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天地

当前位置:www.633.net-www63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 > 文学天地 > 风卷起那么些贫乏了的树枝树叶在空间飘荡,阿

风卷起那么些贫乏了的树枝树叶在空间飘荡,阿

来源:http://www.viphaoziyuan.com 作者:www.633.net-www63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 时间:2019-10-06 15:11

图片 1
  午后的天空,西南方向而来的乌云与从屋后而来的黑云就要相遇了。院门前的三棵大槐树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前门屋顶上的槐树枝叶也一片寂静,天空中的云仿佛黑压压的两支大军就要在那里短兵相接。
  风,不知从哪个方向吹来,只能听见声音,很快便吹动了大槐树的那些树枝树叶。风卷起那些干枯了的树枝树叶在空中飞舞,院门前的青白色的土道上旋起阵阵灰尘。
  “砰!”
  院门被风吹开了,拴在那里的一条大黑狗“汪汪”大叫了两声,看来是被吓到了。
  “哥,去把小黑牵过来吧。”
  小妹看着前门的那条黑狗说。我的目光从天空中的两军冲刺中落下,看到了我们家的那条大黑狗,正摇着尾巴转圈儿。
  小妹显得有些焦急:“它好像也很害怕,哥,你快去吧,你看它正摇着尾巴看我们呢!”
  院门已经被风吹开了,我不得不过去。风仍很大,灰尘树叶飞舞,几乎不敢睁开眼。我两手合着两扇门,费了很大劲才关上大门,然后把小黑脖子上的绳锁解了,它便呼啸着一跃而起,向小妹跑去。
  这时,雨开始大滴大滴地滴落,我也赶紧往堂屋跑去。刚到屋檐下,雨滴已经连成了线,哗哗地越来越大。不一会儿,东屋厨房上的瓦檐上已飘起了雨雾。
  狂风大作,乌云滚滚,天地间仿佛就要只剩下黑暗,忽然白光一闪!“咔咔…”一声巨响!
  “啊!”小妹被吓得大叫着往屋里跑去,小黑也呜呜两声跟了过去。我也被吓了一跳,看到小妹和小黑的举动,我却忍不住笑起来。
  轰隆隆的雷声渐渐远去了,小妹才走了出来,一支手搂着小黑的脖子。
  “笑啥笑!”我也不理她,径直走过去,蹲下来去抚摸小黑。小黑的头贴在小妹身上不能动,尾巴却拼命地摇来摇去。
  “估计今天晚上又要停电了,又看不成电视了……”小妹望着院内的大雨唉声叹气起来。
  “嘿!我还玩不成游戏机了呢!”说着,我似乎也情绪低落起来。看着外面的风和雨,“不知道爸妈在外面怎么样了,会不会也遇到这样的天气……”
  “你又提爸妈……”小妹幽幽地说了一句。
  我知道小妹又想爸妈了,赶紧转移话题:“唉!夏天的雨就是这样,突然而来也会突然而去的,等会儿肯定会雨过天晴的!对了,我都忘了,午饭时一米说要把他的游戏机拿来。不知道刚才出发没,被雨淋到就不好了……”
