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文章

当前位置:www.633.net-www63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 > 文学文章 > 何况这个厂子的厂长还真的是个有级别的干部,

何况这个厂子的厂长还真的是个有级别的干部,

来源:http://www.viphaoziyuan.com 作者:www.633.net-www63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 时间:2019-10-02 09:39

这就是这个过去的小兵的故事。我说过了,这是小说,所以不用相信。我说过了,这是小说,所以不要考证——那样世界上就没有小说了。我要说的,就是——你们凭什么歧视他?真的,凭什么呢?这样一个硬汉,不值得你们尊重吗?卢梭有句名言——“人变坏是环境逼的。”就是这样。当然,如果没有那个王八蛋厂长,当然不会搞成这样一个结局。但是,你让他在歧视中生活,你们觉得公平吗?他是经过怎么样一场血战的勇士啊?!有多少人知道他的肠子都流出来还在喊杀啊还在杀啊杀啊!谁知道呢?他的生命就这么消失了。好像从来没有来过一样,不为人知。民族,整个民族都有责任。反思吧!真的,你们都敬佩我们的“东南亚第一勇士”,因为他自杀了。那是来得及自杀。但是他呢?他来不及自杀呢?就不是勇士了吗?为什么要强求他必须自杀呢?——换句话说,家乡还有一个姑娘在那么等着他,为什么要他自杀呢?他就是不肯自杀我也觉得没有错啊?有什么错啊?反思吧,你们只会说风凉话,只会说看看他是被俘过的是叛徒是王连举。但是你们知道事实吗?!如果是叛徒是王连举,军队能放过他吗?!叛徒是死罪啊!军队能不处理吗?歧视,就是因为这个民族的畸形心理。强求一种畸形的纯洁。——说个你们容易懂的例子,我在大学时候有个法国哥们跟我不错,他是留学生,研究谢晋的电影。其中有一部叫《舞台姐妹》的,我不知道多少人看过,里面的姐姐嫁给了一个恶霸,妹妹就问你为什么嫁给这样一个人?姐姐就一闭眼眼泪就流下来——我已经是他的人了——这个法国哥们就不理解了,他是个对中国很有研究的中国话说的好的不行不行的好哥们。他就问我小庄我不懂啊?我问怎么不懂了?他问什么叫“我已经是他的人了”?我就解释就是发生了性关系。他就瞪大眼睛:“这就是他的人了?!这叫什么事儿啊?!还一定要嫁给他?!”我当时还想喷呢,想你小子毕竟是洋人不懂中国文化。但是随即我就明白了,当时就是一身冷汗啊!我操!我真的明白了——根子不在别的,在这个民族自已为豪的民族文化的所谓某些传统里面的操蛋东西,还真的流传下来了。还真的一直就这么流传下来了。我真的明白了。“我已经是他的人了”——就是说我一旦和他发生了性关系就是不洁的女人了我不嫁给他就要被社会歧视——但是那个法国哥们说的绝对正确这叫什么事儿啊?!有什么大不了啊?!现在这种情况好起来了,你想不好都不行社会进化很快婚前性行为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我告诉你们,这就是社会进步——因为这真的不叫什么事儿。——反过来,他曾经是战俘,不是你们歧视的理由。因为,这叫什么事儿啊?!被俘过就不是自己的退伍兵了吗?你们干吗追求那种畸形的纯洁呢?就因为他没有拉光荣弹?!就因为他没有把手枪最后一颗子弹留给自己?!就因为他被俘了还活着回来了?!你们就这么对待他歧视他?!公平吗?为什么呢?为什么什么事情你们都追求一个畸形的纯洁呢?无论是女人,还是对士兵——你们干吗都要求一种畸形的纯洁呢?——女人有了婚前性关系就要自杀就不能被你好好看待就不值得你们珍惜?——士兵曾经被俘过就要自杀就不能被你们好好看待就不值得你们尊敬?公平吗?你们觉得,这个不是民族的劣根吗?不应该反思吗?不应该正视吗?不应该坦然接受吗?议论过多的话,有傻逼又要跟我唧唧歪歪的,我告诉你你要跟我在这个段落唧唧歪歪我就跟你不客气,文斗武斗我随便你选小庄没有吝的。我只是觉得,你们应该好好的反思一下。怎么对待“纯洁”这个概念。呵呵,要是有一个读者反思一下,我小庄也就不枉写这个脏手了。或者说,就是死也安心了。——还是要感谢她,我的远在大不列颠的迷彩蝴蝶——别笑啊我知道你在笑啊,小样儿臭美什么我小庄两句好话就美的屁颠屁颠的不象样子亏你还是书香门第——哎呀呀写成情书了不合适不能在这儿写,我回头单独给你写不给这帮子鸟人看啊让你自个儿臭美去啊先说小说啊——没有她,我不会这么快的进入下面的这个段落,其实我不说你们都知道是我生命中最难以忘记的那段时光——我真的是不想写了,不骗你们。但是在电话里面她告诉我:“你要写啊,你要告诉人们,你的小影的故事——不能让她就这样没有结果啊……”呵呵,对于这样的女孩,你还能说些什么呢?除了写下去,我不能有别的。因为,我知道,你也在看。

