一个瞻前顾后的小吏。”姜春花忽然语调高起来。 李森林知道姜春花生气了,但是他已无法对姜春花解释什么,也不想解释。 姜春花见李森林没有反应,就继续说:“张总让我转告你,他感谢你替他向贫困小学捐款,张总说,你对他的方式他表示敬佩,但你通过这种方式捐款简直是弱智,哪有捐款后面又署上名的,这样做你纯粹是糟蹋了他的智商,只有你这种经常耍小聪明的人才有这样的思路!”说罢就扣了电话。 姜春花最后这句话,让李森林一下子悲哀起来。

三十 就在李森林从宏远吃完午饭回来的这个下午,那位周秘书长给李森林来了个电话。周秘书长在电话里姿态非常低,“小李吗!我姓周。” 在办公室工作了这几个月使他变得对声音格外敏感,尤其是对领导的声音,虽然中午喝了酒但李森林还是很快就辨别出是周秘书长的声音,周秘书长直接给他打电话李森林首先吃了一惊,不自觉地从自己的座位后面站了起来。一叠声地说:“我是李森林,我是李森林。” 周秘书长不紧不慢地说:“有个事我要和你说一下,下个月省委办公厅要组织一部分办公室主任去云南广东一带去考察,本来决定光各个市的市委办公室主任,后来我提议扩大一下,这样就加上了部分政府办公室主任,你也被列入了名单,你准备一下,可能最近省委办公厅就会给你下通知,把手头的工作放一放先出去开开眼界。” “感谢领导提携!”李森林一边说着一边头脑一阵发热,心脏几乎要从胸腔里蹦出来,他感到这个好事来得太突然了。但他很快就冷静下来了,猝然而至的好事往往会有潜伏的条件,李森林觉出了这个事情的不正常。一个省委常委省部级的领导直接给他这个副县级的办公室主任打电话,而且还是说一件对这位领导来说无足轻重的小事,何况这样的事还有一个正常的通知途径。那就有可能是周秘书长是想在他面前表功,但他有那个必要吗?他这样的领导总不会他还有什么事要求着李森林吧? 李森林正琢磨着,就听周秘书长继续往下说:“另外还有一件事,就是上次北京来考察的那几个专家介绍的那几种装饰材料,无论从性能上还是从环保的角度讲都是最先进的,你应该知道他们都是些精英人物站在科技的最前沿,在青山会堂的装修中采用一下是比较合适的,你是不是先和同奋提一下,我再和他说,这是对双方都有利的好事吗,我们何乐而不为呢!” 这才是周秘书长给李森林打电话的真实目的,帮着北京的专家来推销他们研制的装饰材料,让李森林先和市长提,然后他再给市长打招呼,最后市长再顺水推舟地答应,一切都看似按部就班顺理成章。李森林知道某些人的个人目的和利益,就是通过这种先暗箱操作然后再用冠冕堂皇的方法实现和达到的。这样看来李森林在周秘书长整个周密的计划中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难怪周秘书长会亲自给他打电话。李森林在感觉到意外之余,忽然意识到这对他来说可能也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若平时没有什么事,他根本接触不上周秘书长这样大的领导,很显然周秘书长是那种能说人行,自己也很行的领导,就连张市长也需要他说行,假如他能够说李森林行,李森林在仕途上的路子就会走得更加远大。想到这一点儿,李森林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周秘书长。 听的出来周秘书长对李森林的表现非常满意,最后重复了那天在机场说的话:“小李,不错!小李你不错!” 放下电话,李森林的心忽然变得沉重起来,他内心清楚地知道,自己已经沦为别人获取利益的工具,很明显现在三家单位都有背景,都要在青山会堂的装修中分一杯羹,三家的背景哪一家都不可小觑,宏远公司有张市长;瀚海公司有三百万和足以让他身败名裂的证据;北京的装饰材料有周秘书长。想着想着,李森林感觉理不出头绪,自己的脑子快要爆炸了,太阳穴突突地跳,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恨不得把自己撕成碎片。 他拉开了自己的公文包想拿出随身携带的风油精涂在太阳穴上,让自己镇定下来,他知道此时自己的清醒和镇定比什么都重要。却意外地看到了自己的包里有一个信封,信封是用牛皮纸做成的那种公文用信封,下面写着宏远公司的名字,还有公司的图案,里面好像装着一个硬硬的卡片,李森林把信封拿出来打开,见是一张活期的存折,存折上户名一栏清楚地写着李森林,下面的存入中打着一个长长的数字,李森林首先看到了一个阿拉伯数字5,接着往下查了一下是五万。 李森林惊呆了。很明显信封是李林在宏远公司吃饭的时候宏远公司的人放入的,他们的目的也是很明确的。问题是自己一直有包不离身的习惯,宏远公司的人是怎么把信封放入的呢?李森林竭力回忆在宏远公司吃饭时的细节,自己吃饭的时候是把包放在座位后面的,看来只有坐在自己身边的姜春花有这种机会。 五万块钱对李森林来说绝对是笔不小的数目,他们家现在存款的总数也达不到五万。但这从天而降的五万元钱此时在他的手里却像烫手的山芋一样让他坐立不安。在这之前李森林心里也有所不甘,别人都在想从这个工程中获取利益,自己难道只有干瞪着眼看着的份吗?难道就不能从中得到些什么?但一旦一种真实的利益送到他的手上,他又感到惊恐了犹豫了。 