  “他那人猴精猴精的,哪会淋到他!”小妹没好气地说,似乎又笑了,“对了!和的面现在该开了吧!”
  “对对!赶紧去看看!”我还没说完,小妹就放开小黑,赶紧向屋内跑去了,我也赶紧跟上。
  还好,开得刚刚好,看着面盆里发酵的面,我和小妹都松了口气。
  接着,我把案板移了出来,来到当门客厅亮堂处,把盆里的面挖出来,放在案板上,开始搓面。
  小妹在一旁帮忙递些东西,小黑就在一旁坐着,歪着脑袋看着我们,似乎很好奇。
  “呵呵…没想到小黑也有这么乖的时候!”小妹看着小黑说,忍不住又去抱了抱它的头,“它要是一直这么乖就好了,听我们的话,我会一直把它带在身边……”
  我抬头看了看他们,说:“小黑只是被我们一直拴着,才会那么渴望跑出去,比如春节那次它挣脱绳子,跑出去一整天,咱们都没去找它,结果不是它自己回来的吗?”
  “你还说呢!”小妹没好气地说,“它那是被爆竹声吓得没处跑了,才回来的。你和爸都不肯出去找它!”
  “天那么冷,还那么黑,你怎么不去找!”我的声音似乎有些大了,抬起头看了看小妹。
  小妹看我没有真的生气,才继续说道:“我想去找啊,可是妈不让我去……”
  “夕夕!快开门啊!”有人在门外叫我,我和小妹这时才发现雨已经停了。
  “谁啊!”我搓了搓手,准备去开门。
  “我啊,一米,游戏机我已经拿来了,快开门吧!”
  “哦!好!”我一听游戏机就兴奋起来,说着就要去开门。
  “我去吧!”说着,小妹已经跑了去。
  我也赶紧低头去把剩下的面搓完。
  “呵!啥时候学会这套了!”一米抱着一个大纸箱,边说边把那些电源啊,线啊,游戏卡什么的一一摆在我家电视机旁。
  “看着挺像那么回事,就是不知道做出来的东西好吃不好吃!”
  “好了!”总算搓好了,就等着切成馒头块了,我笑着说:“当然好吃了,不信晚上蒸好后让你尝尝本大厨的手艺!”
  “好啊!好啊!”
  “好啊,你个臭小子!又上你当了!”
  “切,说的我一米好像一直蹭吃蹭喝似的!”
  “什么好像,是本来就是!”小妹撅着嘴说。
  “哈哈......”
  我们都大笑起来。
  “别笑了!”小妹忽然急切地叫了起来,“小黑又跑了!”
  “啊?”我也急了,本来打算打游戏呢,“什么时候跑的?对了,肯定是刚才给一米开门的时候跑的……”
  “都怨你!”小妹狠狠瞪了一米一眼,就跑出门去了,“哼!”
  “怨我?开门的时候也没看到小黑啊……”
  “那时它肯定躲在一边了,等你们过来后,它才溜出去的。”
  “小黑那么聪明啊!”
  “那还用你说。走吧,跟我一块去找它,晚上的馍也不能白给你吃!”我说着,拍了一下一米,“快吧,赶上小丽,让她回来看门。”
  刚跑出来,就看见小妹正掂着凉鞋沿着屋后的河岸一步步往前走。我和一米赶紧追上去,边跑边喊:“小丽赶紧回去吧,看着门,我们去找小黑!”
  