先被战友弟兄锤,又被敌人锤。这是个怎么样坚强的战士啊!你们不该尊敬他吗?!这一下子他在战俘营弟兄们中间的威望就上去了,都知道他不仅不是孬种还是绝对有头脑有决心不怕死的好样的!就都服他,渐渐的他就成了除了干部以外的首脑人物了。他就组织越狱回国。那一通黑夜的赤手空拳夺器械啊!好多侦察兵前辈都是杀红了眼啊——其实,步兵还真的不一定被俘,最多的就是侦察兵,还有就是被特工队伏击的在路上的干部——真的就杀出去了啊!几百人就那么跑啊!往北方跑啊!往祖国跑啊!一路上杀啊!打啊!死啊!伤啊!但是没有一个退缩的。到了边界线就遇到搜索队上来了。他就掩护弟兄们走,还有十几个弟兄跟他留下。能走的——注意我说的是能走的!——然后搜索队就插进来了封锁了边界线我们那边的兄弟部队真的是干着急啊!怎么办啊?!炮兵不敢打步兵不敢越界线(是要有命令的你以为想杀过去就杀过去啊?!)——就被包围了,最后子弹打光了十几个弟兄就肉搏啊!但是基本上再次被俘了。你不能怪他们不坚决不自杀——身体真的是太虚弱了,很快就被制服了。他又进去了。自然又是连轴暴锤。他从来没有屈服过,没有提供过一次情报。硬汉啊!当代就没有这样的硬汉了吗?他离我们很远吗?不远啊!——但是你们谁知道这个硬汉这个战士的故事呢?!大概半年以后交换战俘他就回来了。其实并没有难为这些人——不是文革的时候了,国际战争就有战俘都是知道的,当然也不会把他们当英雄——我说过东方国家都对被俘过的没有什么感觉,这是自然的事情和政治无关,是民族心理的问题。接着就是退伍,安置工作。他就到了那个厂子。他的女友一直在等他,就结婚了。但是是真的受歧视啊!——军队还真的没有难为他啊,他不是干部是战士到年限就退伍这没什么好说的啊——歧视他的就是厂子里面的人,因为他的档案里面有“被俘”这两个字。就这两个字,一个硬汉一个勇士一个战士的英名就葬送了。——军队还是没有错啊?档案不是该写什么写什么吗?所以不要说那么多其他的。他只是在这个厂子,在这个城市倍受歧视。他的亲戚朋友都歧视他,甚至他的父母都觉得有这个儿子不光彩。他连父母家都不敢回,怕看见母亲的泪水和父亲的叹息——那个年代啊!你们能理解吗?他只有爱情,只有他的女人。就那么孤独的在歧视中生活。她从来没有歧视他,依然爱他,无论他是英雄还是曾经的战俘。——要我说就这么过也不错,我就对那些劳什子看的很淡。真的,你爱作我的哥们就作不爱我也不求着你,你爱正眼看我就正眼看我不看我我也不答理你——我就是这个狗脾气,当时的我觉得有爱情就够了。多幸福啊!还结婚了!我觉得换了我也乐意。但是什么叫天底下没有那么好的事情?——他们在一个厂子工作,一个是工人,一个是技术员。厂长这个狗日的一直对她垂涎三尺啊!——这种狗日的王八蛋到处都有我说了也不犯规——就是献殷勤啊就是想得手啊!各种诱惑都使出来了但是她就是爱他,这你能怎么办?那还不好办!一道命令就给他发到山里的一个分厂。然后他和她就牛郎织女了。她还是不答理这个狗日的王八蛋厂长。那就恼羞成怒了就来硬的了——要不怎么说是王八蛋呢?!还来了4个,都是厂长的亲信——因为上一次来硬的,她曾经咬过厂长的耳朵虽然没咬下来但是绝对给这个王八蛋一点颜色看看了——厂长就觉得极端不爽,一个叛徒的老婆还这么牛逼这怎么能爽呢?恶梦就真的发生了。她就真的自杀了。——她是他全部的世界啊!你们说,换了你,你会怎么办呢?你们说呢?!告?开玩笑那要等到猴年马月啊?!你等的及吗?!何况这个厂子的厂长还真的是个有级别的干部?!是那么容易的吗?——他是什么身份啊?!一个被俘虏过的士兵?!于是他就要报仇。以一个战士的手段报仇。对于这种侦察大队打过那样血仗的老兵来说这不是很自然的事情吗?他的思维就是这样啊?你们能对他有什么要求呢?!他就是血里面杀出来的啊!虽然很久不见血,但是这种事情你们能指望他去找有关部门慢慢解决?!就偷枪偷炸药。和特工队搜索队相比,公安和厂矿的防范不是跟摆设一样吗?很容易就到手了。就出事了……——然后,就是我那一枪。