圈套,李森林在脑海中反复重复着这个词语,经过上次的挫伤李森林分外警觉起来,这是一个设计好了的圈套,张市长张锋姜春花甚至秘书小肖都有可能是圈套的设计者和参与者,他感觉自己似乎被这些人一下子推入了一个迷宫,推他进迷宫的这些人在迷宫的外面正笑呵呵地看着他,只有他一个人在迷宫的里面晕头转向地寻找出去的路径。 李森林手里拿着存折反复思考着琢磨着,宏远公司敢明目张胆地送他钱,以张市长和宏远的关系,张市长肯定是知道的甚至是授意的。这从一个侧面也说明了李森林在这个工程的作用,那么宏远公司要他发挥什么样的作用?有了张市长他们还用得着李林这样的小角色吗?上次在标前会议上,姜春花的表现就很能说明这一点,她的那句让李森林目瞪口呆的话就证明,宏远公司要干这个工程在李森林这里只是走走程序,工程他们干定了,要不是中间杀出了瀚海和北京专家的装饰材料,他们绝对就会如愿以偿了,但是目前情况发生了变化,该需要李森林发挥作用的时候了。他忽然想起张市长曾经让他想一个两全的方案,看来张市长可能已经胸有成竹,是不是张市长也像周秘书长一样让李森林充当个代言人的角色?如果是那样的话,关键就是自己代的这个言是不是能够符合领导的心思。李森林准备最近在适当的时候探探张市长的口风。 可是眼前这钱怎么处理呢?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这个钱绝对不能要。他已经在瀚海公司留下了把柄,在周秘书长那里有了需求,那就说什么也不能再对宏远公司有什么欠缺了,何况还有张市长那双眼睛呢!他不能成为所有人的奴隶,他得有一个能逃脱这张网的缺口。退回去?就等于告诉在这个事上他不会为公司起一点作用的,这样就得罪了张锋甚至张市长。交给张市长,张市长如果要装糊涂,李森林那岂不是更为尴尬?最好的办法是既把这些钱处理掉脱开自己,又不着什么痕迹。 想到这里,李森林抓起桌上的电话,想找姜春花把问题解决了,但刚摁了几个号码,他忽然觉得不妥。姜春花既然偷偷地把钱放进来就不会承认,退一步讲,就是她承认了,她也不会把这个钱收回的,送钱的目的是想钳制住李森林,自己收回了所有的工作就等于前功尽弃了,这样的傻事以姜春花的聪明是绝对不会办的,何况就是她愿意也要顾忌张锋。 李森林当时没有更好的办法就想先解决目前的工程问题。他拿出了宏远公司的设计方案,反复地看着,竭力想从中发现些东西,从结构到顶部的处理再到音响和投影设备,最后他的眼睛在制冷这一栏中定格了。当初商量方案的时候,考虑到中央空调的费用较高而且市里的热电厂可以给供应暖气,冬天取暖的问题解决了就只设计了制冷的装置。李森林一下觉得只有这个环节可以做做文章,他清楚地记得瀚海文化传播公司有代理中央空调的业务,于是他打开名片夹查到了那位许小姐给他留的电话,顺手抓起了桌上的电话。 第二天一早,李森林来到张市长办公室向张市长汇报装修工程的进展情况,讲完了宏远公司的设计方案李森林说:“青山会堂也是我们市的形象工程,它的装修档次也意味着我们安平城市意识的提高,宏远公司的设计方案非常有特色有前瞻性,唯一的不足就是没有把中央空调设计上,在我们这个城市中,作为引领我们城市今后发展方向的青山会堂,没有中央空调显然显得有些落伍。” 张市长用鼓励的眼神看着他,李森林感到了这种默契,继续说道:“我上次考察瀚海公司的时候,注意到这个公司中央空调业务做得非常好,尤其是他们南方的几个大工程,都获得过客户的好评,我也找有关人员测算了一下,在现有的基础上加个中央空调,大概再追加一百万左右的投资,比起省财政厅要给的那三百万,还是很合算的,况且有了中央空调也就让整个青山会堂上了个档次。” 张市长听李森林说完,略微沉吟了一下说:“我看这样行!你抓紧写个详细的报告,我再建议书记开个常委会研究一下。” 听张市长这样一说,李森林松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拿出的这个方案得到了张市长的认可,实际上他提出的不能算个方案,只能是个两全的策略。李森林在策划这个策略时,竭力按张市长的思路行走,最大限度地保护了宏远的利益,当然这也是得到张市长认可的前提,同时他还知道主抓这项工程的市政府只要张市长认可了,市委书记那边就是走过场了。 趁着大好形势李森林决定乘胜追击,讲完了空调,李森林就说到了装饰材料,在说装饰材料的时候李森林更是旁征博引,李森林说,目前绿色和环保是人类的两大主题,选用环保类的建筑材料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大事,李森林说,这也是一种文明的象征。 李森林说得张市长频频点头,最后张市长说:“看来,你的报告不是两全了,得需要三全了。” 从张市长办公室出来,李森林知道周秘书长肯定已经给张市长打了电话。

本文由www.633.net-www63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李森林和付振兴只好从市长办公室里走出来,李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