  二
  雨后的路泥泞难走,大路更是如此。我和一米只好走小路,小路上因为有草覆盖,光着脚丫踩在上面还很舒服。
  “你家这条狗还真挺特别!脱了绳就像脱了缰的野驴一样!拼了命地往前跑!”
  我和一米边说,边走,边把凉鞋上的泥抠掉,“唉,没办法,小时候就一直拴着,也难怪它那么渴望自由!不过,它确实与别的狗不一样,可能是因为品种不同吧,它是我爸从很远的地方带回来的。”
  “哦,很远的地方?有多远呢?在云的那边吗?”一米说着,回头指着我身后。
  我回头驻足,看着西边的天空,那里有一大块镶着金色太阳光的乌云正在远去。我甩了甩凉鞋,光着脚丫继续向前走。
  “不知道有没有那么远,不过,肯定不是那个方向。哈哈,听爸妈说,小时候我也去过那里,那里有山有水,稻子种在山坡上,就像一层一层的楼梯,对了,还有哞哞叫的老水牛……”
  我,一米,还有小黑再次走上这条青草小道,太阳已经落下去了。道两边的玉米地黑压压的,有些吓人,不过,有大狗小黑开道。
  我和一米并排走在一起,两旁的玉米“天穗”直指星空,就像等待检阅的士兵举起的长戈或者长矛,而我们就成了检阅部队的将军。
  其实,星星只有稀疏的几颗,因为月亮很大,不过还没有升起。
  “小黑真是好样的,以一敌三还打了个平手!”一米忽然开口说,可能为了打破沉寂来减少恐惧吧。
  我立即心领神会,也大声说着:“是啊,刚才那一慕真是惊心动魄,小黑背脊上的毛全都竖了起来,还有那两只不起眼的短耳朵,那时就像两把短刀一样竖着!”
  “可不是嘛!还有,当我们隔开它们,让小黑和它们一对一的时候,你看那条个头大的,没打几个回合居然吓得调头就跑了!真过瘾!对了,不知道有没有斗狗的没,就像斗蟋蟀,斗鸡……”
  “不知道,不过,不希望有,太残忍了……今天要不是我们及时赶到,恐怕小黑也会有危险。”
  “是啊,小黑虽勇,但毕竟力气有限啊。”
  深蓝的夜空,几颗星星很亮。东边玉米地的尽头,远处村庄的黑色树林里深红的月亮已经露出了半边脸。西边的天空还很亮,天空下小树林上已经飘起了炊烟,几棵白桦树高出众树,白桦树的后面就是家了。
  “哥,你回来了!”我刚推大门,还没把小黑拴好,小妹就从厨房跳了出来。
  “啥事恁高兴?”我拴好小黑,一米已经走到小妹身边了,“唉,我快累死了!”
  一米接着我的话:“是啊,小黑真能跑,都跑到杜庄了,还跟三个狗打架……啊!这是谁啊!”一米话没叙叨完,就叫了起来。
  “怎么了?”我也感到奇怪,“是魏庄吧,反正很远了!”
  “嘿嘿!”小妹神秘地笑着,看着厨房里说:“出来吧!”
  随即,厨房门口就跳出来一个女孩:小萱!
  “你怎么来了!”我也吃惊不已,只见她正笑着,还是一副调皮的模样,长长的黑发只简单地扎了一下偏在右肩上。
  “啥时候回来的,现在也不是假期啊?”
  “不是假期就不能回来吗?”小萱踮了踮脚跟,笑着说,“外婆的病又犯了,所以我和妈请假回来的。”
  “哦,先进去吧。”我说着,在井边的盆里洗了洗手,“外婆现在怎么样了?”
  “嗯,好多了。”小萱说着,已经先进厨房了,“借你的书已经看完了,本来想交给小丽就回去,可是小丽说今天你们蒸馒头,一定要我留下来尝尝,所以……”
  “哈哈,那好啊,就留下来吧!不过,可没有什么好菜招待你哈。”我说着,已经来到灶台后。
  “没事啊,就是想知道你做的怎么样。”
  “嘿嘿,今天是小丽剁的馍,我和一米去找小黑去了。”
  我笑着,边察看火候,边问小妹:“火烧多长时间了?对了,怎么不见一米了?”
  “已经二十多分钟了吧。”小妹边烧火,边说,“一米刚出去了,我叫他去找些干树枝。”