军人的世界,军人的心情,就是这么复杂和微妙。呵呵,你们知道什么是军人吗?穿上个军装就以为是机器了?呵呵,当然不是,军人,也是人,都有自己的生命的。洋人特种兵哥们也是人,他们也是鸟人。我们都得到这把刀,所以我会一直留着。因为,这也是我的兄弟的回忆。值得一生纪念的回忆。——那些白色的黑色的黄色的哈哈乐着的脸。——那些和我一起训练一起吃饭一起喝酒(当然是偷喝的,还是从军官食堂偷的,也是一次我们自己的特战渗透行动,我们的行话叫“湿活儿”,呵呵,什么意思你们自己理解吧,还有“干活儿”这个词,就是见血)一起打牌一起骂娘一起和那帮子狗日的训练军官士官叫板的幽默的诙谐的脸。——那些第一个学会的汉字就是“鸟”第一个学会的词组就是“鸟人”第一个学会的短句就是“不行不行的”的说的乱七八糟还说的挺美的脸。——那些第一次跟我见面就装酷最后都哭的跟孙子一样的真诚的脸。——那些在帐篷里面合着黑人哥们在铁皮罐头盒子上制作的打击乐摇摆自己身躯的欢乐的脸。……都一幕一幕随着这把刀从鞘子中抽出而再次浮现眼前。我永远不会忘记他们,我的洋人特种兵哥们。我们在分手的时候真的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了都是哭的不行不行的就怕以后命不好真的在战场上再见面——当然见面也是杀,这没有什么可以说的。但是兄弟还是兄弟我们还是哭。后来,他们中的一些脸我又再次见面了。呵呵,我其实特别想写这段故事,因为我真的很怀念那段岁月。但是现在的篇幅已经很长了,所以我打算放在我的另外一部关于特种部队的小说《闪亮的日子》里面,我想喜欢我的小说的朋友也不会介意。回头我在另外的作品里面写吧。我想他们不会介意,他们肯定会说小庄你这个鸟人这个操性不写也成写了还糟蹋我们——呵呵,他们有限的中国兵话还是我教他们的,说的乱七八糟就是喜欢说,我有什么办法?但是回头,回头我是一定会好好糟蹋你们的,把你们那点子臭事全都写下来让你们干着急气死你们没有法子。现在还不行,因为我累了。——不过如果你们真的看见了还有翻译能给你们翻译出来(我至今怀疑这个小说该怎么翻译)也别美,我不会放过你们的。就看在你们跟我一起偷啤酒的分上,拆那个狗日的铁格窗户拆了一手血的分上——我会放过你们这帮子狗日的洋人特种兵吗?洋人就没有鸟人了吗?你们就是鸟人!我还是继续讲完这个故事吧,虽然有些间断的地方——但是,我想大家会理解小庄的,小庄太累太累了。我从大队部出来以后就毛了真的毛了,不知道怎么办好——这叫什么破事儿啊?!自己那点子鸟气还真给自己找来麻烦了!得,人家不愿意要了怎么办?小影还不知道,她要是知道该怎么恨我啊?!——谁恨我都成我小庄就是这个鸟性格,但是我就是不能让小影心里不痛快!我就一边搬原木一边想啊想啊,也没有想出个好法子来。