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天地

当前位置:www.633.net-www63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 > 文学天地 > 竟哈哈大笑道,  汪明又打量了一番

竟哈哈大笑道,  汪明又打量了一番

来源:http://www.viphaoziyuan.com 作者:www.633.net-www63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 时间:2019-10-07 23:58

  一行人鱼贯而入,汪明见了,面容都笑烂了。可见到最后一个瘦削的老者,汪明的笑脸一滞,又上下打量了一番,却还是没有认出来。汪明扭头扫视一眼,见老表们都去上香了,汪明还是笑着递上一支烟,转身去招呼老表们去了。
  待老表们坐定,汪明边与老表们闲话,双眼还是不时瞟着那个老者,脑中却就是想不起这是哪里的亲戚。
  一旁的二舅老表保春见了,咧嘴一笑,推了把汪明,笑问道:“不认得哒?”
  汪明又打量了一番,脸一红,连连点头回道:“嗯!”
  其他老表一听,都仰头哈哈大笑了起来。纷纷伸手指点着汪明。
  保春感慨道:“这亲戚啊,还是要多走动。不然,你看,明哥连他郎都不认得哒?”
  汪明诧异地道:“他郎是?”说着,双眼直勾勾地看着老者。
  保春擦去嘴角的水渍,大声道:“三姑爷嘚!”
  汪明跳起来,看着老者,大叫道:“三姨爷?”边说,边几步走到老者跟前,依然不住地上下打量。
  老者听了,抬头看了眼汪明,嘿嘿一笑,没好气地道:“姨爷老哒,你个狗日的当然不认得哒!”说完,又低头去专心抽烟。
  汪明尴尬地一笑,抠了抠后脑壳,还是满脸堆笑道:“这能怪我?看您这打扮,哪还是昔日种田的老农?别个还以为是退了休的教书先生哩!”说完,仰头大笑。
  老表们一听,也连连大笑。
  保春擦了下眼睛,也站起来笑道:“不说你,去年我从温州回来,跑去看三姑爷三姑妈,看见他郎这样,老半天都没认出来。搞得我还说,你郎稀客嘚。还是三姑妈说是三姑爷,我才知道。”说完,又大笑了起来。
  老者听完,仰起头,瞪了眼保春,没好气地道:“拿老子开心!”说着,取下眼镜,擦了擦,又戴上,继续说道,“那天,我跟你三姑妈说,眼睛看不见了,你三姑妈说,配副眼睛嘚。我说,又要花钱?你三姑妈不声不响地递来一个眼镜盒,我打开一看,问你三姑妈,哪来的?你三姑妈说,你姑娘跟你买的。我一戴上,嘿嘿,嘿嘿,比年轻的时候还亮。”说完,又取下眼镜,反复地擦拭,脸上溢满了笑!
  汪明听完,连连感叹:“好好好!”说着,瞟一眼一旁的冰棺,神色黯然地道,“只是我姆妈……”眼中已滴下泪来,底下的话语,也说不下去了。
  老者戴上眼镜,笑道:“都有这一天!”停了下,又道,“你们姊妹又不是不讲良心!”
  汪明“嗯”了一声,擦去泪水,稳了下心神,又涌起笑,掏出烟,一人发了一支。
  可那双眼睛,总也不离开三姨父面上的那副眼镜!