  小萱坐在小妹旁边的台子上,显得很好奇,似乎有些拘束地笑着。
  “一米?刚才那个就是整天唱着歌的一米吗?”小萱忽然想到,就兴奋地说,“变化真大,比以前老实多了。”
  “哈哈,他呀!只是在陌生人前老实,背地里猴着呢!”我说着,忽然想到什么,“对了,小丽,先前家里的‘人造肉’还有吗,今天都拿出来吃了吧。”
  “有啊,在当门(客厅)的柜里。”
  “嗯,好!”我说着,就跑向堂屋去了。
  “人造肉是什么东西?”
  “哦,就是豆皮子啊,以前你一定吃过,只是现在机器改进了,说是像肉,其实味道还是豆皮子。”
  我刚从堂屋拿来豆皮,正准备把她们泡在热水里,这时候大门响了。
  “我去看吧,大厨先忙!”小萱笑着说,随即就跑了出去。
  不一会儿,一米抱着一大堆干树枝就出现在厨房门口了。一米慢慢进了门,小妹赶紧起身接着,把树枝放到她身后,边看着灶里的火,边说:“咦!你在哪找到这么多干柴?”
  “这个,这个你就别管了!”一米说着,然后神秘地笑了笑:“你们看这是什么!”
  “丝瓜子!”我和小妹,甚至小萱也惊喜地叫出名来。
  “呵呵,你小子真行啊!”我猛拍了一下一米,“不过,你老实告诉我,从哪弄来的!”
  “哎,管那么多干嘛,我们有吃的就行了。”
  “嗯?”我哼了一声,然后笑道:“好吧,今天有好吃的喽!是做菜呢还是做汤呢?嗯,做菜太耗油了,油少了这个菜就没味道,就做汤吧!”
  “你们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小萱鼻子嗅着说。
  “啊!”小妹叫了起来,“是馍……”说着,她赶紧退掉大的柴火。
  “没事,火小点就没事了。”我安慰着小妹,然后看向小萱:“你的鼻子还是那么灵。”
  “当然了,我一直都没有什么变化。”小萱笑着说,看着我,眼睛又转向背靠着门坐在门槛上的正翻着书的一米。
风卷起那么些贫乏了的树枝树叶在空间飘荡,阿婆又嘿嘿笑着。  “谁说没有变化!小萱现在变得很漂亮!”
  “哪有?”小萱说着,扬起手要拍小妹,可是就要拍到小妹时,她手迟疑了一下,随即变换成拉着小妹的胳膊,身子一歪贴到了小妹身旁,头也低了下去。
  “呵呵,还说没有,以前的小萱有这么淑女吗?”
  我也发现小萱跟以前不一样了,长大了吧。
  这时,小黑忽然叫了几声,隐约听到:“小黑乖,是我,别咬了哈……”
  小黑就不再叫了。
  坐在门槛上的一米忽然一跃而起,小声急切道:“别说我在这里!”
  说着他就蹿进院子的黑暗处去了,不知躲到哪去了。
  “夕夕,开开门吧。”
  “哦,是六奶奶啊。”我说着,开了大门,“六奶奶,有啥事吗?”
  “也没啥事,就是我那捣蛋的孙子一米啊,也不知道跑哪去了!”六奶奶说着,已经进了门,“他没在这吗?”
  “没有。要不您进来看看。”
  “嗯。”六奶奶说着,竟真的迈起小脚向里面走了去。
  “哎哟!”六奶奶身子摇了一下,“唉,这一停电还真难受,也不知道以前没有电是咋过来的……”
  “六奶奶,您小心点。”
  “嗯,没事。”六奶奶说着,已经来到厨房门前了,“小丽在烧锅啊,真能干!”
  小妹嘀咕了一句什么,小萱呵呵笑了起来。
  “嗯?小丽你说啥?”
  “没啊,我没说啥啊!”
  “好吧,可能真的老了,糊涂了……”六奶奶道,“哦,家里来客人了,这是哪家的闺女啊,长得可真水灵!”
  “奶奶,我不是客人,是小萱啊!”小萱凑在六奶奶耳边,大声说着,“小时候,经常来这里玩的,您不记得了吗!您还给我摘黄瓜吃,可好吃呢!”