但是心里是真着急啊!你们不知道我当时的后悔啊!——怎么办啊怎么跟人家解释怎么跟人家道歉怎么跟人家作工作啊?你们以为在部队混个上校是吹的?老兵油子了能没有自己的脾气吗?不爆发是涵养是修行——不是谁都跟何大队似的啊,他这样的干部少啊!——但是心里绝对不是没有数啊!我个小上等兵跟人家扯蛋人家看不出来啊?!都不愿意给自己添堵,谁都是这样。原木搬到办公楼前面快一个小时了。我远远就看见一分队长跑步进去我知道何大队又叫他了。这个孙子是职业军官他要放过这个机会那就真的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而且我知道这个孙子的素质,真的不是吹的啊!军区的好几项纪录都是他的啊,还是个神人——在狗头大队当干部还在某学院是在职研究生你们觉得是不是神人?信不信由你们但是这种神人不敢说多,确实是有的——还说我跟那儿吭哧吭哧搬原木。我搬啊搬啊眼神就跟楼门口溜达啊。结果一分队长那小子真的出来了,还跟着那帮子校官——我心里一凉啊,完了完了!真的一凉啊!我就知道这小子绝对是被看中了。然后他们就敬礼握手再上车。——车要走了啊!我把原木一丢拔腿就跑!我操他奶奶的!我管他三七二十一谁爱说我什么说什么!——我小庄当时就是拔腿就跑啊!何大队他们就看我。何大队就喊:“妈拉个巴子的你跑个蛋子啊?!”我不管就是跑!车在部队院里都是限速的,所以他们开的很慢而我跑的很快——当然就追上了还当然就拦住了啊!我就那么往路中间一站就不动了。某部长先下来了:“小庄?你干什么啊?”我就不说话。何大队他们就过来了。狗头高中队上来就要锤我。某部长就说:“让他把话说了啊,他肯定是有话啊?”那个上校也下来了,他也有点惊了。我就看他,不说话。我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就看我,也看不出什么表情。“某部长叫你说你就说!”何大队就说,“妈拉个巴子的赶紧说!完了给我把那个原木给我玩方了再说别的!”——某部长也不是简单人物,主管特种部队的能是一般人吗?所以何大队也跟他是兄弟。某部长就说:“小庄,到底怎么回事?”我就立正,敬礼——给那个上校:“首长!是我不懂事,我要求参加您的任务!您要怪我埋怨我就收拾我,我眉头都不皱一下!怎么收拾我都成,就是让我去!我不怕苦!我敢吃苦!我不怕死!我敢去死!”绝对的请战誓言绝对的掷地有声啊!

本文由www.633.net-www63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何况这个厂子的厂长还真的是个有级别的干部,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