  汪明将烟发到最后一个人时,又扭头看了眼那个老者,竟哈哈大笑道:“幺姨爷呀,你郎么不像三姨爷那样,搞副眼镜戴嘚?他郎那一戴,哪个还敢说他郎是个盘泥巴垞的老农?”边说,边递上烟去。
  老表们一听,仰头哈哈大笑起来。有人还伸出手指,不停地指点;另一只手竟不住地擦拭眼角的泪水。
  三姨爷缓缓坐下,吸着烟,低下头,嘿嘿直笑。过了会儿,才嗡声嗡气地说道:“尽拿老子开心。”
  幺姨爷接过烟,呡着嘴,只从鼻腔里发出几声嘿嘿声。
  汪明见老表们都坐下,走到幺姨爷身边,慢慢坐下,点燃烟,吸了口,诧异地问道:“不是在株州搞服装加工吗?么有空来?”
  幺姨爷弹了下烟灰,瞟了眼不远的新波,嘿嘿笑着回道:“新波他们回来,我和你幺姨妈也回来哒!”
  汪明“哦”了一声,又问道:“还去吗?”
  幺姨爷摘下烟,笑回道:“六七十岁哒,还去?”
  汪明又担心地问道:“吃么家呢?都到新波那里蹭饭?”
  幺姨爷笑着回道:“种亩把田嘚。”瞅一眼新波,又道,“他能搞好自己一家就烧高香哒,还去投靠?”
  不远的新波听了,只是嘿嘿直笑,却不发一言。
  这时,三姨爷丢下烟头,接过汪明又递过来的一支烟,夹在指间,抬起头,扫了一圈,最后将眼神定在维武身上,停了下,才嗡声嗡气地插话道:“该等老子们过几天安逸日子哒!”又看了眼维武,这才收回眼神,低下头,继续默默地吸着烟。
  顿时,烟雾只在脑袋周围缭绕。仿如一尊得到高僧。
  维武听了,抬眼扫了扫,皱起了双眉,张了张嘴,鼓了鼓腮帮子,轻叹一声,还是低下头,看着烟,咝咝燃烧。
  新波嘿嘿一笑,看着三姨爷,愧疚地回道:“没得本事呗,唉……”说完,低下了头。
  幺姨爷一听,连忙笑着说道:“只要你们平安就好!平安就好!”说着,站起身,扫了眼众人,看着一旁的冰棺,笑道:“多跟你们二姨伯娘烧几柱香,求她郎保佑你们平安!”
  众人一听,纷纷站起,走向了冰棺!

桃春他们来家的时候,日头都已当顶了。
  汪明见了老表们,满脸堆笑地引着老表们进了灵堂。
  这时,老伴趁机拉了汪明,去了厨房。
  汪明满脸堆笑地看着老伴,笑问道:“么家?”
  老伴满脸焦急地答道:“你说要我不管,我本想不管,可现在老表们来了,看你拿么家来给老表们吃?”
  汪明抠了下头,依然云淡风轻地说道:“莫管!莫管!”说着,一转身,走去了堂屋。
  趁老表们正在上香,汪明走出家门,看着正在忙碌的厨师,走上前去,笑着问道:“先斌哥,老表们来了,能搞点吃的?”
  先斌哥停下手中的活计,直起腰身,歉意地回道:“还得一会儿。”说完,冲汪明笑笑,又去忙碌去了。
  汪明一愣,想一想,赶紧陪笑地安慰道:“没事,没事,我去解释一下。”说着,又往屋内走去。
  见老表们都上完香,汪明掏出烟,一人撒了一支,歉意地道:“老表们还得饿一下,饭还得一会儿才好!”
  见其他人只是笑,桃春赶紧道:“没事,没事,中途吃哒饭的!”
  汪明听了,这才长舒口气,又安排老表们去树荫下休息去了。
  汪明也得空寻了处树荫,坐在靠椅上,假寐。
  双眼虽已闭合,可脑中却仍在一一排查,生怕因自己的一时大意,失了礼节。
  迷糊之中,耳中传来树叶的“咔嚓”声,汪明先也没在意,还以为是风儿在施威。可没过一会儿,竟传来隐隐的呼吸声。汪明一惊,赶紧睁开了双眼,映入眼帘的,竟是老表桃春。汪明慌忙擦去嘴角的涎水,递上一支烟,歉意地道:“嘿嘿,实在熬不住哒!”说着,又用手直搓脸颊,感觉还是迷糊,又伸手在头顶上紧拍几下,这才感觉清醒了些。点燃烟,默默地吸着。纸烟燃烧的“咝咝”声不绝于耳。
  桃春见了,笑着劝道:“睡吧,睡吧,听表姐说了,你都一夜没合眼哒!”
  汪明苦笑道:“唉,再累,也是姆妈最后一回了嘚!”吸了口烟,看着桃春,歉意地道,“只是拖累了你们,耽误了你们赚钱!”
  桃春瞪了汪明一眼,没好气地道:“这说?姑妈去世,就是赚金子都得来嘚!”歇了口气,又道,“亲戚,就是要不断地走动!”
  汪明听了,也不回言,丢下烟头,吐出一口涎痰,仰躺在靠椅上,慢慢闭上了双目,没过一会儿,发出了沉沉的鼾声。
  桃春笑笑,轻轻端来一条板凳,坐下,捡起一边的芭蕉扇,轻轻地扇着。
  日头穿过树缝,洒在二人身上,皮肤上虽已沁出了细密的汗珠,可心内,却如沐春风,暖融融的!

本文由www.633.net-www63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竟哈哈大笑道,  汪明又打量了一番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