图片 2

高中毕业的时候,一身轻松,和朋友一起约好要去兰州好好的放松放松,想到第一次踏出这个生长了近20年的地方,内心有激动,有期待,也有些胆怯。

临行的前一天晚上,爷爷坐在沙发上看着收拾行李的我,老烟枪起来又落下,随着烟袋下瘪,屋子里灌满了烟味,一块掉落的火星刚粘上了沙发上的狼皮,便被爷爷一掌拍灭了。

“咯咯…”大公鸡洪亮得叫声划破天际,震耳欲聋,仿佛冬眠的动物都能被惊醒。晨光透光丝丝云,迈着轻盈地脚步,跳啊,蹦啊,踩在树叶上,土壤中。来不及钻进水底的鱼儿也被这些簇光,照地亮闪闪的。

“康康,去给我装点烟”爷爷把瘪了烟袋朝我扔了过来。

长着青苔的石板路还微微湿润着,沿着远方渐渐隐在了房子中。拄着拐杖的阿婆慢悠悠拿出小板凳坐在屋前。

我伸手接住了烟袋,没合上的袋口飞出来一些残渣,掉进我面前的行李箱里。

“阿良哎,去挑水啊?”“是啊,阿婆。”阿婆微微笑着,露出缺了几颗牙的嘴角,望着壮小伙阿良挑着担子朝东头的池塘去。

装满烟草回到屋子里的时候,爷爷已经不在沙发上了,妈妈指了指外面,说,去外面麦厂吹风了。

“汪汪,汪汪”,一个小黑球从远处滚了过来,不是那条呼哧呼哧喘气地粉嫩小舌头,都看不出这是一条小黑狗,还以为谁家成了精的蜂窝煤。

月光很亮,爷爷坐在碾子上,烟枪放到一边,手里似乎握着一张照片,一动不动,似乎记忆被月光扯回到过去。

“小黑!等等我!”阿虎在后边追着,“阿婆,我家小黑,对!就是那条狗,帮我拦着!”阿婆颤巍巍刚想起身,“呼——”小黑早已滚地不知狗影。“嘿!跑了!”阿虎撅着嘴,手扶着膝盖,呼哧呼哧喘着粗气,看来追地累坏了。阿婆又嘿嘿笑着,颤巍巍的坐下,“老了,不灵活啦。”阿虎倒也不生气了,一屁股坐在阿婆身旁的台阶上。

发现我走近了,爷爷冲我笑了下,伸手拿过烟袋,灌满了烟枪 ,重重的吸了一口。

“反正,有主人的狗跑一会儿就回来了,随它去吧。”

“康康,你小时候可喜欢听爷爷讲故事了,后来嫌弃爷爷的故事就那几个,不喜欢听了,今天爷爷给你讲个新故事。”。

叽叽喳喳的鸟儿落在房顶上,啄食晒在房顶的粮食粒,一缕缕烟从一个个烟筒中飘升进天空。

我坐到爷爷旁边,鲜少见到爷爷这样认真的表情,想到以前村里老人和我说,“你爷爷年轻的时候可勇猛了,杀狼剥皮,后山的狼皮几乎全挂你们家了“。我实在是无法联想到眼前的爷爷曾经有多么厉害。

“阿虎,回来吃饭啦……”山坡那头响来一阵好听的女高音,仿佛带着饭香传荡在山间河流中。“知道啦……”和阿婆道别后,阿虎赶紧拍拍屁股,起身朝家的方向跑。

爷爷想着什么,安静了好一会儿,伸手拿起烟枪,又是重重的吸了一口,抬起头眼睛朝着村口望去,寻找着什么,嘴里徐徐的吐出眼圈。

“呦,那是什么?”阿婆眯眯眼看见一个黑球从不知什么地方窜出来跑着奔着跟在了阿虎身后。“哦,原来是小黑啊。”阿婆笑笑,慢慢拄着拐杖也准备进屋吃饭了,房内媳妇正在张罗着碗筷,老伴儿正从地窖里拿他珍藏的老酒……

“你知道你三姑奶奶么?”爷爷忽然问道,

他们都在想着,生活,应该就是如此吧。

“知道啊,年轻的时候得病去世了,算起来,去世有40多年了呢。”,我说道,我从未见过这个三姑奶奶,记事后唯一的印象是上坟的时候,看到太爷爷坟旁边有个小坟,爷爷说那是我三姑奶奶,年轻的时候就因病去世了,当我每次好奇的想多了解一些时,爷爷便不再说了,村里其他人也是,我问道三姑奶奶,也都避而不谈,虽然好奇,但慢慢长大,这件事也就淡忘了,爷爷突然提起,我显得有些意外。

“你两岁的时候,她回来过”,爷爷说着,似乎被烟呛了一下,咳嗽了几声。

“听说了吗,西头的东子去外面看了看。”“嗯,听说了,他说想去外面的世界长长眼,刚回来,我们去问问他有什么稀罕见闻吧。”“走啊,走啊。”大家簇拥着去找东子。

我惊讶的盯着爷爷,疑惑的问道

远远得,看见东子正在讲,他语速不快,但吸引着人们目不转睛得听他讲。

“你们不是说去世了么?那现在人呢?又走了?”。

“外面,好啊……”

“对啊,走了,又走了。”像在回答我的问题,又像是自言自语,爷爷的眼睛依然盯着望着村口。夏天的晚上,有月光,不算黑,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村口光秃秃的,前两年村口的那颗老柳树也死了,村口便什么也没有了。

“楼特别高,我都看不到头……”

“一转眼,你都这么大了,那一年,知青下乡,咱们村来了几个城里人,大都20多岁,白白嫩嫩的,说话文绉绉的,嘴里尽是一些新鲜玩意,还会唱歌。刚来没几天,村里的姑娘都被迷的团团转,要是哪家姑娘被分到和他们一起出工,能高兴好几天。你太爷爷那时候在村里很有威望,我们家也算是书香门第,有一个知青就住到咱们家,和你二爷爷住一个屋。”爷爷的笑容停顿了一下,嘴角流露出一丝苦涩。

“不过,我看不到完整的天空,都是电线,分成一块一块的了。”

“他特别有教养,每天早早的就起来洗漱,然后帮着收拾家里,接着一起出工。咱们家我和你二爷爷都认字,小妹女红做的是村里一绝,谁家出嫁姑娘都要来小妹这里讨一双绣花鞋垫撑面子 ,而且小妹的声音像清泉叮咚的声音,每次出工累了的时候,小妹唱首歌,大家就又有劲头了。小妹的歌声惊讶到了他,闲下来的时候就请求小妹唱歌给大家听,慢慢的,彼此越来越了解,他发现小妹这么心灵手巧,唯独不识字,觉得可惜,说我们太封建,怎么就不让姑娘家上学,要亲自教小妹认字。小妹可开心了,每天起早贪黑的跟着他学字,时间长了,村里人难免指指点点,甚至有人还找你太爷爷,说晚上看到他们两个在村外的老柳树下偷偷摸摸,你太爷爷只当是乡邻以讹传讹,不当事。

“对了对了,人们都在低头看着个叫手机的东西,那个东西真好,我在你面前,都不用开口说话,对方看着屏幕就知道我说什么。”

    知青们晚上闲的时候会在大麦厂里给我们讲城里的事情,我们一帮人绕着他们围成一个大圈,有段时间,我们好奇知青们说的飞机,大家都在好奇怎样的东西能把人带着飞,他说,他做一个模型我们就知道,他手脚麻利的用旁边的玉米杆芯做了像鸟一样的模型,说这个就是飞机。大家问,飞的时候就像鸟一样煽动翅膀么,他笑着说不,大家都觉得说他骗我们没见过世面,不煽翅膀怎么飞。他解释了半天,大家也是不懂,转头看着小妹盯着他手里的飞机模型,走到小妹面前,把飞机模型送给了小妹,大伙都笑了起来,没有人在意飞机怎么飞起来了,姑娘们有些羡慕的看着小妹,小伙子则是乱起哄,小妹羞红了脸,跑回了家里。

“不过,好像大家都在低着头看,我看见一个小姑娘想拉她妈妈的手,她妈妈好像也没看到……”

    第二天早上,你太爷爷让我去找他。他看着你太爷爷,还未等你太爷爷发问,就开口说,他并未婚娶,他喜欢三丫头,要娶三丫头,你太爷爷眼睛眯了起来 ,看了他许久,忽然大声问道,‘三丫头,你怎么想的?‘躲在门外偷听的小妹像蚊子一样轻轻嗯了一声,跑开了。你太爷爷想了很久后,告诉他,三丫头也到了婚嫁的年龄,等知青回去后,和父母一起上面提个亲,商量个好日子,就结了吧。

“对了,路上有很多好快好快的车,那么快,应该去哪都很快吧,但有个爷爷说,他很久没看见他儿子了,可能路程太远了吧,这么快的车花的时间也比较多吧,可能没那么多时间,太忙了……”

    接下来的日子,小妹脸上的笑容再没有褪去。”

“哦,还有,有主人的狗也很容易不回来,不知道地方太大迷路了还是忘记回家吃饭了……”说这句的时候,阿虎摸摸身边的小黑,脸上的笑仿佛是对它每次都能回来的一种自豪。

    爷爷拿起烟枪,又开始装烟,嘴里继续说道。

东子还在说着外面的世界,听起来很好,但又感觉哪里不好。

    “那是我见过小妹最开心的日子了,小妹开始偷偷的做鞋子,绣鞋垫子,为嫁人做准备呢,你太奶奶走的早,什么嫁妆都没给小妹准备,我让你奶奶也帮着做,咱王家的姑娘,出嫁时可不能落了面子。

本文由www.633.net-www63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风卷起那么些贫乏了的树枝树叶在空间飘荡,阿

关键词: